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修煉人的病業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我的媽媽也是大法弟子,由於媽媽的一個病業狀態長期不退,近期,我的心情也是難以平復,不由自主的擔心、憂慮,我的這種表現有對親情的執著,還有對病業狀態和醫院治病的不正確認識,甚至我還一度疑惑:若是修煉人並未達到過關標準時,卻只是礙於面子,沒有去醫院,使病業狀態更危急;反之假設這時去醫院,可以醫好表面病症,那會怎樣呢?等等等等。

之後,我看了師尊關於病業方面的講法,和同修在這方面的交流,方才如夢初醒,其實,我以上的那些想法已經是站在一個常人的角度上了,真是慚愧!

師尊說:「修得有個目標,修到高層次上去,是根據你自己發的願,再結合著你到底能修多高,師父才給你安排的,都是很科學的。你本來是塊鋼,給你安排是塊鐵,那不行。你能修到菩薩果位上去,給你安排在羅漢果位,這也不行。看的很準的,在那兒一點都沒有看錯。」[1]

我悟到:其實從我們真正開始修煉那一天起,我們的一切就都已在師尊的掌握和安排之中了。這其中就包括著我們的每一步、每一關、每一難,過的好的,過的不好的,過得去的,過不去的,甚至是修煉的最後一步,也就是修到哪裏,修了多高,其實這條修煉的路早已擺在那裏了。我們就只管聽師尊的話做好自己該做的,所有放不下的執著心,所有一時覺得沒過好的關都只管精進的去過。只要我們是走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就該心無雜念,放心大膽的跟師尊走,一切交由師尊,一切師尊自有安排。生死我們都是大法弟子,怕甚麼呢?為何要擔心,為何要焦慮呢?回頭想想我的那些常人的想法真的是很可笑。

另外,我覺得干擾我們修煉人在病業狀態中正念不強還有一個因素,就是現在西方實證科學和醫學觀念的影響。現在西方的實證科學,研究的是事物、人體、物質的表面,把人類導向了一個以物質為第一性,精神為第二性的變異科學中,把精神說成了是物質的附屬品,讓人類離神愈走愈遠。把人拿來像機器一樣的修理,現代醫學是太表面了。過去的中醫都比現代醫學深邃許多,走的是一條不同的道路,儘管也仍舊是常人層次的東西。

多年來,我們在常人中所養成的迷信實證科學、迷信西醫的外殼已堅硬無比,所以我們就應該用正念破除迷信現代科學和醫學的外殼,破除作常人時的習慣性思維,從更實質的修煉的角度來看問題。

最後,再說說我自己。做常人時我是個很惜命的人,身體稍有不適就開始瞎想,擔心是不是得甚麼病了。修煉十九年,這個常人時的毛病始終沒有扔掉。最近一年也是,因為時常會感覺腹部有個硬東西而胡思亂想。自己深知這狀態已經不對,卻深陷其中,久久不能自已。

直到近期對病業關有了一些新的體悟,才漸漸正念強了起來。師尊說:「因為你是修煉人了,你才碰到的;因為你是修煉人了,這些事情無論是正面的反應、負面的反應,都是好事。(熱烈鼓掌)因為它是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為你提高而準備的。」[2]

舊勢力利用了我們自身的一些漏洞來迫害我們,我們要正念否定,把它當作修煉中提高的一次機會,修去漏處提高上來。

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徒,縱然身處病業狀態,又有何懼?古人都有「朝聞道,夕可死」[3]的氣魄,何況是明白了宇宙真相、同化於大法的大法弟子。我們每個個體都是一個小鋼屑,在溶入大法的熔爐時,我們的一切都在歸正中。

我們是何其幸運的成為了大法徒,用正念正確的面對病業狀態,沒有甚麼問題能夠成為我們修煉路上的阻礙。

層次所限,僅此一點淺見與同修交流,望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