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修結伴勸三退中修去妒嫉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三日】二零一零年八月我從監獄回來,經過一段時間學法,開始了面對面勸三退。師父看我勸退方法比較笨拙,就安排了一位經驗豐富的同修與我搭伴,從此,我們開始了面對面勸三退。

修去因羨慕生出的妒嫉

同修面對不同的人,能自然而然的搭上話,然後瀟洒自如的勸三退,基本勸一個退一個。而我呢,循規蹈矩的先證實大法好,給自己身體帶來的變化,一身的病都好了,告訴常人常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會身體好,然後勸三退。有時候能退,有時候人家深問幾句,我就心慌、語無倫次,回答不好。回頭看看同修旁徵博引、循循善誘,我就非常羨慕,看到他成功的一個又一個的勸退,不是替他和替眾生高興,而是心情沉重,心裏不是滋味。由於我從小到大都是喜怒形於色,這樣,同修也看到了我滿臉的妒嫉,並給我指了出來。

我開始大量的查看面對面勸三退的交流文章,看《九評》,雖然如飢似渴的學了很多,但一應用到實際,還是不能如意。越是著急,心越不去,勸退的效果也就越不好。

最嚴重的一次,因內心不愉快,該跟同修配合的時候沒配合。同修示意我跟一位女士搭話,我本來是能搭話的,但魔性佔了上風,逆反情緒較大,嘴上沒吱聲,心裏直嘀咕:「你講的好,你講唄!」就像師父在妒嫉心中講的:「這活兒都你幹吧,你幹的好,我們不行」[1]。

錯過了救人的一個時機,等於錯過了神的安排,等於是對神在犯罪。雖然當時也知道不對,還是隨著魔性去了。回到家後,我知道犯罪了,不敢看師父的法像,但內心又希望師父能原諒,忍不住偷偷看師父,看到的是師父嚴厲的眼神、嚴肅的面像。我想逃避,但一霎那間,我感到四面八方都是師父嚴厲的眼神。我定定神,知道修煉來不得半點虛假,知道所作所為逃不過神的眼睛。

我開始仔細查找這段時間的心路歷程,突出反應出來的是妒嫉。而引發妒嫉的是爭強好勝、執著表現自我。一說起「我」呀,就讓人想起了《悠遊字在》中對「我」的解釋。原來甲骨文中這個字是代表一種有銳利鋸齒的武器,怪不得一執著起自我的感受,就想跟人爭、跟人鬥,就會「我行我素風波多,唯我獨尊常惹禍」呢。現在我們都知道,為私為我是舊宇宙的特性,舊宇宙中的生命都逃不出「成住壞滅」的規律,只有同化大法,才能得救,而這個「我」,就是障礙同化大法的絆腳石。

好在通過大量的學法,不斷排斥不好的思想,已能從爭強好勝變得會默默圓容,而且大法開智開慧,逐漸的也會說會講了。

修去因瞧不起人生出的妒嫉

師父說:「這個人一旦確定了能圓滿,那麼剩下的執著心只管慢慢去好了。」[2]

同修正念很強,他的一些執著師父都在有序的安排著去呢。有的在我面前表現的非常強烈。按著大法的要求,看到他的執著心後,應該先向內找,看自己是否也有此執著,然後再善意的給他指出來,不管他表現得如何,應該不動心,不被其帶動。但是,我沒有做到師父的要求,而是本能的第一反應就是給他指出來。比如,他真相講的好,勸三退順利,就自鳴得意、沾沾自喜、自誇這一帶沒誰比他做的好(指面對面勸三退)。我聽後立即提醒他,別有歡喜心和顯示心。而他斬釘截鐵的回答:「我沒有!」

這時我只是覺得可笑,心想:只要有人身就有人心,連自己的人心都看不到,怎麼修的?不久之後,他提起某某同修如何如何,我說你別在背後議論同修,有話當面說,他一聽就火冒三丈,氣的聲都變了,聲色俱厲的為自己辯護。我詫異的看著他,他說甚麼都聽不到,只能看到他一副說不的、碰不的的樣子。更有甚者,他不止一次和勸不退的人吵吵,有一次,竟摩拳擦掌的動起手來。每一次事情的發生都令我內心震驚,漸漸的我也越來越瞧不起他了。

瞧不起人是妒嫉心。我沒能及時的抓住這顆骯髒的心把它修下去,也談不上幫著同修,由於不屑於和他吵架,只是冷眼看他「勸三退」越來越不順。舊勢力趁機搗亂,間隔我們,最終導致我們不再合作。

「其實他有很多很多心已經去掉了,他比常人不知好了多少,只是他沒有去掉的心才能表現出來。」[2]師父的這段法是我在與搭檔分手後逐漸體悟、認識到的。

我們在一起配合的時候,勸退的人數較多,等到我一個人的時候,逐漸的減少,越來越少。我在嘲笑別人不會修的時候,其實是自己不會修,沒能及時修去瞧不起人的妒嫉心,沒能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事情。雖然後來師父又安排我們在一起合作,但中間一年多的時間耽誤了多少眾生的得救。這個罪過,想起來就痛心。

現在,我與同修配合的很好。我們上午出去三個小時,能退七十~八十人左右(夏天);下午出去四個多小時,能退九十~一百人左右,比我們最初在一起合作的時候翻了一倍。在勸退的同時,我們發放神韻光盤和小冊子。無論颳風下雨,同修都堅持來找我,他堅定的眼神令人肅然起敬;他智慧的勸退的語句,令人聽了暗暗叫好;他既大膽又理智,既善良又寬容,無論聽到再難聽的話都一笑了之,其慈悲令人十分敬佩。

我深深的感恩師尊,把我們從地獄裏撈起,一步一步的洗淨;我萬分珍惜這修煉的機緣,不敢稍有怠慢。大法重塑著我們。佛恩浩蕩啊!我們修去的一點點人心,師父卻給予了我們從微觀到宏觀的一切。

以上是自己現有的一點粗淺體會,有不對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