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鄲地區部份教師遭受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教師「傳道、授業、解惑」,在中國曆朝歷代一直受到全社會的尊重。可是在當下的大陸,無數修煉『真、善、忍』的教師成了中共當局的迫害對像。他們有的身陷牢獄、妻離子散;有的家破人亡、到現在還是生計無著;有的被當局敲詐勒索、長期遭到騷擾……

我們以邯鄲地區部份教師遭受的迫害情況為例,看看這場迫害運動的邪惡。

一、剋扣工資 不讓優秀教師上講台

樊英燦,女,年齡未知,河北邯鄲市復興區文教體局鐵路中學工作,是一位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的老師。工作中,她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學生,善待同事,多年來一直任勞任怨,不求名不求利在教學第一線,帶了十幾屆畢業班,成績優秀。家長、學生同事一致認可,所教學科中考成績一直在區名列前茅。在事實面前,校領導即使在上級壓力下,都不得說:「年年評優評先,要不評樊老師,誰都說不過去。」

然而,這樣的一位好老師卻一直遭到中共當局迫害。早在二零一一年,樊老師外出買東西時,就被綁架過,非法關押二十一天。樊老師回到單位,拒絕寫所謂「四書」,區文教體局施壓學校,扣發了她二零一一年獎勵績效工資二千六百多元。

二零一五年二月,河北610指使邯鄲市復興區文教體局鐵路中學負責人,停發了樊英燦年前就應發的績效工資五千元,要求樊老師「轉化」,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樊英燦老師拒絕所謂的「轉化」,三月四日開學後,校方負責人全然不顧這屆學生三個月後就要中考的事實,剝奪了樊英燦老師上講台的權利,並恐嚇她說:「二零一五年你沒有崗位,所以沒有二零一五年績效工資,等待你的是甚麼還不知道。」

二、骨幹教師被綁架、罰款、關洗腦班

高九雲,女 ,年齡未知,邯鄲曲周縣大法弟子,是曲周縣實驗中學的一名骨幹教師。高九雲老師平時工作踏實,不爭名,不爭利,全身心撲在教學與班級管理上。因為她教學成績突出,多次受到縣、局表彰,榮譽證就有一摞子。很多家長都爭著把孩子往她的班上送,可是這樣的好老師卻被中共關在邯鄲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曲周縣610把高九雲從家中綁架,說:有人告發,我們不抓,人家還要向上告。這樣在高九雲被迫交了一萬元押金,隨後,單位被迫交九千元罰款的情況下,縣「610」仍不放人。第二天,高九雲被送到了邯鄲洗腦班迫害。

高九雲老師上有父母公婆,下有三、四歲的孩子,她一被抓,給兩個家庭都帶來了不幸。最不可理解的是,在抓高老師時,不僅曲周縣「610」人員,就連邯鄲市洗腦班的公安人員都說煉法輪功的沒有壞人,都是好人。中共真是邪惡,它原來是害怕好人多啊!

三、發真相帖子 何建軍被警察敲詐勒索、勞教

何建軍,男,年齡未知,邯鄲涉縣一中的教師、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六月份,何建軍因為在網上發真相帖子,被網上特務以關鍵詞過濾追蹤電腦IP。隨後,涉縣國保大隊胡懷朝和網管支隊唐玉章等惡警綁架了何建軍。胡懷朝一直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看成是撈錢的機會,敲詐勒索何建軍三千元,不開任何收據憑證,同時何建軍單位領導又請惡警吃喝,還讓家屬給他們送禮,後何建軍被調離一中才了事。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何建軍又被涉縣國保大隊胡懷朝為首的惡警綁架,同時抄家時,抄走了兩台筆記本電腦,一部手機,後被非法關押至涉縣看守所,受盡精神摧殘,四十天後,何建軍被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停發了兩年工資,家裏人為跑關係,請客送禮耗費無數,全家受到了致命的精神傷害和打擊。

四、教師李石頭被當眾剝光衣服羞辱、長時間不讓睡覺

李石頭,男 ,三十五歲,邯鄲復興區法輪功學員,在河北工業大學任教,深得領導的賞識和同事們的稱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的鎮壓開始後,李石頭堅持到公園裏煉功,以行動來證明大法的清白,以行動來抵制人權及信仰自由的被踐踏。遭綁架,拘留一個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李石頭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天津雙口勞教所。李石頭遭受了慘無人道的精神、肉體的殘酷折磨。李石頭多次遭受電擊、毒打;被當眾剝光衣服羞辱;長時間不讓睡覺被迫接受強制轉化。

長期的惡劣生活條件,使李石頭生了嚴重的疥瘡,全身潰瘍腐爛,不敢穿內衣,腳上淌著膿血,腫脹的穿不上鞋,雙手潰爛,淌著血水、膿水。全身瘦的皮包骨頭,走路只能拖著腳、彎著腰。看到他的人,誰敢相信他曾是一所高等學府、受人尊敬、才華橫溢的高級知識份子?!

後來,李石頭被邪黨轉到漁山勞教所一大隊迫害。漁山勞教所,又稱採石場,那裏的恐怖環境和繁重的奴役使曾經來過這兒的犯人談虎色變。李石頭到這不久,因拒絕教導員李佔的無理體罰,即被李佔拳打腳踢(李石頭的近視鏡被打碎),而後被李佔和惡人周海英(李石頭的號長)電擊,進行強制轉化。在漁山勞教所,李石頭一次次地遭受非人的打壓和折磨。包括強制性地超負荷的體力奴工等等,無法一一記述。

出獄後,李石頭被學校開除工職,失去了工作的李石頭無法出去找工作,因為河北工業大學早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就沒收了他的身份證,至今還扣押在學校的保衛處。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早,中共召開「十七大」前,邯鄲市復興區勝利橋派出所一行幾人,闖入他們家中,綁架了李石頭,當天下午六點將他劫持到邯鄲市第二看守所。在當地法輪功學員的營救下,於十一月十七日獲釋。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早,李石頭去一位同修家串門,被早已在那裏蹲坑的勝利橋派出所警察再次綁架,後直接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非法勞教兩年。

五、郭春榮被罰打掃廁所,曾經兩次被勞教

郭春榮,女 ,六十多歲,河北邯鄲復興區陵北小學教師。郭春榮與丈夫錢國寧因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幾次被惡警綁架、抄家、勞教。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三日,郭春榮進京上訪,被抓回後投進看守所近一年,後又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她受到惡警酷刑折磨。期滿後,學校名義上是恢復了郭老師的工作,其實是讓她當清潔工,打掃廁所;偌大的一個學校衛生都由她一人來承擔,工作量可想而知!她丈夫錢國寧原來是在邯鄲市特鑿處工作,也因為堅持修煉被發配到邢台偏遠農村。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前夕,特鑿處不法官員找到她的丈夫錢國寧讓他寫保證書。錢國寧抵制無理要求,八月十七日錢國寧被綁架進了邯鄲市第一看守所,並被非法抄家,搜走大法書籍數本。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下午,中共人員再次對郭春榮強行綁架,將她送到石家莊勞教所迫害。

六、退休女教師經歷勞教、酷刑、抄家和秘密開庭

侯巧珍,女 ,七十多歲,河北邯鄲市大法弟子,是邯鄲市一位退休教師。二零零零年十月,侯巧珍老人就抱著一顆純善的心,向「政府」說明真相,告訴中共官員法輪功沒有錯,自己是受益者,煉功後,多年疾病不翼而飛,身心健康,為國家節省了醫療費,給家庭帶來幸福。

誰想到中共不但不解決問題,反而指使邯鄲市和平派出所的警察將這位對「政府」抱有希望、講自己親身體會的老教師非法關押,並送石家莊勞教迫害一年。老人辛辛苦苦為國家獻出了大半輩子,得病沒人管,煉法輪功做好人卻要被打壓, 這個社會正常嗎?

在石家莊勞教所,侯巧珍老人遭受非人的折磨,惡警掐她手指強行按手印,暴打,不讓睡覺,灌輸邪悟洗腦、強行轉化,老人身心遭受迫害,一直高燒不退,吃不下飯,身體漸漸消瘦,最後骨瘦如柴才被放回家。回家後還是不能吃飯,吃了就拉肚,身體還很虛弱消瘦。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邯鄲市叢台區國保大隊、和平派出所、辦事處、居委會聯合出動,他們像劫匪一樣包圍退休老教師侯巧珍的家,進屋後然後亂翻一氣,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與物品,來回翻騰好幾遍,無人性的搶走侯巧珍老師付出一輩子辛勤節省下僅有的一萬多元血汗錢,以及電視機、DVD放映機、筆記本電腦和其它貴重物品,加起來價值將近三萬元。

當天下午,和平派出所惡警不顧侯巧珍老人的身體狀況,將她劫持到邯鄲第一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二零零九年初,邯鄲市叢台區法院對年近七旬的老教師大法弟子侯巧珍非法秘密開庭,並誣判她三年。

七、修大法癌症痊癒 講真相慘遭迫害

楊鳳蓮,女,年齡未知,河北建築科技學院(現為河北工程大學)城建系高級試驗師,副教授。在修煉前,楊鳳蓮曾患癌症,多方求醫,到北京化療一住就是幾個月,病情還是不見好轉。一九九九年初春,楊鳳蓮幸得大法,修煉後不長時間,全身多種疾病全好了,不久還恢復了工作,在學院她被評為 「先進工作者」等多種獎勵。可是這樣一位絕處逢生的老師,依舊沒能避免中共邪黨對她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楊鳳蓮進京上訪講真相被抓,關進了當地看守所,後又被勞教一年,送到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楊鳳蓮從勞教所出來剛半年,二零零二年皇曆正月十七,學院主管迫害的不法之徒楊金廷,書記李萬慶,城建系領導張子平,保衛處處長毛瑞新,城建系辦公室主任張玉芳等把她騙到學校,準備把楊送到石家莊洗腦中心迫害。楊當天走脫。後楊鳳蓮開始了近一年的軟禁生活。樓下每天二十四小時有人監視,邯鄲開元派出所等惡人多次到她家裏抓人,楊堅決不配合邪惡,不開門。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城建系惡黨書記江便良(男,五十多歲),夥同邯山區公安分局政保科長黨殿軍等三十多人,利用升降機上到楊住的六樓,砸開窗戶爬了進去,強行把楊鳳蓮和女兒綁架,惡警幾根電棍同時電擊折磨後送入邯鄲第二看守所。楊鳳蓮被電得頭腫得老大,手上、胳膊上全是泡,被非法關押近十個月之久,被折磨的只剩下八十多斤。二零零三年八月,惡警勒索她家裏兩千多元才放回。

二零零三年八月,城建系書記江便良並未罷休,又一次要綁架楊,楊鳳蓮正告江便良善惡有報,江說:「沒事,我遭報」。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江便良、保衛處處長毛瑞新等人合夥在楊鳳蓮出門買菜時又將其強行綁架,送到邯鄲市西環路洗腦中心迫害致生命垂危時,江又不讓其回家,轉石家莊所謂 「省會法制培訓中心」繼續強制洗腦。楊鳳蓮在那裏被惡警高飛打臉,吐了一盆血,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註﹕江便良不知悔改,在二零零五年出了車禍,其肋骨被撞斷三根,撞死一個行人。很多知情人都知道他是報應在身。城建系張玉芳也曾參與過迫害楊鳳蓮,其獨生女於二零零七年八月出車禍而死.明白的人感歎,這是他不聽勸告跟隨中共作惡而禍及家人啊。)

結語

看了以上的迫害案例,你也許會明白中共為甚麼對這些「傳道」、授業的教師迫害。因為中共的本質是邪惡的,對於它的殘暴,我們用「惡魔」兩字依然無法來表達它的罪惡。在明慧網曝光出來的迫害案例,我們不難發現,這些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有眾多科學家、博士、教授、藝術家和高校學生,他們所遭受的苦難,經歷的痛苦,許多是文字所無法描述的。

為了迫害法輪功,中共高舉其邪黨文化中「迷信」、「愚昧」等專署名詞,欺騙、煽動中國人仇視法輪大法。然而,細心的人發現,在十幾年的迫害中,正是那麼多的科學家、博士、教授、藝術家和教師不畏邪黨暴政、強權,堅持對「真善忍」的正信,才有力的戳破了中共利用「迷信」「愚昧」「偽科學」來栽贓嫁禍法輪功的企圖。他們的義舉使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明白大法真相,從而走向美好的新紀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