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巴南區黎正芬生前遭迫害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重慶報導)重慶巴南區法輪功學員黎正芬因為修煉法輪功,兩度被中共非法判刑和勞教,分別在重慶永川女子監獄和重慶女子勞教所歷盡毆打、反銬、侮辱等酷刑折磨,身心俱傷。

黎正芬
黎正芬
黎正芬
黎正芬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七日,已經六十歲的被非法關押在重慶女子勞教所的黎正芬遭易姓隊長粗暴訓話時,突然暈倒,她右後腦摔傷,在醫院止血縫針時,發現已經患有肝癌,因此「保外就醫」回到家。

二零零五年十月,「第五屆亞太地區市長峰會」在重慶召開期間,重慶女子勞教所王姓隊長及打手、鎮政府六一零主任羅昆明、派出所警察王芝源等人,軟硬兼施,將在家恢復身體的黎正芬又綁架至女子勞教所,面壁半天,挨餓一天,又折磨十幾天。

這次被迫害回家時,黎正芬身體狀況惡化,肝腹水嚴重,生命出現危象。黎正芬堅持集體學大法、參加集體煉功、集體發正念。她的身體很快向健康方面好轉,而且奇蹟般地又過了好幾年。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不幸離世。

生命臨終時仍為他人著想

黎正芬女士生於一九四五年六月四日,係巴南區郵政局退休職工。修煉前,黎正芬身患多種疾病,是出名的「老藥罐」。修大法後,病狀消失,身心健康。

在被中共迫害中,黎正芬經受了種種魔難,哪怕是在人生的大限時刻、生命的臨終歲月,她都堅持為他人著想,不叫同修、丈夫、子女、親人們為她操心操勞。儘管六一零、國安、公安、街道、勞教所對她全家人的騷擾迫害不斷,她都能堅強的活著,坦然的面對生死。

難能可貴的是在迫害和魔難面前,黎正芬堅強的活著,雖有病象,卻無病人表現,她全身浮腫,卻不呻吟倒床,即使生命臨終,她都堅修「真善忍」,樂觀自豪,她總是生機勃勃的自理生活,衣食住行井井有條,無須別人操心,而且,她心容量大,不計別人過失,寬容別人、關心他人,將她的那一顆祥和慈善之心溫暖著周圍的人。

遭毒打身體內外俱傷

二零零一年一月,法輪功學員黎正芬、許文秀、郭莉、范治芬、段在英、張安友等六人在巴南區花溪掛大法的橫幅,並用噴漆噴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被人構陷綁架到南泉派出所。

當時,在南泉派出所,一戴眼鏡的警察打黎正芬的耳光,用拳頭打她的太陽穴,打眼部、打背部及身體,用皮鞋使勁踢下部,亂踢亂打。

警察還用打火機燒黎正芬的臉和下巴,用手銬正面銬、反手銬,銬的她手都發青發麻發腫,而且不准黎正芬上廁所,強迫她蹲馬步,用掃帚棍打她腳踝骨數十下,將腳踝骨打腫。

在打罵中,有人問,看她瞳孔放大沒有?其實黎正芬已被打的失去知覺,暈死過去了。

兩天後,這六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漁洞看守所,黎正芬被警察毒打傷重不能行走,是用籮筐抬她進看守所的。

當時的黎正芬,兩眼發紅、眼圈打的青腫,全身被打得青腫紅紫,區檢察院有三人看見了,看守所管理也看見了,他們還無人性的說黎正芬成了「熊貓」。看守所同監室的犯人都為之驚訝。

半個月後,黎正芬的眼睛、面部傷痕仍青腫不散。黎正芬的眼睛被警察打傷後,視力下降到人和物都看不清(幾乎被打瞎)的程度,身體內外還有劇烈的傷痛。

黎正芬的家也被非法抄了,她的兒子、媳婦遭警察恐嚇,都吵哭了。

多年被迫害簡況

1.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黎正芬到北京上訪,被海澱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多天;後被劫持到重慶巴南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八天,後來黎正芬等十名法輪功學員,在巴南區畜牧獸醫站又被非法軟禁十天。

2.二零零零年九月底,黎正芬在巴南區俱樂部被非法強制洗腦一個多月。

3.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八日,黎正芬被巴南區公安分局非法拘留。

4.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渝勞教審(2005)字第一百七十號非法判黎正芬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重慶市第一中級法院刑事裁定書(2002)渝一中刑終字第三百零六號,審判長羅榮清、審判員李毅、代理審判員李平、書記員彭曼殊。黎正芬被劫持到重慶永川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5.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五日,黎正芬與另一同修在巴南區五布鄉場講真相被人構陷,黎正芬被非法拘留。

6.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巴南區公安分局東泉派出所對黎正芬的非法傳喚,通知書說,黎正芬被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重慶女子勞教所(茅家山)遭受迫害。辦案人劉文、石春霞。參與人還有巴南區公安分局一科正副科長劉祥海、楊道斌等人。

當時的重慶女子勞教所,位於重慶市江北城茅家山,黎正芬被非法關在女教所四樓的單間房裏,那裏是女教所瘋狂虐殺人的黑窩。由兩個無人性的「包夾」監管,害人不擇手段,不和外界接觸,吃飯睡覺,拉屎拉尿,全都在這間屋裏。人一進這屋,大門關閉,窗戶鎖死,兩旁站著虎視眈眈的兇手,人為製造一種恐怖氣氛。

黎正芬在那裏被「包夾」撞牆、罰軍蹲、站軍姿,晩十二點以後睡覺,早五點半起床,每天除吃飯睡覺外,全是體罰和折磨。一位法輪功學員後來回憶:在重慶市女子勞教所,幾乎每天凌晨兩三點鐘時,都會聽到從四樓裏傳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黎正芬由於受警察毒打,終日又遭受「包夾」的恐嚇、體罰、辱罵、踢打與迫害,睡眠少,精神肉體受到巨大傷害,已站立不穩。在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七日,黎正芬站在樓梯口,面對勞教所易隊長粗暴訓話時,暈倒了。她右後腦摔傷,送三百二十四軍醫院止血縫針,當時醫院查出黎正芬患有肝癌,因此「保外就醫」。

但是,身受中共暴力傷害的黎正芬不幸於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離開人世。

相關責任人:
重慶市巴南區司法局
重慶市巴南區公安分局
巴南區公安分局一科正副科長劉祥海、楊道斌。警察楊傑、高個子姓楊的警察,還有兩個不知姓名的警察;
巴南區公安分局東泉派出所辦案人劉文、石春霞;
巴南區公安分局辦案人趙明倫、楊博;
巴南區南泉派出所警察楊道兵;
重慶市第一中級法院刑事庭審判長羅榮清、審判員李毅、代理審判員李平、書記員彭曼殊;
重慶女子勞教所易隊長、王隊長及打手三人、鎮政府610主任羅昆明三人、派出所警察王芝源等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