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大約二零零三年春天,縣公安局國保主任帶著幾個人到我家,騙我說到鄉里說幾句話。到鄉里,縣公安局已經在那等著我,合夥把我強行送到洗腦班。在洗腦班,邪惡每天強迫我看誹謗大法的電視。一個多月後,縣「610」到洗腦班接我,必須填表,是誰教你煉功的。當時我沒有考慮後果,也想早日回家,就寫上兩位同修的名字,導致那兩位同修遭到迫害。大約2005年,我因發資料被人舉報,公安局警車把我拉到縣公安局,後把我再次送至洗腦班。邪惡對我進行恐嚇、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不讓吃飯,天天看邪黨誹謗大法的電視。因承受不住,想回家,我寫了「三書」,但邪惡仍不放我。這一次在洗腦班近三個月,有個邪悟者常常罵師父,我當時覺得他文化高、悟性高,於是他罵我也罵,想起來多麼可怕。這次回來時,邪惡叫我表態,為討「610」滿意,我寫下幾個字,「跟師父一刀兩斷」,我一直覺得非常愧疚,後悔莫及。嚴正聲明:我在洗腦班邪惡迫害下的所有違心言行全部作廢。洗刷污點,彌補損失,緊跟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趙小平 2014年10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年底期間,在單位領導的壓力和糾纏下,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交了二本大法書。在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九月期間,我曾加入過我地區的一個藝術團,期間跳了一個歌頌奧運的歌伴舞。更不該做的是,當我就要退出藝術團時,團裏要排一個歌頌邪黨的歌伴舞,當時我堅決表態不跳,舞蹈教練就讓我先代替排隊型,再找人來替換我,可是當舞蹈排好了,也沒有找到人來替換我,還演了一次(類似彩排)。我這不是在給邪黨粉飾太平、歌頌邪黨嗎?我做了一件大法弟子最最不該做的事。嚴正聲明:以上所做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之事一律作廢。認清邪黨的邪惡本質,抓緊時間好好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遲東寧 2015年2月16日


嚴正聲明

一、7.20迫害一開始,單位讓交大法書籍,我交了三本。二、2000年的9月,我去北京證實法被非法綁架,在邪惡警察的恐嚇下,讓跪就跪,而不是正念正行,這是我的恥辱。三、在非法被關押監獄期間,我順從邪惡寫了「四書」,並配合邪惡吃降壓藥物。四、從黑窩回來後,因仍停留在被邪惡洗腦的不清醒狀態下,我撕毀了自己抄寫的經文或部份《轉法輪》,並且給本地街道辦事處寫下了污衊大法、污衊師父的所謂「認識」。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所寫「三書」、「認識」等全部作廢。堅決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從靈魂深處歸正自己、洗淨自己,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走正最後的修煉路,返本歸真,純純淨淨的跟師尊回家。

謝曉光 2015年2月17日


嚴正聲明

沒修大法之前,我聽信了邪惡的謊言,說過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在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的時候,我和幾個朋友正在一個公安局打掃衛生,幹了最少也有半個月。那個時候,各個科室和走廊裏都是邪惡搶來的各類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在地上扔著沒人管,因為不明真相,大夥都在師父的大法像上走來走去,大法書好像也是隨手亂扔。現在我修煉也差不多有十年了,感謝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洗淨,不計過往之過。現在我一身的病痛都沒有了,如:頭痛、胃痛、腎炎尿血、過敏性皮膚病、頸椎病、嚴重的婦科病、心悸等,真的是無病一身輕,心胸也開闊了,家庭也和睦了。至此我才明白我是被惡黨的謊言給欺騙、毒害了,也明白了法輪大法是一部性命雙修的高德大法,用盡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我對師尊的感恩。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興華 2015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發真相資料時起了歡喜心、顯示心、做事心、被另外空間邪惡鑽了空子,被抓到派出所。到派出所後,惡警首先就問我姓名,我說了。因正念不足,有怕心,怕被弄進洗腦班打毒針,怕遭酷刑迫害,怕連累家人受遷連等等,我又在「三書」上簽了字。我錯了,我一定要去掉人的觀念與怕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鄒金芳 2015年2月21日


嚴正聲明

2001年冬天,我和一位同修貼真相標語,被惡人跟蹤,同修走脫。由於怕心,我被勒索了200元錢,並把剩下的真相標語丟在了一輛汽車上,浪費了大法資源。我還因姐姐同修進京上訪,說了一些負面的話。姐姐流離失所後,和同修失去聯繫,當時她的大姑姐當面要求我不和姐姐說在法上的話,我敷衍的說:「不說了。」2005年,因母親同修被騷擾,由於怕心,我和母親將一些「週刊」和文章燒了。2014年12月,邪惡非法庭審大法弟子,我和同修去近距離發正念,在路上被劫持到派出所。警察問我:「煉不煉法輪功?」由於怕心和狡猾的心理,我就說:「沒煉哪。」話一出口,我就覺得不對了,給師父和大法抹了黑,回家後痛悔不已。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真修大法,彌補損失,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李雲麗 2015年1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97年得法的。99年7.20中共邪黨集團對法輪功瘋狂鎮壓,當時在怕心、保護自我的心驅使下,我做出了不可饒恕的錯事,把十三本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交了。一想起此事,我就耿耿於懷,非常難過,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還有一次,惡警到家騷擾,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當時我也是沒有站在法上,不但沒有向惡警證實法,還回覆一句大不敬的話:「我沒有閒功夫。」嚴正聲明:以前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放下人心,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徒。

高秀領 2015年1月22日


嚴正聲明

因為發資料,邪惡叫我去洗腦班,單位怕受影響,叫我寫「保證」,我順從了他們,抄了一遍他們寫好的「保證」。我也明白這是多可恥的事,沒救人還害人,給大法抹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洗淨自己。

李發珍 2015年2月11日


嚴正聲明

99年迫害發生後,縣公安局叫我到派出所交書,當時有怕心,我交了大法書,心裏還找理由,叫他們看書也等於洪法吧,現在想起來真的錯了。另外一件事,我在床上看大法書,一邊看書一邊跟孩子玩,孩子尿了,尿濺在了大法書上,當時我腦子「嗡」的一下,孩子小不懂事,是我不尊重師父、不尊重大法。嚴正聲明: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劉彥枝 2014年10月22日


嚴正聲明

2007年8月2日,我被非法綁架到鄉派出所,後又轉到鎮派出所,在邪惡的強制下,在不知道寫甚麼的紙上按了手印。當天下午,我家人接我回家,在高壓下,由於怕心,我又簽了字,配合了邪惡。為此我深深痛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過去說過、做過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簽的字、按的手印也一律作廢。我要從新修煉,加倍彌補損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侯漢 2015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勞教時,勞教所裏的惡警讓我往家裏打電話,讓家人把大法書交到當地派出所,否則到期不放我回家。我也沒多想,就讓家人把大法書交了,大概有四、五本。我現在認識到,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沒有敬師敬法,對師父、對大法犯了重罪。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吳淑芹 2015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2015年1月份,我去監獄探望妹妹(同修),在辦理探望登記時,監獄人員問我是否煉法輪功,看過書嗎,我回答:「沒煉過,沒看過書。」回來後,在同修的提醒下,我意識到自己基點不正,在私心帶動下,主意識不強,沒有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沒有救人講真相的願望,說了修煉人不該說的話,真太對不起師父了。嚴正聲明:我所說的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話作廢。以後一定要多學法,多救人,助師正法。

王鳳霞 2015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搜搶大法書時,我怕心很重,交給邪惡人一本《轉法輪》,犯了大罪,現在想起來很痛心。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嚴正聲明:以前所做的對不起大法的事作廢。加倍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修好自己,抓緊時間多救人,堅修大法到底。

於淑雲 2015年2月7日


嚴正聲明

2014年7月,邪惡把我綁架到洗腦班。由於平時學法少,人心多,正念不足,再加上有怕心,我配合了邪惡,寫了「三書」,給大法抹了黑。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在洗腦班寫的「三書」作廢。我要從新爬起來,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郭學蘭 2015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於一九九六年得法,得法後受益匪淺,身心健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迫害大法後,我被警察帶到派出所,當時自己怕心重,寫過、說過「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我深感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關鍵時刻沒有走好、走正自己修煉的路。嚴正聲明:所說、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堅定修煉,走好以後的路。

劉建忠 2015年2月19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迫害發生以後,我在壓力下,被迫簽了「不修煉」的保證,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大法。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殷素芹、呂雪萍 2015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九九年邪黨開始迫害大法,我因對大法認識不清,放棄了修煉。零三年,經同修叫醒,我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中,但因法理不清,學人不學法,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以致邪悟,做了不敬師、不敬法的事情,起到了破壞大法的作用。通過學法,我悟到事情的嚴重性,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所有不符合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做一個真修弟子。

吳鳳珍 2015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2015年1月28日,我被綁架,在被放回時,沒放下人心,配合邪惡在「拘留證」上簽了字,按了手印,照了像。這是我的恥辱,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用實際行動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唐忠秀 2015年2月20日


嚴正聲明

2014年12月在市集講真相,我被惡警抓到洗腦班。在壓力下,在惡警寫好的材料上按了手印。家中還有些資料,被不明真相的兒子給扔到野外,沒找回來。我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今後我要堅修大法到底,走師父安排的路,跟師父回家。

於華竹 2015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說過和做過對大法不敬、對師父不敬的語言和行為今天聲明全部作廢。曾經為應付辦案人員替同修寫「三書」交上,害了自己不說,由於我的過錯被迫害的同修過早的離世。同修提醒我才醒悟,才知自己犯了大錯。為了彌補我的過錯,從新歸正自己,走好以後的路。特此聲明

張曉群 2015年2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迫害大法後,惡警強迫我簽字「不煉法輪功」,說「簽字後就自由了」,後來別人幫我簽了字。我想不管是誰為我簽的字,都是不符合大法的,今天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何永玲 2015年1月16日


嚴正聲明

以前自己在黑窩裏被強制「轉化」,說了一些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同時也給一些學員說過,對這些學員起了反面作用。所以在這裏嚴正聲明把以前自己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聲明作廢。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跟上正法進程,圓滿隨師還。

石秀傑 2015年2月21日


嚴正聲明

因在邪惡的迫害下,我學法不深,正念不強,主意識不清,導致在這種情況下寫了「三書」和講了不符合大法的話。現聲明寫的「三書」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學好法、做好師父讓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走好最後的正法路,跟師父回家。

趙宏星、馬瑞田、孫忠仁 2015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過去在中共惡黨的殘酷迫害中,我所說、所寫對大法不敬(如所謂「三書」)全部是殘酷迫害時的違心所致,現聲明全部作廢。從新走正大法修煉路,按照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李忠學 2015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在中共瘋狂的迫害中,我在強制下按了手印,說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在此聲明那些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

楊明俊 2014年12月15日


嚴正聲明

2012年8月下旬,本人曾對街道綜治辦寫過所謂的「承諾書」。現在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堅修大法。

沈炯涵 2015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怕心,曾做過兩件有損大法之事:99年曾焚毀過大法書籍;在家人的脅迫下,口頭應允過「不再修大法」。特此聲明作廢。決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堅修大法,走師父安排的路。

曹雪山 2015年2月21日


嚴正聲明

從一九九九年在中共瘋狂的迫害下,我被強制按了手印,說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說的話。在此我聲明那些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

張本臻2014年11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在邪惡迫害下,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現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會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富 2015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迫害期間所說、所做、所寫的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一切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自己的過錯。

任治娟 2014年11月18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在中共瘋狂的迫害下,我被強制按了手印,說了、做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在此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耿志香2014年11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本人在派出所寫的「不發真相資料的保證」 鄭重聲明全部作廢。我堅決修煉大法到底,走好最後正法路,跟師父回家。特此聲明。

傅秀英 2015年2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我被邪黨迫害期間,一切對師尊不忠、不敬與大法不符合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順曉 2015年2月2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