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信師信法 闖過生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是退休小學教師,今年六十九歲。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一個滿身都是病的人,頭昏病犯起來簡直是天旋地轉,經常昏倒不省人事,甚至睡在床上都不敢睜眼,一睜眼屋子就急速旋轉,同時噁心嘔吐。到醫院檢查有腦梗塞、頸椎骨質增生、嚴重的腸胃炎、膽囊炎、膽結石、子宮肌瘤、嚴重的內痔、嚴重的風濕病、口經常是幹的,很少有口水等。最熱的天腳手都是冰的,真是一個在死亡線上掙扎的人。地級醫院、省級醫院到處都醫不了。當時我丈夫都說,要是再活五年就好了。我就這樣無奈的在痛苦中硬挺著。

一九九八年九月十七日,我有幸得大法。第一天,我忍著痛和頭昏用最大的毅力起來煉功。抱輪時,覺得頭部有兩個穴位像扎銀針一樣,我就知道這不是一般的功法。我下定決心,不管碰到甚麼困難,哪怕是只有我一個人,我都要煉下去。由於有了這一念,師父給我安排了最好的修煉道路。

學法時,越讀口水越多越甜,身體感到越來越舒服,心情也越來越好。晚上睡覺時,覺得有人用手在我的頭上、腰上、大腿上打進熱流,很真切(後來才悟到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一身病全沒了,冬天手竟然能洗冷水,也能喝冷水了,這在修煉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別提多自在了,無病一身輕,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八個月後,兒子在異地城市買了房子,一定要我搬過去住。我不願離開這祥和的修煉環境。後來兒子硬把家搬了,我只好認了。來到新環境兩個月,邪黨就開始迫害大法,我原來的所有同修都被強迫參加洗腦班、表態,我很痛心。但我修煉大法的心堅如磐石,無論邪黨怎麼宣傳,頂著社會和家庭壓力,天天堅持學法煉功,誰也別想動了我的心!

一天早上,我和老伴到粉館吃早餐,一群機關人員在那邊吃邊談論法輪功,完全是邪黨污衊的那一套,我馬上斬釘截鐵的對他們說:「據我了解,根本不是電視上宣傳的那樣!」瞬間他們鴉雀無聲,好像空氣都凝固了,都低著頭吃自己的。這群人走後,老闆娘問我:「你是煉法輪功的吧?上邊開館子的那個煉法輪功的都被抓了,你要小心點。」我笑了笑。回家後,老伴生氣的說:「你膽子太大了。」我說:「我有師有法,怕甚麼?」

二零零八年上半年一天,我在廚房做飯,突然一陣噁心,還沒來得及細想,鮮血從口裏噴湧而出,弄的地板上到處都是,恰好被老伴看見。他把兒女們叫來,非要送我去醫院不可。我說:沒事,這是師父給我消業。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這一念對了,休息了兩個多小時後,我感覺甚麼事也沒有,很精神。但是口渴得沒法形容,隨時喝水都沒用。老伴非要我到醫院檢查,我不去,但家人很是堅持,像吵架一樣,沒辦法我只好相隨。一路上口渴難耐,我心想師父我要去救人,於是腦子裏立即想到了同修。我給老伴說我要到某同修那兒去喝點水休息一會。他同意了,我趁機和同修發真相資料去了。發完資料後,我一點都不渴了,同修說我一點也不像生病的人。家人看我這麼精神,去醫院檢查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底一天晚上九點鐘,我和同修外出發真相資料,準備下樓時,一抬腿腳踩空,頭先著地,順樓梯猛勁往下滾,此樓梯比一般的陡,瞬間我就滾到了樓梯底。把同修嚇壞了,沖到一樓扶我,摸我的頭說有三個包。我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事,咱們走吧。」還沒開步,忍不住吐了一口血。同修有點不穩了,說還是別走了,叫車送吧。我心很穩,就和同修一起走了。走了一段路後,忍不住又吐了一口血,我也沒放在心上。可同修看我臉色煞白,問我還行嗎?我說沒事。不長的那段路,我覺得走了很久,感覺支撐不住了,我請師父加持。勉強到家後,忍不住又湧出了一口血。看到此境,老伴馬上要打120急救。我制止他:有師父在,我不會有事,很快就會好。看我這麼堅持,他只好把我扶上床。

躺下後我一摸肚子,一股一股的硬條,漸漸的我不能動了,身體挪動一下刺痛的不行,頭也昏的不行。我背師父的詩詞:「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背師父的法,想到哪背到哪。到晚上十二點後,我再摸頭,三個包基本沒有了。整個晚上我的心莫名的激動,大腦異常興奮、前所未有的清醒。每到整點我就發正念,雖然後半夜關燈了,可我就是感覺整個晚上屋裏都是亮堂堂的,比平時還亮。

第二天,家人怎麼也不放心,特別是當聽到離我家不遠,有一個與我同樣摔下的40多歲男子當場死亡,何況我這六十多歲的人呢。家人越想越害怕,無論如何都要送我去醫院檢查。不管家人怎麼說,我就是不動心,我就信師信法,誰也別想動了我的心。就這樣,家人只好作罷。躺在床上我照樣學法、堅持煉1、2、3套功法、發正念。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個清晰而真切的夢,夢中看到一條很乾淨的、金光閃閃的金黃色的地毯從地上一直鋪到天上。醒來後,悟到是師父在鼓勵我。

躺在床上難熬的二週時間裏,真是度日如年,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要去救人,不能這樣浪費時間。二週後能很費勁的坐起來吃飯了。在慈悲的師父看護下,一個月後,我又走在救人的路上了,我知道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在事實面前,家人也說,我們家托師父的大福了,是師父第二次救了你的命。

我的修煉路上,大小的關難還有幾次,都在信師信法中,很快就過去了。如一次腳崴了,當時勉強走回家一看,青一塊紫一塊的,腳背腫的很高,很嚇人。可我不承認這一切,平時只穿35碼鞋的我,第二天竟然要穿40碼的大拖鞋。但學法煉功我照舊進行,雖然開始的一兩天散盤都疼痛難忍,抱輪前所未有的費勁,但我不放棄。明顯感覺一天比一天好,一個星期後就能走出去救人了。鄰居都說:你真神了,這傷筋動骨的怎麼說也要這兩三個月,可你一個星期就好,真神了。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他有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不像邪黨宣傳的那樣,我就是個很好的例證。

還記的有一次回家探親,我在車上突然全身抽筋,腳、手等全身僵硬,那種感覺像是要取命一樣的難受,我喊師父救我,並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家後很快就好了。回想當時那種來勢之兇猛,如果不是師父看護,取命的事可能就成為事實。

我在大法中受益太多了,我沒有理由不做好師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修好自己,盡力多救人,珍惜師父給我們延長來的每一分每一秒,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兌現自己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不斷的修去在人中的各種執著,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