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受騙幹出糊塗事 醒悟得救獲福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小學退休教師,老伴是一位中學校長。九九年「七.二零」時,我和老伴聽信中共邪黨謊言,向當地派出所舉報家裏的兒子是煉法輪功的,並把家裏的法輪功資料全部交給了派出所。派出所指導員當天就把我兒子從單位拉走,並要求他寫不去上訪、不再煉功的保證書。兒子沒寫保證,就被送去勞教兩年。

我們找到派出所所長,表明我們夫妻倆都是忠誠的黨員,思想裏都是黨叫幹啥就幹啥的那種人,把兒子的情況通報派出所是對政府的信任,希望政府協助我們家長一起教育孩子,怎麼能把他送去勞教呢?所長說:你兒子不寫保證,很可能去北京上訪,現在北京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我不得不把你兒子的情況向上面反映,上面專門有一個叫「610辦公室」的。他很為難的說,這事他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我們找到「610」人員,他們蠻橫地說不寫保證就是這樣。我們又多次給市長寫信,但石沉大海,杳無音信。

我和老伴已年近七十,多次去勞教所,但是兒子不放棄法輪功不能接見,只能寄錢、寄物。這段日子對我們二老來說真是不堪回首,每天煎熬著等兒子回家。兩年後,勞教所沒有放兒子出來,又將他送進洗腦班。洗腦班實質是黑監獄,全封閉關押,不讓人接見。當我們再見到兒子的時候,他骨瘦如柴,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我英俊瀟洒的兒子。

我和老伴是四十多歲才得一子,兒子出生時活潑可愛,上學成績一直優異,大學畢業在一家公司當管理人員,是父母的驕傲。兒子從洗腦班出來後,失去了工作,活潑外向的性格也變得少言寡語。

我們老倆口原本就體弱多病,經歷這場磨難後,身體更加不好。二零零四年,我去檢查身體時,醫生診斷我得了淋巴癌。從此我每天靠大量的藥物維持。到二零零六年底,我說話聲音已經很小,幾乎發不出聲音。醫生說已到癌症晚期了。我心裏很害怕,不得不找兒子交代後事。

兒子看著我難過得說不出話來,我第一次看到這個倔強的孩子眼眶裏含著淚水。那天晚上,兒子帶回來一張《九評共產黨》光盤,坐到我床邊,很平和地對我說:「媽,你是當教師的,你看看《九評共產黨》,你一定能明辨是非,你和這無神論的中共劃清界線,你就歸神管了。」說著還遞給我一張精緻的小卡片,上面寫著: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有福報。

我看著兒子,心裏百感交集,這麼多年來,他從沒因父母的糊塗而埋怨過我們,我們住院看病他總是孝順的陪伴在我們身邊,鄰居和我學校的同事都說我這兒子比閨女還貼心。想起這些,我聽兒子的話,發自內心地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我和老伴就開始看《九評共產黨》光盤。說也奇怪,平時看電視半個小時就感覺很累,看《九評》每天幾個小時也不覺得累,身體反而精神起來了。《九評》把中共的畫皮都扒下來了,讓我真正看清了它邪惡的本性。看完《九評》,我就要求兒子用我的真名退出中共黨團隊。兒子就上網幫我退了。

有一天。我想起那張精緻的小卡片,又拿出來一邊看著一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奇蹟發生了,我嗓子裏只覺得有一股冷氣往下衝,漸漸地喉嚨不堵了,我一摸,原來的硬塊變小了!我大聲喊老伴的名字,喊兒子的名字,喊聲宏亮清晰,如授課教學時的聲音。他們都驚呆了。真的好了!我高興的簡直就想上大街上去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按常規我每週三去醫院配藥或檢查或拍片,那天又是週三,我照例去了醫院。王醫生一看我就說我看上去臉色紅潤了。我說我病好了。她一聽我的聲音先是一愣:啊,能發出聲音了?她叫我拍個片子看看。片子出來了,她看了又看,又看看我,再看看片子,腫塊不見了!王醫生這位幾年來一直為我治療的腫瘤專家驚得目瞪口呆,她說她從沒遇到過這樣的病例,已到癌症晚期卻突然痊癒。

我告訴她:我有神奇秘方。她激動地大叫起來:快把秘方給我!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平靜下來,但是淚水不由自主地奪眶而出。我訴說著我家的遭遇。王醫生緊握著我的手說;「早聽說法輪功神奇,但沒有親身經歷就覺得離自己很遠,今天可真是眼見為實,眼見為實啊!」她恭恭敬敬地把「秘方」抄下來,小心翼翼地放在口袋裏。她說她要把這件事告訴自己的家人,叫他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後來我兒子因傳遞破網軟件的光盤又遭警察綁架,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搜查,我把所有的大法資料都藏起來了,他們連一張紙片也沒查到。我把我的經歷告訴了來辦案的人,並把病歷卡X光片子按時間順序擺放在桌子上,他們都拍下來了。

雖然迫害還在繼續,但像我這樣糊塗的人都能醒悟,並能得到如此巨大的福報,大家想一想,這場迫害還能維持多久?

謹將此文獻給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