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過程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一九九八年丈夫得法的時候,我也曾拜讀過大法寶書《轉法輪》,一度被書中的法理所折服,覺得書中的內容寫的真是太好了。但由於悟性差,並不知道是指導人往高層次上修煉的書,又因為過於執著常人中的名利情,因此和大法擦肩而過,錯過了修煉大法的機緣。丈夫雖然修煉大法,但後來由於我們疲於生計搬到了一個很遠的山區打工,丈夫也和同修徹底失去了聯繫。

二零零二年我們回到老家。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沒有放棄我們,在二零零六年五月的一天安排了一位同修大姐和我們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並幫我們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從此我們終於又和大法接上了聖緣,成為了令宇宙眾神都羨慕的正法時期的偉大生命──大法徒。

一、魔難中堅定正念 精進不停

師尊講:「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1]。得法後,我看到師尊的第一篇經文就是:「講清真相驅爛鬼 廣傳九評邪黨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揭穿謊言 解開心鎖 不信良知喚不回」[2]通過不斷的學法和同修們的切磋交流,我逐漸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重大歷史使命。

因當地資料缺乏,在二零零六年末,我和丈夫商量好後,用家裏僅有的一千元錢在同修的幫助下買了一台惠普打複印兩用一體機,開始製作《明慧週刊》和各種真相傳單及小冊子等。二零零七年初,同修又給我們送來了一台4200佳能打印機。我虛心的向同修請教電腦和打印機的使用方法及各種真相資料的打印技術,逐步的我們的打印水平越來越好,資料做的也越來越多。

不知不覺中我發現丈夫產生了強烈的幹事心、顯示心,在學法方面越來越懈怠,而且學法犯睏,我多次提醒丈夫要聽師父的話好好學法,可丈夫的狀態還是沒有改善。二零零八年初,在一次給同修傳遞真相資料的過程中,丈夫被綁架了。因為我的情還很重,當聽到這一消息後,我痛苦萬分,感覺到天都要塌下來了。看著年幼的兒子,我的眼淚撲簌簌地往下掉,心裏不斷背誦著師尊的法:「大法徒 抹去淚 撒旦魔 全崩潰 講真相 發正念 揭謊言 清爛鬼」[3]。我沒有工作,房子又是租的,兒子還在上小學,需要費用,今後的日子可咋過呀。父母、兄弟姐妹聽到這一消息後不但不幫我,而且還到我家來指責謾罵,逼我放棄修煉。母親竟在這節骨眼上讓我還以前欠她的錢。我的大姑姐夫還想到派出所舉報陷害我。不管親人們怎麼鬧,我就是堅定一念:堅修大法,決不動搖。最後他們都無可奈何地走了。

平時和我接觸的同修聽說我丈夫被綁架的消息後也來看望我。有一位同修想把電腦和打印機拿走說不讓我做資料了,怕有危險。我當時就急了,說不怕。當時那位同修生氣的走了。後來我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說話不善,沒有忍耐力。在今後的學法中一定修去這些不好的人心,去掉各種執著和慾望,努力達到修煉人的標準。

二零零九年丈夫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後回到家中,又於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在面對面發給世人《神韻晚會》光盤時被便衣警察綁架,又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丈夫被綁架的第二天有同修建議讓我把家裏所有大法的東西全部搬走,以免被邪惡非法抄家造成損失。我知道同修是為我好,但我想為甚麼一有同修被綁架就想到抄家哪,這不是負面思維嗎?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我也決不承認。我在心裏求師尊加持:請師尊給弟子家下罩,不許警察進門抄家,不許邪惡迫害我,我有師父管。結果甚麼事也沒發生。

二、放下執著 母親笑了

因房東要賣房子,一時間我又找不到合適的房子,於是給母親打電話想到她那裏借住幾天,等丈夫(還被非法關押著)回來之後再找房子,母親欣然答應。第二天同修就開始幫我往母親家搬東西,晚上十點多鐘,當我把打印機、刻錄機和做真相資料用的所有耗材剛搬到屋裏,父母便從臥室裏走出來,看到這麼多東西,像發了瘋一樣破口大罵。叫我把東西拿走,立刻滾出去。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呆了,心像刀割一樣的難受,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委屈的心情,淚水奪眶而出,轉身摔門而去。那天晚上在妹妹家一夜沒睡。

第二天在單位上班時心也不靜,一直想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為甚麼一向慈愛的父親和本已認同大法的母親會發那麼大的火呢?我突然想起了師尊在《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中講過的話,明白一定是自己錯了。可到底錯在哪裏了呢?我又開始深挖自己執著的根源,不斷的向內找,終於找到了自己強烈的執著心,就是執著自我的心,同時還隱藏著很強的怨恨心、爭鬥心、顯示心、好面子心、為私為我的私心等各種不好的人心。找到了這麼多不好的人心,明白了它們都是舊宇宙中為私為我的東西,是新宇宙大法所不容的。帶著這麼多骯髒的人心,怎麼能達到新宇宙大法要求圓滿的標準呢?

師尊講:「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4]今天遇到這樣的事情,這不正好是讓我消去業力提高的大好機會嗎?我應該感謝他們才對哪,怎麼還會覺得心裏不舒服嗎?我不斷的向內找、不斷地發正念清理自己頭腦中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不斷地在法中歸正自己,漸漸地我的空間場越來越清朗,心也越來越平靜,我決定下班後向母親道歉。

下班後,母親正在廚房忙活,看見我進來把臉一扭氣囔囔地說:「你還知道回來呀,淨想自己,你心裏還有你這個媽呀!」我趕緊走上前摟住媽媽的脖子說:「對不起媽媽,我當時沒有向您打招呼更沒想到您的感受,就自作主張的把東西搬回來了,讓您承受了很大的壓力,我錯了,請您原諒我吧。」母親聽我這麼一說,摟住我抱頭痛哭。那一刻我真正地體會到了母親為了我們的安全,在邪惡的迫害下心理所承受的一切,此時全部釋放出來了。

我安慰好母親,走進房間。突然又發現師尊的法像不見了,我心裏一急趕緊問母親,母親餘怒未消地說:「扔了!」我拉住母親的手平靜地說:「媽,我相信您不會扔的,您一定是幫我保存起來,對吧。」母親笑著走進她的房間。不一會兒,母親捧著用黃布包著的師尊法像遞給了我說:給你吧。此時此刻我感慨萬千。其實母親是非常認同大法的,每當見到有世人丟棄的大法資料或真相光盤,她都撿回來保存好送給我,以前還幫助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救度眾生的事情,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完全是衝著我的心性來的,如果我不能及時的向內找,不提高心性,有可能就會把母親推出去,毀了這個生命。

由此我深深的體悟到:作為一個修煉者,無論遇到任何魔難或痛苦的時候,只要我們時刻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的人,不斷地在法中歸正自己向內找,提高自己,修煉自己,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三、轉變觀念 大法顯神奇

1、丟失的東西自己回來了

今年,丈夫的摩托車駕駛證和行車證在工作時弄丟了,如果再重新辦理的話,不但要多花錢,而且很麻煩,丈夫工作又很忙,脫不開身。

一天,在學法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了搬運功。師尊在法中講:「功很強的人,可以搬運很大的東西,就是大搬運。功很弱的人,可以搬運很小的東西,就是小搬運。」[5]既然師尊給了我們這麼大的能力,我們為甚麼不轉變一下人的觀念,使用神通把丟失的東西搬回來呢。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丈夫,丈夫也非常認同,覺得修煉了這麼多年,不能總是用人的思維想問題了。於是我們就開始發正念請師尊加持,運用佛法神通讓丟失的東西自己回來。過了幾天,丈夫的行車證和駕駛證也無意中在一個包裏找到了,這個包之前已經翻過好幾遍了。興奮之餘,丈夫跪在師尊的法像前咚咚的給師尊磕了幾個響頭,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2、轉變觀念 電腦順利上網

因搬家,原來的寬帶遷不過來就換了另一種長城寬帶,年費才用五百元很便宜,一直用的很好。網速也非常快。一天在同修家學完法之後,有同修說最近上網很慢,問我用的是甚麼寬帶,我說是長城寬帶。同修說長城寬帶是最「垃圾」的怎麼能用這個呢?我說:你怎麼這麼想問題呢,這不是觀念嗎?同修的話我並沒在意,可回家上網的時候卻怎麼也上不去了。幾年來上網從沒被阻止過,即使在邪惡所謂的敏感期使用無線網卡也都能上去,今天是怎麼了呢?我反覆的向內找自己,不知自己究竟卡在哪裏了。突然我腦子裏想起了同修的話:垃圾!我一下子警覺了,我這不是被觀念帶動了嗎?

我立刻對著電腦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阻礙大法弟子上明慧網的一切干擾因素。並和長城寬帶溝通:你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能被大法弟子所用就是法器,大法能正大穹,一切不正的都得在大法中歸正,「垃圾」在大法裏不存在,你要配合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助師正法順利上網。它好像聽懂了我的話似的,再用自由門一試,上去了。由於轉變了觀念,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四、整體配合 營救同修

二零一三年六月的一天,妹妹去勞教所看望被非法關押的我的丈夫,回來給我打電話說,丈夫在哪天哪天有可能被提前釋放,但消息不可靠,叫我別「胡來」。我放下電話,按妹妹說的計算一下日期,正好是星期六,那天我休息,我想:聽到這消息絕不是偶然的,不管消息確不確定,到週六那天我一定要去接丈夫回來。我轉身來到師尊法像跟前雙手合十對師尊說:師尊,我丈夫已被非法關押一年多了,決不允許邪惡再繼續關押迫害了,請師尊加持弟子的正念,在週六那天一定讓他們無條件釋放。之後,我便開始通知所有能通知到的同修,叫大家整體配合,到週六那天能去勞教所的去勞教所,不能去的在家發正念。

週六早五點左右,我們一行四位同修和母親(常人)及妹妹(常人)驅車來到了勞教所院裏,在車裏坐著靜靜的發正念。八點多鐘勞教所外面已經陸續來了很多同修,大家都在默默的發正念。到了九點鐘,警察開始上班了,一名警察看到我們這麼多人就問是幹甚麼的,我們說接人。那警察轉身走了。等了一會兒,看看勞教所根本沒有放人的跡象,有個同修說:我們去管理科。門衛問我們幹甚麼,我們實話實說。他打了一個電話,然後說:有「610」的通知嗎?我們說沒有,他說:今天休息,你們先回去吧,週一再來。我說:我們既然來了不可能回去。他說:那你們給「610」打電話吧。我說我們沒有「610」的電話,他說「610」不來人不會放人的。

以前就有很多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到期後不讓家人接,都是被610劫走後繼續關押到洗腦班。我們識破了邪惡的伎倆。於是通知勞教所內外的所有同修繼續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勞教所另外空間操控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必須立即無條件放人!

已經十一點鐘了,丈夫還沒有出來。此時有的同修開始出現了急躁心,也有的同修抱怨我說沒通知根本就不應該來,能放人嗎?我不被同修的表象所帶動,就是堅定一念:「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6]誰說了也不算,只有師尊說了算,我就聽師尊的安排!

到中午吃飯的時間了,我們截住了去吃飯的幾個警察繼續要求放人。其中一個當官的警察看我們還沒走,就叫我們把車開到勞教所大門外去,我們不動。他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說如果我們不出去就堅決不放人,還要把我們全抓起來。我看到邪惡已經撐不住了,就對同修說:我們留幾個同修在裏面,其他同修先出去。正在這時,就聽有人說「610」來人了。沒過多久,就看見一個男同修挽著我丈夫的手向勞教所大門外走來了。我跑過去遞上同修買的鮮花和丈夫一起迅速上了同修的車,徑直向勞教所大門外駛去。這真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最終正義戰勝了邪惡。就這樣在慈悲偉大師尊的呵護下,在同修們正念正行整體配合下,丈夫被營救出來了。

五、救度眾生

我雖然得法晚,但很注重學法,特別是每週一次的集體學法,從未耽誤過。師尊講:「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那些在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中做的好的、變化大的地區,一定是大家法學的好。那些個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視學法的。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7]通過大量學法,我明白了修好自己,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更是我們來世的大願。

1、在工作單位證實法救眾生

二零一二年我來到了一個新的單位,這是邪黨的機關單位。在這裏,我每時每刻都用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中兢兢業業,和同事都搞好關係。在領導和同事都認同我的情況下,我便開始講真相救度他們。只有一個同事沒三退,其他人都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一次,經理讓兩個同事去做一件事,她倆認為,這事不是她們份內的,不願意去。我知道後主動幫她們去幹,然後再幹我的工作。後來經理知道了這事對我說:「大姐,有你在我就放心了,我跟主任說了,你就自己管自己,不歸別人管。」後來在漲工資的時候我比別人都多。

2、找自己的執著,救度快遞員

五月份我就寫好了「訴江」狀,但由於一些常人事情的干擾遲遲沒有寄出去,一天我在路上遇到了一個快遞麵包車,我問是否能郵寄快遞,快遞員說能。我就要了一張快遞單填好後把信交給了快遞員就走了。過了幾天一直沒有收到信件妥投的回執。

十天後,同修給我打電話說我被騙了,信件還在此地沒動,讓我趕快查找,並說一定要該快遞員按規定賠償我三倍的損失。我的人心被同修的話帶動起來產生了急躁心和怨恨心。馬上根據快遞單上的熱線服務電話查找。因當時是在路上,也沒記下快遞員的電話,幾經周折才找到該快遞員。打電話一問:他說當時因沒有信封隨手把信揣在兜裏忘給郵了。我當時餘怒未消,埋怨他工作不負責任,要他賠償我三倍的損失。他說要繼續給我郵寄(之前我已經又重新郵寄了兩封,並得到了兩高的妥投回執,所以不需要再郵了)。我說不用郵了給我送過來吧。他答應晚上七點給我送信。可左等右等兩天過去了也沒送來。修煉人遇事要向內找,這件事的出現能是偶然的嗎?我只是陷在事情的表面去說事,沒有站在修煉人的角度看問題,這不是錯了嗎?

我努力的深挖自己是哪顆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干擾我「訴江」了呢?一找便找出了一顆隱藏很深的不易察覺的人心──怕心。我忽然想起在我填完快遞單交給快遞員的時候,我讓他幫我看看填的對不對,就在他看的時候思想中閃過一念:可別讓他看出甚麼扣下不給郵啊。就這不正的一念,被邪惡鑽了空子耽誤了郵寄。同時我又找到了自己很強的爭鬥心、怨恨心、求名的心、和急功近利的心,快遞員應該是我救度的眾生,我怎麼能怨恨他呢?這不是黨文化的東西嗎?找到了這些不好的人心,我就靜下心來開始發正念清理。同時發出強烈的一念:徹底解體阻礙我「訴江」干擾我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

第二天他便和我約好見面把信還給我。和他見面後,我首先向他道歉不應該和他發火,但同時也正告他這封信的重要性,並告訴他信的內容和意義。他要賠償我許多錢。我說我是大法弟子,遇事要向內找,雖然有你的責任,也有我的原因不能全怪你。但你一定要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他欣然接受,並給他故去的父親也退出了邪黨組織。

通過這件事,我在心性方面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同時也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如果修煉人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都容易被邪惡鑽空子毀了眾生。謝謝師尊的慈悲呵護與救度。弟子今後一定要謹遵師命,多學法,真修實修自己,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我的一點感想〉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濟世〉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清醒〉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澳洲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