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絕處逢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我於二零零七年喜得法輪大法。其實我在二零零五年就知道大法好。當時修煉大法的母親正在蒙受病業干擾,那段時間她只聽師父講法錄音帶,拒絕用藥,我眼看母親有病不吃藥,氣急了,就把師父講法的錄音帶揪出來,用手撕、用腳踹,然後以勝利的姿態出門上班去了。

當我走在街上過橫道時,剛走到馬路中間,剎那間腿不敢動了,心臟、後腰、整個脊椎疼痛難忍,喘氣都疼,一點不敢動,彷彿邁一下腿就能死掉一樣,在車水馬龍的大道中間站了七、八分鐘後,被人攙到一邊,靠在一根電線桿子上。

當時我想:為甚麼這麼疼呢?我做錯甚麼事了嗎?難道是我踹大法的錄音帶而受到上天的懲罰了嗎?心想:母親得法前身體特別不好,就是常人治好了我母親的病,我都應該感恩不盡,是大法師父治好了我母親的病,我現在怎麼能反過來謗法呢?大法師父,我錯了!!!能原諒我嗎?我話音剛落,一隻熱乎乎的大手捂在我的腰上,像熱水袋一樣溫暖,便覺的有一雙手在頸椎那兒往下「嘎嘎」的就像有人掰捏一樣,掰捏二十秒後突然全身哪都不疼了。當時我抱著電線桿子,哭了半個小時。心裏說:謝謝大法師父!謝謝大法師父!

這只熱乎乎的大手捂著我的腰足足達一個星期。太神奇了!真是了不得!我當時想:怪不得這麼多人堅定煉法輪功,原來這是真的啊!自從那時起,我的腰間盤、頸椎病再沒犯過。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大法師父才是真正的大佛啊!

回想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突然腰疼、後背疼,不敢大喘氣,躺不下,起不來,三天三夜沒睡覺。上醫院診斷,啥病都沒有,檢查費花了七千多元。我沒轍了,求救於一西藏喇嘛,他說:有一條紅色的龍用兩個爪子按住了你兩邊的腰,一個爪子按住了你左邊的後背。你倆有惡緣,它來索你的命來了。他給我做了兩個小時的法事,做完後真就不疼了。我認為他是高人哪,當時花了不少錢,還心甘情願的。一年後我在街上抱著電線桿子大哭的那一刻,腰和後背、五臟六腑,比那時還要疼十倍。我只是向大法師父承認了我的錯誤,一分錢沒花,幾秒鐘就好了。

所以二零零五年我就知道法輪大法真的是太好了,只恨自己當時只想著賺錢,錯過了神聖的機緣。

二零零六年末,我在腹腔的子宮和卵巢連接的韌帶上長出一個腫瘤。那時低燒長達兩年之多,天天下午低燒。上醫院診斷,查出是惡性腫瘤。當時光檢查費就花了近五萬元,大夫說如果做手術得花二十八萬元,還不敢保證手術成功。我當時做生意投資了不少錢,沒那麼多錢做手術。那時就想乾脆放棄生命,活到哪天算哪天。發現腫瘤後,我每天坐五分鐘,腹腔疼的就得躺二十分鐘,然後再坐起來。就這樣難受了兩個多月。就像誰把我的骨盆打碎,然後再拼上一樣;就像誰把我的臟腑掏出去,然後化膿感染一樣,感覺一跳一跳的,那時真是疼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二零零七年年初,大姐同修送我一本大法書《轉法輪》,當打開第一頁,看到《論語》時,我傻眼了,心想誰寫的這麼高水平?是師父嗎?於是問大姐同修:「這是你師父寫的嗎?」大姐同修說:「是啊!還有好的,你還不知道呢!」

我第一次學法,從晚上六點到第二天早上八點,一氣呵成,把《轉法輪》整本書全部看完。學完這本書後,我又給大姐同修掛電話問:「還有別的書嗎?」於是大姐又送來一摞子。開始時是躺著看的,看了半小時至一小時,我就坐起來看了。我看完《轉法輪》後,感覺餓了,我跟家人二姐說:「我餓了!」於是我吃了一大海碗麵條。可是在此之前的兩個月中,我每天只喝一點水,吃一點點東西,體重由一百三十八斤降到不到一百一十斤。

此後,我拒絕來人打擾。專心看大法書,連續看了四、五天。幾乎每天晚上只睡兩至三小時的覺,五天以後把一摞書都看完了。我當時發現這五天腹腔怎麼一點都沒疼呢?於是我立即給大姐同修打電話說:「我想修煉!你教我煉功唄。」

當我正式走入修煉時,第一次煉抱輪,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汗水像洗頭一樣,順著臉,在地上躺了一汪水。五天後清理身體時,拉肚子,兩個月沒吃東西,每天拉七、八次左右,就這樣拉了一個星期。

以前,我有二十多年的便秘史,十多天便一次。因為大便乾燥,所以常年吃瀉肚藥;我還患有心臟病,曾經兩次被搶救,「三連跳」,偷停得厲害。得法後全都好了;此外我患有過敏性鼻炎特別厲害,不能聞煙味兒、香水味兒,特別是常年打噴嚏、流鼻涕,看見太陽就打噴嚏、流鼻涕,常年帶個太陽帽,還得打遮陽傘。修煉法輪大法後徹底好了;此外頸椎、腰椎、胃炎等疾病都好了;風濕病、腿疼多在夏季發病;因為患有胃炎,所以經常吃貓食,不敢吃涼辣,酸的也不行。

學法後半個月去上班,同事說:「哎呀!你沒死啊?咋這麼精神呢?」我說:「你知道我是怎麼好的嗎?我修煉了法輪功,太神奇了!真不像電台宣傳的那樣,大法師父太偉大了!原來是真佛降世人間!我有師父了!我一定好好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