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雙雙被勞教 吉林市夫婦擬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市昌邑區居民陶亞威、劉瑞雲夫婦,因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雙雙被非法勞教,二零零八年又被迫長期流離失所。夫婦倆擬向最高檢察院控告發起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

現年59歲的劉瑞雲表示,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七月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傾盡國力在全國組建「610」恐怖組織,系統地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性迫害,犯下的罪行包括:濫用國家權力、誣陷罪、誹謗罪、侮辱罪、故意殺人罪、傷害罪、刑訊逼供罪、酷刑罪、瀆職罪、剝奪公民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和上訪權利以及剝奪公民的生存權罪等。

以下是劉瑞雲自述夫妻二人遭迫害經歷:

我叫劉瑞雲,我丈夫陶亞威,我們是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弟子。修煉前,我倆身體都不好,身患多種疾病,丈夫有嚴重的腰脫,生活艱難。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們身心都得到了健康,我們這個三口之家從此有了歡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操控國家機器,公開啟動迫害法輪功,全國所有媒體連續全天播放誣陷誹謗法輪功的報導,一時烏雲壓頂,對法輪功修煉者更是大打出手,我們家也一直處於被騷擾中。後來我們夫妻被迫害一年後怕再遭迫害,被迫過上流離失所的日子。

那是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二日晚八點三十分左右,敦化市公安局金局長,敦化市刑警隊長為首等十多人,還有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吉林市通江派出所管片片警何某,委組任馬某等,五個單位聯手,開來五輛車,大約二十人左右,把我家包圍起來。

他們強行入室綁架抄家,他們一進屋就像一群惡狼一樣,蜂擁而上,把我丈夫按倒在床上,強行給戴上手銬,接著把我也強行戴上手銬。然後他們就開始抄家,亂翻東西,把床全都給掀開了,把房間翻的一片狼藉,搶走了很多私人物品,如,大法書,師父法像,磁帶,打坐用的坐墊,生活用的刀,大法資料等等,他們在我家翻了一個多小時,然後把我和丈夫一起強行帶走,家裏只剩下一個童年的孩子,我們的女兒。

酷刑示意圖:蘇秦背劍:把人的雙手臂背在後面用手銬銬住,惡警抓住鐵鏈踩住法輪功學員後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極。
酷刑示意圖:蘇秦背劍:把人的雙手臂背在後面用手銬銬住,惡警抓住鐵鏈踩住法輪功學員後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極。

他們連夜把我們夫妻帶到敦化市民主派出所,這時已經是後半夜兩點多鐘了,到了那裏他們把我關在三樓,把丈夫關在二樓,分別進行刑訊逼供。他們給我綁在鐵椅子上,給我戴上很重的腳鐐。把我的腿固定在鐵椅子上,整個下身不能動,然後他們將我臂反綁到背後,叫甚麼「蘇秦背劍」,然後不斷的晃動給我帶的手銬,他們每晃動一次手銬的鋸齒就不斷的往肉裏扎。我的胳膊全腫起來了,手指不能回彎,疼痛難忍。一個多月連飯碗都不能端,我的兩隻手的大拇指到現在還不能用力。腿也腫了,特別是腳,由於腳鐐太重,加上他們又脫下皮鞋拼命的抽打我的腳面,腳腫的不能穿鞋。

當時他們把我丈夫關在二樓,四、五個警察對他刑訊逼供,四、五個警察對他拳打腳踢,把他按到鐵椅子上,雙臂背扣,兩腳戴上腳鐐,一直扣了二天二宿。當時的痛苦難以形容。警察逼供時還不斷的威脅我丈夫,你不說我們把你姑娘抓來,你信不信,我們警察可甚麼事都幹的出來。

一星期以後吉林市昌邑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把我和丈夫押回到吉林市,把我關押在第一看守所,把丈夫關押在第三看守所迫害,一個月後把我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裏受到非人的待遇,不讓上廁所,超負荷的勞動。

特別是二零零一年十月份,五十多人擠在幾平方米的衛生間裏,而且刷牙,洗臉,上廁所每人給五分鐘的時間,真是逼人所難哪,由於緊張與太擁擠,我滑倒了,在廁所的台階上一直滑到地面,當時我的半個後背被瓷磚軋的沒有皮,我坐在地上起不來了,一點都動不了了,兩個人把我架起來送回監室,當時我不能躺著,只能趴著,因為後背肉皮脫落,疼痛難忍,就這樣趴了一個月,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別人照顧,一個月後我剛能坐起來,上廁所還需要人照顧的情況下,就被逼著去車間幹活。美其名曰的中國勞教所實際上就是殘暴的法西斯地獄。

我丈夫也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迫害,後全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全部集中送到吉林市飲馬河勞教所,天天洗腦迫害,家中只剩下一個未成年的小女兒,無依無靠。

我們出獄回家後,吉林市通江派出所警察、街道書記、居委主任,還不斷的去我家騷擾,使我們無法正常生活,特別是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期間,通江派出所警察與「六一零」人員又闖入我家企圖綁架我們,陰謀未果,從此我們全家人開始過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