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梅州市惡人惡警遭惡報事例

——嘉應赤禍(6)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接上文

九、惡人惡警遭惡報事例

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廣東梅州市各地也有不少昧著良心或為了各種目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這些人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惡報。下面是不完全統計的梅州市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遭惡報的實例。

1、唐爾富,男,原中共梅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市綜治委副主任兼市「六一零」辦公室主任(首任),梅州市「六一零」惡首。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中午因肝癌在梅州市人民醫院醫治無效死亡,死時六十六歲。

2、黃開龍,男,一九五一年九月生, 廣東梅縣雁洋人。一九九五年五月後,任中共梅縣縣委書記,二零零一年三月後,任中共梅州市委常委、梅縣縣委書記;二零零一年五月後,任中共梅州市委常委、梅江區委書記;二零零七年一月後,任梅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市總工會主席。黃開龍在任邪黨梅縣縣委書記、梅江區委書記期間,對法輪功學員迫害非常賣力。據傳,二零零零年黃開龍親自督促、指揮惡人綁架迫害大量梅縣法輪功學員。臨死前幾年,黃開龍患了嚴重的糖尿病,到後來眼睛都幾乎看不到了。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黃開龍因病醫治無效,在廣州中山醫院死去,死時不足六十歲。

3、劉日知,男,一九五八年九月生,廣東連平縣人,一九九五年七月任中共邪黨廣州市芳村區委書記;一九九九年四月任廣州市委常委、秘書長;二零零二年十月任中共梅州市委書記;二零一零年七月調任邪黨廣東省委副秘書長,現任廣東省政協副主席。劉日知在梅州任職期間,是梅州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比較嚴重的時期。為此,當地法輪功學員通過不同渠道用各種方式向其講真相,但一心想著自己仕途的劉日知昧著良心聽任梅州惡人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其任職期間,先後有鐘昔嶺、李美萍、謝漢柱、劉立平(汕尾人,在梅州被綁架、誣判)、郭雅芬、趙玉梅(河北法輪功學員,在梅州被綁架、誣判)、周金榮(河北法輪功學員,在梅州被綁架、誣判)、李春興、曾慶霖、 李松芳、徐鋒、湯朝瑜、朱賢生、丘春梅、林美玲、曾小莉、張小雲、謝育軍、陳勝輝、溫春如、廖麗新等法輪功學員被誣判,其中謝漢柱、劉立平和郭雅芬、趙玉梅及徐鋒、湯朝瑜更是先後分別被重判十二年和十一年及九年、八年半。劉日知作為一方首腦,難辭其咎。

天理昭昭,他也因此遭到了惡報。就在謝漢柱等被重判的二零零五年,梅州普遍大旱,並且發生了興寧「八﹒七」礦難,劉日知的升官夢受到打擊。之後,又傳出其身患癌症(據說為肺癌,由鐘南山主刀),其後,因身體原因,被安置到邪黨廣東省委任副秘書長。其妻子身體也很不好,曾住院開刀。

4、杜應新,男,原梅州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副隊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大法以來,杜應新長期緊跟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很長時間常駐北京,攔截綁架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回到梅州後經常指揮惡警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指使其他惡警對法輪功學員行惡,心狠手辣,很多法輪功學員被受其指使的惡警毒打。二零零七年,杜應新的惡行殃及其妻,因癌症不治死亡。

5、黃細博,男,一九六三年十月生,廣東梅州豐順縣人,一九九三年八月任豐順縣公安局副局長、豐順縣公安局局長、邪黨縣委常委兼政法委書記,一九九七年四月後在梅州市公安局工作,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任梅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隊長,二零零四年三月後任邪黨梅州五華縣縣委常委、公安局黨組書記、局長。黃細博是由豐順縣原公安局長田家才一手扶持起來的,因善於拍馬,隨著田擔任市公安局長、副市長、市政法委書記等職,劣跡斑斑,整日無所事事,專門賭博,五華的賭博行業在他的管理下日興月旺。豐順、五華乃至梅州法輪功學員的被迫害,這兩個惡警決脫不了干係。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時任五華縣委常委、公安局長的黃細博,駕車回老家豐順縣途中,撞車致死。年僅四十六歲。

6、吳鴻洛,男,梅州市豐順縣公安局副局長(或「六一零」辦人員,待核實)。吳鴻洛以迫害法輪功學員為己任,凡有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他都逼著寫邪惡謊言,如果誰不寫都被他非法批去廣東省三水勞教所迫害。使許多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因此孩子沒人帶,老人沒人護理,田地沒人耕作,家裏人老的老,小的小,還要遭受被罰去鉅款,一罰就是一萬多元人民幣(在中國,這對一個農民家庭是一個相當大的數字)。被他批去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都跟他講過真相,他不但不聽,還冷笑說,如果有報應那就叫報應他吧。

吳鴻洛害人終害己。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也是農曆臘月二十三,吳鴻洛在深圳工作的兒子參加完朋友的婚禮,開車回深圳,車在半路忽然起火,車中的人被燒的都認不出來,吳鴻洛的兒子才二十多歲,年紀輕輕就這樣被燒死了,讓所有認識他的人都心疼。兒子出事後,吳鴻洛一下子蒼老了十多歲,頭上布滿白髮,滿臉愁容。本來多麼美好的家庭,就因他一心相信邪黨,追隨邪黨,一點不聽法輪功學員講的真相,不相信善有善報是真理,遭了惡報禍及家人。

可是,吳鴻洛的惡報還不算完。他建造了很寬大的房子,而房子是他妹夫幫他建造的。房子建好了,他妹夫卻得了一種怪病死了。吳鴻洛退休後,有一次與前同事陳什前往當地的濟公廟進香,那裏的和尚對吳鴻洛說:「你好事不會做,而壞事卻做盡,你不會得到福報的。」令他狼狽不堪。吳鴻洛中年喪子、作惡累及親人。如果他以前聽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不跟隨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哪有今天啊。

7、黃祖電,男,一九五一年五月生,廣東梅州豐順縣人。歷任公社公安員、民警、派出所副所長、所長、公安分局長、鎮黨委委員、副科級偵察員、督察辦主任等職。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後,受邪黨謊言毒害,認為升官發財的機會來了,多次抓捕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非法查抄法輪功學員的家。二零零零年九月份,黃祖電帶著一批爪牙風風火火地來到法輪功學員張優青家,在沒有任何法律的依據之下強行抄家,翻箱倒櫃的抄走一批大法書籍及師父法像,並謾罵張優青的妻子(同為法輪功學員)。後將張優青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新官上任三個月左右,黃祖電遭報應,突發暴病死亡。一月十五日下午,黃祖電前往城鎮分局調查「110」報警工作,臨下班前回到單位還未及歇息,又接報該局民警在抓「六合彩」賭博中被村民圍困,即受命前往四十公里外的潘田鎮解救民警。一月十六日一大早,黃祖電執行任務回來後,感到不適,下午照 常參加工作會。當晚,黃祖電突發急性心肌梗塞死亡,年僅五十歲。

8、曾昭勇,男,原梅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副隊長、隊長,後曾任梅州市豐順縣委常委、公安局長。曾昭勇幾年來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罪惡累累,已遭惡報,禍及家人,他的妻子已患鼻咽癌,經常去廣州化療。

9、塗福壽,男,蕉嶺縣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大隊二中隊中隊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塗福壽開始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四年九月以來,他白天到各鄉鎮接觸特務人員收集掌握情況,晚上又加班整理材料。十月二十六日上班向國保大隊領導彙報工作,準備下鄉調查,突然昏倒,被送到蕉嶺縣人民醫院,經檢查確診 為腦梗塞,病情不斷惡化,經常便血。十一月六日轉到梅州市醫院住院治療,確診為直腸癌。

塗福壽病重住院期間,仍反覆吩咐下屬儘快上報迫害材料,安排民警監視某某對像的回鄉動態。他做完手術後醒來,有一個人打他手機告密,仍躺在床上的他馬上向上級部門密告。就在他死前一天下午,還對來看望他的大隊領導移交經營多年的所謂「專案」線索和重點「對像」情況。到十一月 二十一日八時,塗福壽搶救無效死亡,年僅五十八歲,落得個可悲的下場。

10、李煥先,男,一九五零年三月生,廣東梅州五華縣人,先後當過五華縣公安局政保股副股長、副政治教導員、副局長兼縣城分局局長。二零零二年三月始擔任五華縣政法委副書記、縣公安局副局長、縣「六一零」辦公室主任,負責政保。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參加梅州市六一零辦公室(中共邪黨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召開的緊急會議,十二日上午在五華縣召開會議傳達並部署工作,下午四時返回單位後召集有關人員研究查控橋江、長布鎮法輪功學員,至五時二十分,發現胸部惡悶,即掏出隨身帶的「救心丹」服下,當晚十時被五華縣公安局110警車送入五華縣人民醫院搶救無效,於十三日凌晨一時三分死亡,年僅五十三歲。

11、黃瑞章,女,年約五十多歲,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國保大隊警 察,區公安局「六一零」成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黃瑞章積極追隨中共邪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梅州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前後,在梅江區月梅拘留所的洗腦班中,黃瑞章是比較囂張的一個惡人。

之後,她於二零零二年左右遭到惡報,患了腸癌,在梅州市人民醫院做手術後,整日挽著個屎袋子上班,但仍不知悔改,雖有法輪功學員通過各種方式向她講明真相,她仍一意孤行,繼續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連公安內部的人都說:「各部門都不要的人渣,就塞到六一零」!

12、李陽生,男,一九四七年三月生,自一九七九年十一月開始在蕉嶺縣公安局工作,歷任蕉嶺縣公安局政二股偵察員、副股長、正股級偵察員,國內安全保衛大隊二中隊正股級偵察員。

二零零六年六月以來,蕉嶺縣法輪功學員加大了講真相、發資料的力度。蕉嶺縣公安局為迫害法輪功學員,專門成立了「40102」專案組,全力開展迫害工作。從七月份開始國保大隊實行二十四小時全程跟蹤。即將退休的李陽生主動請求參加此次行動,並極其賣 力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迫害,一有情況,立即向國保大隊領導報告,花了幾個月時間,提供了各類信息二十五條,積極為蕉嶺縣公安局制定「40102」迫害方案出力。從十月二十日開始,國保大隊安排李陽生每天早晨在蕉城鎮東峰路一帶跟蹤監控法輪功學員。李陽生每天從五時三十開始到崗到位,一直工作到上午十時才返回。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早上,李陽生跟蹤法輪功學員到東峰路外貿酒家側時,突然摔倒,頭部重重地撞在地上,不省人事,後送蕉嶺縣人民醫院搶救。經CT診斷為左顳腦挫傷並硬膜下血腫,處於深度昏迷。上午十一時轉送梅州市人民醫院搶救。十月二十五日凌晨,李陽生搶救無效死去。

(註﹕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蕉嶺縣法輪功學員徐鋒、湯朝瑜等與蕉嶺三圳鎮幾名法輪功學員被蕉嶺「六一零」惡人和國保特務綁架抄家。後徐鋒、湯朝瑜分別被重判九年和八年半。)

13、馬瓊英,女,年約四十五歲,二零零六年前任廣東省梅州市蕉嶺縣法院法庭庭長期間,先後於二零零五年非法判處法輪功學員吳世忠四年冤獄,二零零六年判曾慶霖三年冤獄。二零零六年前後,馬瓊英被提為蕉嶺縣法院副院長,欺騙毒害民眾,對蕉嶺打壓、迫害法輪功學員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寫信或打電話勸善,無效。二零一零年端午節前,馬瓊英檢查出患乳腺癌,在梅州市醫院做手術。

14、李厚根,男,一九五五年八月生,籍貫梅州市梅江區,梅江區公安分局東郊派出所所長(副科級)。其人正邪不分,緊跟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在眾人面前高聲大叫:「對鎮壓法輪功決不心慈手軟」,曾在一次會上瘋狂叫囂:「要讓煉法輪功的人,做生意的傾家蕩產,上班的要失業,農民沒地種,要讓他們沒法生存」等等 相當邪惡的話。有一次,他強行召集法輪功學員開會,極盡誣蔑大法之能事,一位女法輪功學員相當勇敢,馬上站起來喊:「法輪大法好!」李厚根當場把該學員打得頭破血流,半邊臉都是血肉模糊,送醫院縫了好多針。李厚根多次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十幾人經他手送洗腦班迫害,多人被送勞教、勞改,使很多法輪功學員家庭受到嚴重傷害,生活困難。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晚上十一點多,李厚根駕駛車號為粵M30991的小車從梅縣城東鎮返回梅州城區,行至城東鎮 謝田地段會車時,受對方車輛燈光影響,未及時發現正停在同方向路邊維修的大貨車,因剎車不及而追尾,車輛嚴重損壞,李厚根頭部及胸部嚴重受傷,送至梅縣區人民醫院,搶救至三日中午十二點多死亡,年僅47歲。

此前梅州一法輪功學員從黑窩回來後,對李厚根講真相,被其無理關押。幾天之後,李厚根即遭惡報身亡。

15、鐘杏昌,男,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東山派出所民警。從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以來,他參加了梅江區公安分局針對法輪功的迫害,在東山派出所內非法提審謝添蓀 與其他法輪功學員。鐘杏昌與其他惡警連續非法審問謝添蓀等九天,不讓謝添蓀睡覺和洗澡,鐘杏昌當記錄員記錄。十一月十七日中午,鐘杏昌在派出所吃完快餐後,又繼續非法審問法輪功學員,猝死在派出所,死時年僅四十歲。家有九十七歲的老祖母和一個十四歲正在讀書的兒子。死後,其母與其妻爭撫恤金,搞得沸沸揚揚。

16、溫國元,男,年約五十多歲,原廣東梅州市月梅拘留 所所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以來,溫國元一直緊跟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之後的兩三年裏,月梅拘留所先後非法關押法輪功 學員六十多人。有一段時期,溫國元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做奴工十三~十四小時,對拒絕幹奴工並堅持煉功的法輪功學員,就整天吊銬在牢房的過道鐵欄上。他還指 使其他惡警拳打腳踢和竹竿打煉功的法輪功學員,致使很多法輪功學員精神、身體上遭受很大的摧殘。溫國元緊跟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禍及家人,其女兒得腦血管破裂,妻子二零零七年得肺癌死亡。

17、黎小偉,男,梅州市平遠縣公安局大柘派出所所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大法以來,黎小偉一直盲從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在鄉鎮派出所期間,積極組織惡人惡警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黎小偉綁架兩名法輪功學員而被提級升官。二零零八年,黎小偉遭惡報成植物人,吃、喝、拉都在床上,累及家人。

18、鐘明禮,原是梅縣松源鎮派出所所長,在任職期間專幹迫害法輪功學員之事。因劣跡斑斑,專門賭博,二零零七年被降職為警員。

19、陳仕權,男,原廣東梅州市梅江區江南辦事處邪黨書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以來,陳仕權緊跟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將臨時,陳仕權和江南派出所惡警綁架多位法輪功學員到月梅拘留所迫害。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之前,陳仕權又強行把十多位法輪功學員叫到江南辦事處關押三至四天,強迫十位法輪功學員寫「三書」(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陳仕權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於二零零九年三月得肺癌死亡。

20、肖尚基,男,原廣東省梅州市梅江區城北鎮黃留村中共邪黨書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和中共互相利用迫害法輪大法時,肖尚基緊跟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對上級惡告說黃留村是「重災區」,還配合邪黨安排人監視每一個法輪功學員,導致該村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洗腦迫害,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一年,肖尚基發現身體不適後,到梅州市人民醫院和廣州某醫院檢查治療,證實是得了腦瘤。後於二零零二年遭現世現報,不治身亡,死時才五十多歲。

21、梅縣扶大鎮三葵村中共幹部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

下面是廣東省梅州市梅縣扶大鎮(現已改稱「梅縣高新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三葵村及掛點幹部遭惡報的事例。

(1)黃振忠:梅縣扶大鎮三葵村中共頭目兼村委會主任,遭報得重病、被判刑。

此人在該村做了二十多年的村官。從一九九九年起,一直跟隨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和三葵村法輪功學員,帶著梅縣「六一零」(中共專司迫害法輪功的 非法組織)、公安和扶大鎮幹部林標強(約二零零五年調離)、扶大派出所所長何學饒(約二零零四年調離),夥同負責治安保衛的村「治保」幹部莊新林(已於二零零八年遭惡報病死)等人多次綁架三葵村法輪功學員。在他任內,全村有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有八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其中有二人被非法勞教兩次),有十二位法輪功學員被強制關押到洗腦班迫害,有七人被迫流離失所,共計約六十人次被綁架、抄家,給全村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帶來極大的痛苦和傷害。

大約二零零三年期間,黃振忠的大女兒無故從二樓摔下來跌傷。這也是老天爺對他的一個警示吧。後來,有法輪功學員跟他講過大法真相,他也相信大法好,但不相信天滅中共,仍利用共黨頭目身份,賣力的拉人給中共陪葬,還把村集體的錢拿出很多來做共黨組織經費,旅遊享受等等,從中撈取錢財,給村裏的中共黨徒很多好處。

由於黃振忠作惡太多,惡報再次降臨到他的頭上。二零一零年的村主任選舉中,黃振忠落選了,家中有兩個精神病人(他妻子和大女兒),他自己也患有嚴重的高血壓、糖尿病。二零一二年春,黃振忠被發現貪污公款幾百萬元,經查實,被判刑十年。因家中多人有重病,獲准保外就醫。跟著他一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也同樣遭到惡報,在經濟問題上受到牽連、查處。

(2)莊新林:男,原梅州市梅縣扶大鎮三葵村治保主任。遭惡報死於肝癌。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中共邪黨迫害大法以來,莊新林積極配合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使多位法輪功學員遭勞教、洗腦、關押等迫害。二零零六年一月,一直被迫在外流離失所的張小雲回到家,就被莊新林發現上報。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下午四時,梅州市和梅縣國保大隊、扶大派出所多人非法圍住張小雲家,在張小雲已離開的情況下又非法抄家,惡警惡人在一無所獲下灰溜溜走了。之後,張小雲被綁架、非法判刑。

出於慈悲勸善的目的,多位法輪功學員曾經多次對莊新林講真相,說迫害法輪功學員會遭惡報,他就是不聽不信,還說法輪功學員恐嚇他,就是不知悔改,仍然繼續行惡。二零零七年底,莊新林覺得身體不舒服,經梅州市人民醫院檢查確認為肝癌。花去十多萬元病情還是沒有好轉,到最後莊新林已不能行動。法輪功學員再和他講真相,他才知道是遭報應了,才對與他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說以前不該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但為時已晚,於二零零九年病死。

(3)曾繁昌:梅縣扶大鎮三葵村「治保」幹部,鋃鐺入獄。

莊新林病死後,曾繁昌接任,繼續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監控,打探法輪功學員的下落,參與迫害,直接導致法輪功學員張小雲被非法判刑四年。法輪功學員以慈悲為懷,也跟他講 過真相,他表面上也接受大法好,可是暗地裏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終遭到惡報。在村幹部黃振忠因三葵村經濟問題受查處時,曾繁昌也受到查處,查實貪污分贓 一百多萬元,被判刑六年,於二零一二年八月份鋃鐺入獄。

(4)黃世雄:梅縣扶大鎮政府下鄉長期蹲點聯繫三葵村的鎮幹部,鋃鐺入獄。

此人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寄給他真相資料,他不信、不看,還交給「六一零」。在村幹部黃振忠因三葵村經濟問題受查處時,黃世雄也受到查處,查實貪污分贓三葵村征地款五十萬元,被判刑五年半,鋃鐺入獄。

22、陳恆勝,男,廣東梅縣扶大鎮三葵村四隊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陳恆勝一直辱罵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積極配合邪黨監控、惡告法輪功學員,使多位法輪功學員遭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對他講真相,但他不相信,拒絕聽真相。還經常把真相資料交到派出所。二零零六年,陳恆勝遭惡報,患了食道癌。檢查出病因後,七十多歲的陳恆勝三個月後就病死。臨死前,陳恆勝才知道遭報應了,對二媳婦說他做了不該做的事,對不住大法師父和法輪功學員。

23、林欣錦,男,年約五十多歲,梅州市梅縣程江鎮扶外村長壙林屋人,梅縣公安局程江派出所司機。中共邪黨迫害大法以來,林欣錦一直跟隨邪惡迫害法輪功學員。經常惡告法輪功學員,大罵師父、大法,受邪惡指使毆打折磨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至二零零五年間,林欣錦遭了惡報,突然患了不知甚麼病,一年要濾幾次血,後來越來越頻繁濾血,到後 來三四天要濾一次血。經過法輪功學員對他多次耐心地講真相,才開始明白真相,知道自己做了破壞大法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犯下了滔天大罪。

24、梅州監獄惡人惡報部份案例

惡警何警長迫害法輪功學員之後,精神恍惚,焦躁不安,被其他勞改犯稱為「精神何」。有次問一位受害的法輪功學員:你們會發正念嗎?我某日差點出車禍怎麼還未遭報應?那位法輪功學員告訴他:遭惡報遲早的事。這個惡警長期受失眠的折磨,最後自己不敢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主動要求調離本監獄的醫院監區。其他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知道跟邪黨幹這件缺德事,一有風吹草動,自己升官發財的希望不但落空,而且職位比他高的人是要棄車保帥的,拿他當替罪羊的,所以心理壓力承受不了,紛紛要求調離到其他監區,不幹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壞事。

二零零七年,監獄長楊某,因經濟貪污問題被撤職判刑。

夾控犯人許銘益、黃澤通、劉會海、謝振國等連遭惡報。有的重病住入監獄醫院;有的肛門長期流血不止,動了幾次手術仍不好轉,甚至有的脫肛惡化;有的腰椎突然不能伸直,成了駝背人;有的在吃飯過程,喉管突然出現血泡,不能呼吸,差點被活活憋死;有的身體莫名其妙出現了腫瘤,腫瘤越長越大整天生活在恐懼之中。各種報應,五花八門。

25、李麗珍、楊英芳、熊會文等「猶大」。據了解,梅州市洗腦班於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解體後,為虎作倀的「猶大」通通遭惡報。李麗珍患骨癌,腰部不能動了;楊英芳得了子宮癌,臥床不起;熊會文嚴重低血糖,走路都困難。洗腦班其他不法之徒都有不同程度的惡報在身。

26、廣東梅縣惡人惡警遭惡報 醒悟尚不遲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黨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梅州市法輪功學員遭到了殘酷的迫害,而梅縣又是梅州地區迫害法輪功比較嚴重的縣之一。其中,扶大鎮(現為梅州市高新技術產業園區的一部份)和梅縣公安局、扶大派出所惡人惡警死心塌地緊跟江××邪惡集團參與迫害。十多年來,許多昧著良心參與迫害的惡人紛紛遭惡報,明慧網對此已有過相關的報導。下面是知情人提供的新近了解到的梅縣惡人惡警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的事例。

(1)「聰明」反被「聰明」誤的原扶大鎮林業站長丘堅。

丘堅,男,原梅縣扶大鎮林業站站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他緊跟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非常賣力,對該鎮法輪功學員反覆被非法拘留、強制洗腦及勞教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大約二零零一年或二零零二年期間,在一次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抄家過程中,去了二十多人,但大部份人都不是真心想參與迫害,只是迫於壓力不得不去,只有丘堅死 心塌地相信邪黨迫害大法是對的,非常積極搜法輪功學員的家,把學員非常巧妙藏好的大法書都搜出來了,還洋洋得意的對法輪功學員說:「只有我最聰明,才能想到,搜出大法書。」

沒想到「聰明」反被「聰明」誤。由於丘堅主動參與迫害大法,無知中對大法犯罪,不知悔改,遭了惡報。丘堅在調往梅縣南口鎮林業站上班後,大約在二零零五年某天值夜班時,猝死在值班室,年僅四十歲左右。

(2)原扶大鎮武裝部長鐘造發落選、病痛纏身

鐘造發,男,梅縣南口人,年約五十多歲,原梅縣扶大鎮邪黨武裝部部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緊跟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非常賣力,對該鎮法輪功學員反覆被非法拘留、強制洗腦及勞教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鐘造發積極參與非法查抄法輪功學員的家,霸佔法輪功學員的財物大約七千元以上。當時由於他積極配合實施中共惡黨的迫害政策,被邪黨內部內定擬提拔為副鎮長。但中共惡黨為了欺騙群眾,讓鎮上一名普通工作人員參與陪選,搞假選舉,沒想到在鎮裏和村幹部的串聯下,鐘造發落選了,反而選了別人做副鎮長,成了扶大鎮村民的大笑話,可見鐘造發多不受歡迎。其實,明白人都知道這是他迫害修煉人遭的報應。

如今,鐘造發病痛纏身,到廣州治療了兩次,五十多歲就無法工作,不得不申請病退。這還不算,他的兒子還吸上了白粉,等於一個家都毀了。這真是「造孽」了。

(3)至親死去方醒悟的原扶大派出所所長何學饒。

何學饒,男,原梅縣公安局扶大派出所所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緊跟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非常賣力,對該鎮法輪功學員反覆被非法拘留、強制洗腦及勞教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他作惡,遭了惡報,使至親的妻子和父親相繼病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四年期間,何學饒的妻子得了重病,後死去,死時才三十多歲。期間,何學饒的父親也得病死去。面對幾年間兩個至親相繼病死,何學饒害怕了,總算有所醒悟,找到平時跟他講過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問自己是否遭了惡報。法輪功學員跟他講明真相後,他調離了扶大派出所,不敢擔任此職位了。

(4)醒悟得並不遲的原扶大鎮副鎮長林標強。

林標強,男,原梅縣扶大鎮副鎮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三年任該鎮副鎮長期間,積極配合「六一零」參與迫害大法,對該鎮法輪功學員反覆被非法拘留、強制洗腦及勞教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後其人被調到梅縣最偏遠的松源鎮,生活條件差,半年難得回家一次,叫苦不迭。有法輪功學員跟他講真相後,林標強有所醒悟,不再參與迫害。後調回離家較近的地方上班,也算對他有所醒悟的一點善報吧。

(5)贖罪建祿尚不遲的原梅縣公安局警察李建祿。

李建祿,男,原梅縣公安局刑偵大隊頭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積極配合實施中共惡黨的迫害政策,親自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法輪功學員家非法抄家、沒收學員財物。

面對李建祿的惡行,有法輪功學員跟他講真相,對他說:「這樣做會遭惡報的。」李說:「以後不要再說我遭報了,我已遭過兩次很嚴重的報了,臉上還有傷呢!」李建祿體會到了參與迫害修大法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確實會遭報應,便調離了該職位。希望李建祿能徹底醒悟,想法為自己贖回罪過,建立自己的功祿!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