青島書法家劉錫銅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劉錫銅是著名的書法家,在中國書法界享有很高的聲譽,曾經多次舉辦個人書法展,獲得好評。劉錫銅先生的書法藝術是他高尚品格外在體現,因為他是「真、善、忍」的信仰者,通過內在心靈的修煉,提升了他的書法藝術。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受人尊重的書法家,一九九九年以後卻受到殘酷的迫害,二零零七年被誣判入獄,在山東省監獄,受到了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九死一生。(見明慧網相關報導:《書法家劉錫銅在山東省監獄遭殘酷迫害(圖)》

劉錫銅先生認為這一切的根源應歸罪於江澤民,是江澤民利用手中權力脅迫整個國家犯罪,因此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侮辱罪、誹謗罪、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濫用職權罪、誣告陷害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刑訊逼供罪、暴力取證罪、故意傷害罪、虐待被監管人罪、徇私枉法罪、報復陷害罪、偽證罪、妨害作證罪、打擊報復證人罪控告江澤民。

附錄:事實理由:

我叫劉錫銅,是著名的書法家,一九九九年以來,因為信仰法輪大法,因為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職務被開除,近二十餘次被非法關押在當地派出所、看守所、洗腦班和本院農業基地勞動改造,直至2003年被非法勞教3年,和2008年被非法判刑4年;期間,遭受非人的折磨與酷刑。

我是一九九二年加入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的,曾在濰坊國際風箏會、山東省博物館、青島市博物館等地多次舉辦過個人書法藝術展,且多種書體入選全國書法系列大展活動,已故著名書法家,原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啟功、原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劉炳森、原中國書法家協會顧問王遐舉及當代二十多位名流書家先後為我題寫過展標和發來過賀詞。

2003年3月7日上午9時許,我正在上班,警察李連虎帶領青島市金門路派出所4名警察突然闖入辦公室,既沒有出示證件,也沒說明原因,要我跟他們走。我不從,被警察按在沙發上強行戴上手銬,由於警察陳海龍用力過猛,我的兩手脖被手銬鋸齒勒進肉裏,劇烈的疼痛,汗水從額上滾下來,兩手鮮血直流。在警察陳海龍的指揮下,我被警察抓走,被抬進金門路派出所地下室,警察將我塞進鐵椅子,小腹攔一根鐵棍,陳海龍上下左右不時地調整著名目繁多的用刑方式,在狂罵聲中伴隨著兇狠的耳光落在我的頭上、臉上,兩顆左牙齒當場被擊打晃動。手脖被鎖緊的手銬挖進肉裏,加之頭被重創,我當場昏暈過去。陳海龍見我低頭不動,便罵道:「你×××還裝死,我打死你這×××。我今天明告訴你,沒事我也得給你找出個事來。」他們挖空心思的用刑過後,我又被抬上警車送進青島市勞教所,值所幹警吃午飯不在醫務室走廊內,我再次被警察陳海龍一頓拳打腳踢,經另一名警官梁某多次制止,我才被解脫出來。後被非法勞教。

我於二零零七年先後在山東濰坊、青島舉辦了個人書法藝術展,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泛支持,獲得了書法界的高度評價。主辦人說:「我為很多藝術家舉行過畫展,這是我最成功的一次。」許多書法界名流也評價曰:劉先生書法藝術展乃正統的國家級水準的書法展,它必將成為推進傳統書法美學思想、挖掘人才寶庫、振興民族文化、奠定未來書法走向巔峰的里程碑。

在我撤展後的第三天,我家突然被一直秘密監視我的「六一零」、公安、國安非法抄家,五名警察在我家裏翻箱倒櫃,搶走了我珍藏的全部大法書籍、李洪志師父的法像、電腦等。我和老伴同修分別被誣判四年、一年,我在青島大山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個月後,於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被秘密押送到山東省監獄十一監區──死囚區進行迫害。

從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至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我在濟南監獄十一監區經歷了三個嚴管組,五任班長,六、七批大約四十多名凶犯的迫害,他們受到監獄警察的直接授意或收買,把作弄人當作了取樂,把折磨人當作了平常,把迫害人當作了洩私憤,只要落在他們手裏,那就等於進了人間地獄。我被連續用繩索捆綁近八十天,多次十幾天連續不准我睡覺,被凶犯擊昏五十餘次。我親身體驗了活蝦剝皮再拋入油鍋炸蝦仁一樣的痛苦,頭砍下來,只是霎時之痛,胳膊被鋸下來,也只是一時之痛楚。然而,一個修煉「真善忍」、只想做好人的人,長期被凶犯們任意折磨、宰割,非身臨其境,絕難想像邪惡的迫害是多麼殘酷。

一、暴力群毆,挾寫「五書」

我被投入山東省監獄大約是中午十一點,我一入高牆內,獄方早已安排了三名包夾「特別關照」,其中一人問我說:「你還煉不煉法輪功?」我堅定地對他們說:「我早就不信××黨了,只信仰法輪大法!」因我不配合醫檢,並且拒絕報名,被投入到迫害最嚴酷、最凶暴、最無人性的十一監區二十一組嚴管,該監區的二十、二十一、二十二組是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最賣命執行中共邪黨命令的嚴管組,號稱「閻王班」,簡稱「閻班」。

中午十二點剛過,在「閻班」胡鐵志指揮下,我突然被八、九名罪犯五花大綁推倒地上,手腳被死死地踩著一動不能動。他們掀開我的上衣,由一名彪悍強壯的罪犯用早已準備好的鞋刷,放置於我的左腋窩上下約三十公分範圍內,用力來回拉動,待左腋用刑完畢又換右腋,那刮心不堪、裂刺臟腑的痛苦,根本無法用語言形容。

施刑約半個小時後,他們把我拖起來坐在地上,「閻班」陳宇磊脫下一隻塑料平底鞋,「砰砰」地向我頭上、臉上、腮上、身體上撒野狂打,打了十多分鐘,還嫌不過癮,直接拳頭對我頭、臉、身體亂擊一頓,並不停地罵罵咧咧。隨後,暴徒們將我一腳蹬翻在地,腳踩手摁,伴隨著他們的狂罵、嘲弄、譏諷、叫喊,此犯再次拿起鞋刷使勁捅拉我的兩側腋窩,那難以承受的劇烈痛癢,使我痛苦地嗷叫不止,真如撕裂腸斷。如此反覆四五個回合後,再換一種刑罰。一名姓宋的「閻班」副拿來一根木棍,使勁往我骨節上敲打,從頭頂一直敲打到腳趾,待身體上下所有骨關節無一遺漏地敲打了一遍後,他們開始了更為殘酷的折磨,一名包夾攥住我的兩個手指,陳宇磊用一把帶鋸齒的牙刷放在我的手指縫裏瘋狂地快速上下拉動,鮮血皮肉隨著拉動的牙刷從手指縫中流出,我承受著十指連心之痛,直至所有手指縫全部用刑完畢。

我一個年近六十的老人,當天就遭受了十多個小時的體刑!我忍受著恥辱,承受著滿身的創傷,血水、淚水、汗水與泥垢交融在一起,染透了衣衫,臭味腥臊。特別是他們見我還不屈服,將我的衣服撕碎拋掉,凶犯們依仗獄方的狂勢,不斷恐嚇我說:「凡是被押送進監獄的法輪功人員,都得經過我們這鬼門關,不轉化的連囚門都別想出去,嚴管組是個死牢,打死就打死了,沒有人管,在外面名聲再大也白搭,政府就讓我們這樣幹。」

就在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將要丟掉性命之時,獄方卻念念不忘地要實現所謂百分之百的「轉化」政績,他們以為暴力可以使大法弟子屈服。此時,他們早已預謀好的陰謀浮出水面,就是讓我承擔監頭職責並成為他們協助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首要分子。監區紀委會主任姚雲霞親自出馬,威脅我必須立即寫「五書」並告發兩名同修交當地政府部門抓捕歸案,若不屈從政府,打死活該,他還拿來其他被所謂「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的「五書」逼我照抄。

二、暴虐軀體,擰爛皮肉

為了反迫害揭露無恥流氓狂徒的罪惡,我三次控告打我的凶犯,沒想到卻給我換來一次比一次更殘酷的迫害。閻班姚雲霞蓄意將我的控告信流傳到打我的包夾手中,並故意在對我施刑的罪犯中傳閱,以激起他們對我的仇視,閻班陳宇磊更是借題發揮,在二十一組糾集了七、八名凶犯分三輪對我交替用刑,進行了車輪戰式地施暴。

第一輪歹徒是擰爛皮肉。就是用兩三個手指捏住皮肉使勁轉動並拉墜,就像擰螺絲一樣向裏轉或向外拽,歹徒們每一次擰拽都是深吸一口氣或憋一口氣再擰,並伴隨著譏笑辱罵,我慘厲地嗷叫著,呻吟著在地上滾淌著,凶犯們卻根本不理不睬,繼續用刑。

第二輪從頭到腳幾乎全身都補疊式的重複擰拽了一遍外,更喪心病狂地將手紙撮成硬條狀從我的鼻孔一直插到胃裏,同時還伴隨著拳腳相加。

第三輪則是將我已經被擰爛且皮開肉綻的軀體再重複擰轉二至三遍,為了讓我臉部與身軀一樣難看和痛苦,閻班頭和其他歹徒將我頭臉當成拳擊的活靶子進行暴打。三輪下來,我的臉腫脹得跟發起來的饅頭,眼睛布滿血絲,紅腫得只剩下一條縫,很快,整個軀體從頭到腳皮肉腐爛,那痛苦的滋味無法形容。

翌日,我全身皮膚潰爛化膿,二十組副閻班串監舍看到我腫脹的臉,指著我的鼻子辱罵道:「你×××最近你的臉長胖了不少,是不是吃好東西吃的,我看你就是好吃這一口。」其他包夾便跟著哄堂大笑,包夾頭一邊安排著用刑方法,一邊責罵我說:「這死囚,用刑的辦法有的是,隨便拿幾個來就夠你老死孩子受的,我就不怕你不轉化,今天就叫你嘗嘗不轉化的滋味。」接著,他們開始了另一種刑罰,讓我兩腿彎曲,臀部不著地,兩手扶膝,不睡覺連續這樣蹲著。因全身發炎、化膿、出血,疲乏睏頓,身體已極度虛脫,加之精神受到的巨大創傷,我幾度暈倒,但幾度又被包夾們的打罵喚醒,此時的我,被折磨的半死不活,處於一種迷離的昏睡狀態,已分不清春夏秋冬,東西南北,甚至腳下的地面都感覺凹凸不平,真是度日如年

二、屈打簽約,誹謗佛法

二十一組八九個罪犯在監區正副監頭的精心策劃下,一方面羅織罪狀,對我扣上「反對中央領導、現行反革命、頑固……」等罪名和帽子;一方面不斷研究並加重迫害手段。他們整日封堵門窗,輪流站崗,嚴密封鎖信息,進行了更加野蠻的酷虐。

先是指使一名罪犯崔國棟逼迫我簽署罵師罵法的契約,被我嚴詞拒絕後,惱羞成怒,撬開我的嘴,強迫我伸出舌頭,揚起塑料鞋底使勁抽打,我仍不屈從。該罪犯頓時失去了人性,轉而用鞋底狠命抽打我的鼻子,霎時鼻樑血暈紅腫,我依然堅定。然而罪犯並不死心,又迫令我伸出兩手彎指,失態狂打。就這樣,伴隨著囚犯的喝彩,包夾的讚賞,我的舌頭、鼻子、彎指被重複著狂打。

四、暴虐肉身,迫寫「揭批」

十一監區監頭明確表示:轉化我是紀委會、閻班頭及包夾們的重中之重,不論採取甚麼手段和措施,必須讓我在短期內寫出揭批法輪功的文章,這樣他們都可以加分減刑。

在監頭的操縱和指揮下,以最凶殘聞名的二十組、二十一組、二十二組三個嚴管組組成的聯合攻堅組開始了對我的所謂「攻堅」。當我拒絕了他們要的「揭批」後,二十組閻班頭火氣雷炸,指著我破口大罵:「你這個不知好歹的混帳東西,為甚麼你被關進死牢裏了還如此狂妄?你不想回家了是不是?我現在命令你,從現在開始限期一個星期必須給我寫出揭批來,不然,我們和監區絕不會放過你!」在所有罪犯包夾的威逼下,我無奈地屈從。他們卻仍不滿足,在稿件上增加了一些罵師父罵大法的話,我的良知和對師父的感恩,喚起了我的正念,我把閻班頭修改好的「揭批」撕得粉碎,以此表示我的徹底否定。自此,監區開始了對我瘋狂地、不間斷地迫害。

因我控告打人凶犯被副閻班一耳刮子剁在左耳上,致使左耳失聰好幾天。一天,二十一組閻班頭突然掐住我的脖子,從二十組劫持到二十一組上刑,八九名罪犯把我當成了練拳擊的靶子,輪番在我全身要害部位擊打,同時伴有棍棒敲打、踩跺手指腳趾等,我被折磨得死去活來。還有,把兩根煙捲點燃,插進我的鼻孔裏,嗆得的一陣咳嗽,幾乎窒息。

另有一次,二十一組囚捨凶犯在我身上輪流拳擊完後,恰好二十二組一名罪犯進來,該組凶殘包夾張兆緒對他說:「你來的正巧,我們都剛輪流拳擊完了,就你還沒打。」話音剛落,該犯楊懷志揚起拳頭一拳擊中我太陽穴,我「銧噹」一聲摔昏在地上,副班頭趁火打劫,威脅我說:「我們這些個罪犯是政府最信任的一批集中在死囚班轉化法輪功人員的專職隊伍,就經驗來說,比六一零、公安、國安更專業成熟,你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在我們的監控之下,你想甚麼、思想反應以至動態,我們都看到清清楚楚,不如趁熱把『揭批』寫了,不然罪犯們光用拳頭就把你揍死了。」

閻班頭更是火上澆油:「你如果不配合,我還有很多懲治你的酷刑等著你,隨便拿一個就能要你的小命,一旦你死了,監獄判定自殺,監獄只出火化費八百元,其它甚麼也不承擔。」接著狂叫道:「你知道我犯的甚麼罪嗎?我是個殺人犯,我怕甚麼?」接下來便是強迫我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和書籍,並要我限期寫出所謂高質量的「揭批」,包括寫甚麼內容,揭批幾個方面的問題,罵師父罵大法的深度等,逐條詳細列出。稍有不從,班長就帶領包夾們狂擊我頭、胸、耳三處,還美其名曰:打頭,是叫我頭腦清醒;擊胸,是叫我心胸開闊,服判、服刑、服罪;撣耳,是叫我耳聰目明,接受不同意見。由於罪犯長期手指撣打我的兩耳,致使我左耳出血囊腫增厚,現已成殘耳。

五、野蠻批鬥,跪地爬毆

「揭批」過後不久,我清醒過來,知道對不起師父,嚴正聲明「五書」、「揭批」作廢。這再次捅了「馬蜂窩」,我被閻班頭冠以「頑固不化的法輪功反動分子」,從新打入死牢,晝夜批鬥,輪番折磨,被扣上「臭老九」的帽子,愈加仇視。

罪犯們紮制了一頂白紙帽子戴我頭上,脖子上掛著污衊師父及法輪功的兩個牌子,臉上粘滿白紙條,強迫我低頭彎腰,兩手垂膝,扒光棉衣棉褲,供罪犯們辱罵、毆打。有的還擰耳朵、摁鼻樑、摳眼珠、打耳光,人間罵人的話幾乎全部都用盡了。一個閻班副指著我的腦門辱罵說:「我要花錢買走你的×命!你知道我爸是幹甚麼的呢?是幹北京公安的!我爸有的是錢(據他犯介紹有一億多存款),我打死你×兒後,花錢抵消你這條×命,不用坐牢,因為你是煉法輪功的,打死後沒人管的。」並威逼我拿出僅存的十幾件衣物,全部撕個稀巴爛。

隨後,罪犯們將我摁倒,將我兩腿抬起擔在直楞的鐵床沿上,上身仰臥地上,兩個兇徒用力下壓我的兩腿,頓覺兩腿似要斷折,劇痛難忍,直至罪犯們累得筋疲力盡後再換另一種刑罰。他們把我兩腿掛到上床的梯子上,頭著地倒立成仰臥40度夾角姿勢,兩名包夾強力壓我兩腿,就跟腿加磚摞刑一樣。

然後,我被從梯子上拽下來,一名副班頭隨意指定一塊地磚,強行讓我跪在中央不准出線,不准我睡覺,從此我被「畫地為牢」了。一天只供一個小饅頭,一勺菜粥,嚴控喝水、上廁所,包夾們日夜看守,只要一動,立即打趴地下,訓斥辱罵,因我長期受刑,渾身皮肉腐爛,筋骨挫傷,再加長期跪地,膝蓋傷腫,年邁體弱,經常昏倒在地。一次,我昏倒後,閻班頭有意試探我,說:「李洪志是不是你師父?」我說:「是!」他接著高聲追問道:「李洪志是不是你師父?」我再次嚴正道:「是!」這可惹惱了這個「閻王」班副,他掐著我的脖子狂叫謾罵,最後延及到我的祖宗、兩個女兒、老伴。此後很長時間,此閻班副每天都提審我好幾次,每次都百般羞辱。

六、凶犯圍攻,兩腿受傷

因我不配合轉化,被監頭再次囚禁到二十一組嚴管,白天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和書籍,並隨時讓我表態承認,稍有不從,便是拳頭、鞋底、棍棒伺候。夜晚則關門閉窗,變換著花樣群毆,我的牙齒被他們用鞋底及拳頭打得幾乎全部鬆動。

一天晚上約九點,我正遭受該組八九名凶犯強勢圍攻,他們雨點般的拳頭擊打在我的頭上、臉上、身體上,閻班脫下自己的塑料鞋朝我左右腮上狂打十幾鞋底,在我正被打得頭昏眼花之際,一名外組的凶犯到來,看到我正被群毆,不懷好意地指著我的腿說:「你不是說腿痛嗎?現在我就給你治療腿。」說著,抬起粗胖的腿,狠狠地屈膝頂在我的右大腿上,我慘叫一聲跌坐在地,他命我立即站起來,在我吃力地扶著床沿尚未站穩時,該凶犯使出吃奶的力氣一下屈膝頂在我的左大腿上,我癱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

七、抗拒轉化,備受凌辱

閻班頭指定了一塊約兩平方尺的地方,不准我越出,拿起一根木棍,照我身上沒命地亂打一通,直到棍子打斷;又換塑料平底鞋,鞋底打劈了;再換木板。可是我這一次並沒有被打趴下,連閻班頭都覺驚恐,自言自語道:「這麼粗實的棍子、嶄新的鞋底怎麼就斷劈了呢?」到了晚上,他們扒掉我的上衣,一遍又一遍地往我皮開肉綻的背上撒鹽澆水,再用板子刮,那真是跟剝皮一樣的感覺。

接下來就是針刺手指、腳趾;香煙燙皮肉;打火機燒身體;眼珠上抹風油精;生殖器上刷辣水湯;更有甚者,該閻班將預先兌好的兩杯鹽水和風油精的混合物撬開我的嘴灌下;最無人性的是該犯舀來廁所的髒水強行給我灌腸。

八、捆吊臥綁,逼罵師父

我的「嚴正聲明」,使閻班及包夾們想通過轉化我獲得獎分減刑的希望行將破滅,他們便變本加厲地開始了完全喪失人性的迫害。閻班頭從新犯人中挑選了一批流氓、慣偷犯,經過精心準備,使用了一種新的刑罰──繩刑。

第一種繩刑:將我仰綁於床上,兩手上舉呈八字漏斗狀,兩腿劈叉伸直,用一根紅繩從兩手到兩臂、到身軀、到兩腿、一直到腳,分別拉緊捆綁在鐵床上,在眼睛上方約二十公分處吊一個100或200W的燈泡,晝夜不停地炙烤,滿臉被烤得火辣辣地痛。除了吃飯、上廁所非法刁難外,這一綁就是近二十天,我的手、腳脖子被繩子勒的皮肉模糊,鮮血直流,腦袋渾渾噩噩,渾身僵硬發抖,四肢麻木,雙腿僵硬得無法站立,閻班藉機要挾我罵師父、罵大法、罵師父家人,只有如此才肯松解。

中共酷刑示意圖:長期捆綁並強光照射
中共酷刑示意圖:長期捆綁並強光照射

第二種繩刑:隨後,閻班當即把我捆綁於床頭,頭上被扣上一隻鐵桶,蒙上雙眼,嘴裏塞上一塊臭抹布,兩腿大劈叉,兩手高舉成八字型站立,手腳被電線捆綁在床頭鐵柱上,身軀被繩子綁緊,脖子套上一根繩子左右拉緊,勒得我根本喘不過氣來,我勸他們不要作惡招引天懲,他們異口同聲地說:「就是叫你死!」

包夾們晝夜倒班,不准我睡覺,閻班頭更是以羞辱我為樂。他退下我的褲子,用一根木棍反覆撥弄我的生殖器,然後將撥弄生殖器的一端強行塞進我的嘴裏,接著又拿一根細線吊一塊饅頭懸於我的嘴前,逼我用嘴叼住吃下。他還時不時地在我大小便時扳著我扣著水桶的頭使勁往牆上、鐵床上撞,每次都將我撞昏倒地。更令人難以忍受的他是拿棍子砸我頭頂的鐵桶,不是一般的敲打,是砸。一旦砸上,除了疼,還有震,震得耳朵嗡嗡作響,在我被打昏時,凶犯們則一擁而上再來一頓暴打。大小便經常不批,常常憋一晚直到早晨才允許放洩,一頓飯只給一個小饅頭,一杯自來水。無休止的折磨,導致我出現了胸腔發炎、心、肺感染,胸部痛得連喘氣都困難,歷經十五天連續不斷的死亡暴虐,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第三種繩刑:閻班頭挑選了三個偷牲口的慣偷,將我的頭使勁插到兩腿中間,兩手扶腳,像宰殺牛羊那樣把我用繩子捆紮牢固,丟棄在地上,不到四個小時,我開始呼吸困難,心臟狂跳,四肢發冷,臉色慘白,幾乎休克,每當這時,閻班必定要挾我罵師父罵大法。他們還逼迫我在飯前飯後、大小便前後以及睡覺前必須背誦罵師父污衊大法的口號,稍有不從,立即招來一頓暴打。閻班頭還長期不准洗漱,不准洗手,不准洗臉,不准洗頭。每逢節假日還要搜身查物;每遇敏感日獄方必要訓話。每天上下午被閻班頭或包夾用繩子牽著遛走,即所謂遛狗放風,因渾身被繩子捆綁,根本挪不動步子,只能像日本女人似的小步快走,卻突然被凶犯從後面猛力一推,轟然跌倒,剛爬起來還未站穩,另一凶犯又推,接著再跌倒,他們卻開心地大笑。

殘酷的迫害,不僅給我的肉體造成了傷害,留下了腦震盪後突發眩暈後遺症、殘耳、全部牙齒鬆動等症狀;而且給我精神上帶來難以抹去的恐怖與創傷;更給我的家人帶來一場浩劫,老伴同修被判刑一年監外執行,兩個女兒被公安多次綁架走,當地國安更是三天兩頭到家裏騷擾,不是傳票就是電話威脅,要麼就是繳納押金,導致老伴身體虛脫,去年差點命喪。連襟因驚恐,於我被抓的次年含冤早逝,家母也因長期思念囹圄中的兒子而含恨去世。

所有這一切殘酷的迫害,僅僅是因為我信仰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

這是人類歷史上最殘酷、最瘋狂、最野蠻、最無恥的迫害,是中國史上最不光彩的一頁,江澤民利用國家政權所發動的這場史無前例的反人類罪行,不僅讓法輪功學員遭受了殘酷的迫害,同時,也讓所有參與迫害的人、包括公檢法人員、監獄人員、監獄裏的罪犯,徹底喪失良知和底線,淪為凶殘的惡魔。江澤民一定要受到正義的審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