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癱兒成長為聰明漂亮的小姑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我媽媽今年四十八歲,一九九五年她得了骨結核,身體非常糟糕。正當媽媽打算了此殘生的時候,她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功。現在十幾年過去了,媽媽的身體非常健康。

媽媽告訴我:「你是最幸運的,如果不是師父管你,也許你現在還在床上癱著,也許早沒命了。」

聽媽媽講:在我十個多月的時候,正扶著東西學走路,因感冒引起咽喉疼痛,持續一個多月不好,整日哭鬧、流口水,經醫院檢查診斷為扁桃體發炎,醫生大把大把的給我吃藥,因為打針、輸液,我身上全是針眼。一天早上,媽媽給我穿衣服時,我一下倒在床上,眼睛微睜,全身癱軟。被送到醫院治療一星期後,我頭歪嘴斜,身體扭來扭去的,被診斷為癱瘓。媽媽天天抱我到醫院治療,可我的病情越來越重,手也不能拿東西,繼而全身不能動。最後我轉院西安第四軍醫大治兩個星期,病情還是沒多大起色,醫生告訴媽媽:這孩子隨時都有危險,即使好點,將來生活也不能自理,就像腦癱兒,你還是回家生二胎吧!

媽媽整日以淚洗面。爸爸為了逃避責任,就跟媽媽分手了,我被判給了爸爸。當時媽媽雖然下崗了,但為了更好的照顧我就把我留在身邊,十幾年來爸爸一分錢也沒給過我。媽媽帶著我,家裏的錢為我看病也花完了,實在走投無路了,媽媽想,讓我聽師父的講法,她那麼重的病都煉好啦,我的病一定也會好的。起初因我腰上沒勁,無法坐,媽媽就用被子把我圍起來,放師父的講法給我聽,這樣慢慢地,我的腰直起來了,手也會抓東西了。

三歲的時候,我開始學走路,起初走幾步就摔倒,每次摔倒都是頭先著地,一天能摔倒十幾次,我疼得哇哇大哭,臉煞白煞白的。媽媽說如果不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她的精神都會崩潰的。六、七歲的時候,我基本上能走路了。我上學了。

今年我十六歲了,個子一米六零,是個聰明漂亮的小姑娘,除了右腿稍微有點軟,其它一切和正常人一樣。現在我的學習成績從以前的五、六十分提高到八十多分。這一切都來自於師父的法輪大法啊!

我知道周圍的人都是和我有緣的人,所以有機會我就跟她們講法輪大法真相,講法輪大法的美好,我還將大法真相護身符送給我們班的幾位同學,她們都很珍惜。

我班有個得了腎炎的同學,我給她講真相,她受邪黨矇騙不相信大法,所以我沒有給她繼續講,她家很富裕,前年去香港,看到很多法輪功學員。當我再次給她講真相時,她說她相信大法是好的,接著我給她講了天安門自焚、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的罪行,法輪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大法洪揚很多國家地區,她說都相信了。有次媽媽讓我把她請到我家裏吃飯,媽媽再次給她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有次上思想品德課,書上有誹謗大法的內容。有個同學問我,你不是說法輪功是好的嗎?怎麼這書上說的都不一樣。我說:你不要相信書上寫的,那都是胡亂編的造謠的,你想想,法輪功要求說真話,與人為善與遇事要忍,處處為別人著想,我們師父講過:「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1]他聽完了之後說:我明白了,法輪功是好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