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裝新唐人接收器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我是一位年輕的女大法弟子,2001年得法,當時只有十幾歲,修的不精進。2004年結婚,婚後帶修不修,曾有同修教我安裝新唐人接收器(俗稱安「鍋」),那時沒學會,後來放棄修煉。直到2011年,再次捧起《轉法輪》,終於明白甚麼是修煉,知道了自己的責任與使命,橫下心來堅修到底。

一、勇於承擔責任 堅定正念

本地只有一位男同修,沒有人安鍋,總要到外地找技術同修來安裝。2012年,技術同修說,如果我們本地能有人解決這問題就好了。我聽後覺得自己是大法一粒子,有責任承擔此項目。於是向技術同修學習。

我在學習安裝時,也面臨一些考驗。比如,我身材矮小,只有1米5身高,勁小,在安裝時,要拿電鑽鑽眼,第一次拿電鑽鑽時,渾身被震得像碎了,又麻又痛,腦袋像昏過去了,甚麼也不知道了,只能堅持3到4秒鐘就不行了。而且,電鑽必須要扶正,不能打歪,否則膨脹螺絲上不上。還有,有時安裝的位置挺高,身高不夠高,在板凳上有時還搆不著上方,而且還使不上勁,被震得更受不了。

我手拿電鑽,看著它,問自己:這一關你都過不了,你如何承擔此項目?我告訴自己必須衝破這一關,再麻再痛也要忍,橫下心來一定要完成它,「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一定能行。

二、心繫眾生 大法顯神威

我記得2011年冬天,雪下得很厚,一場接著一場,路上都是冰,走一走都會摔跟頭。我騎摩托車的技術不太好,在平坦的路上還行,在坑坑窪窪的地方就不行了。看著锃亮的道路,心想:這可壞了,這路不化開,我就天天在家呆著不救人,這咋行啊?現在時間緊迫,大法弟子都在盡力講真相救人,我怎辦哪?人家騎車兩腿拖地,扶著車。我一條腿著地,另一條腿腳離地一尺,咋騎呀?心裏又急又痛,難受極了!

這時,師父慈悲點化,讓我想起《西遊記》中的孫悟空:孫悟空的身體可大可小,那腿像金箍棒一樣,要多長有多長。我靈機一動:對了,「得法即是神」[2],我肉身矮小,神體可不知有多大呢,我們修煉的是主意識,另外空間的身體也是由主意識支配的,幹嘛不用呢?於是,我正念支配另外空間的身體:扶正摩托車,使其路路暢通,證實法救眾生;我抬頭望望天空說;「請眾護法神速幫忙,眾生在等著我。」我給上油門兩腳離地,腳踏踏板,猶如水裏的魚兒自由航行。真是「神在世 證實法」[3]。

三、不急不躁 吃苦中之苦

在我第一次出去安裝時,我還沒有完全掌握技術,是我自己去的。當時正是盛夏正午,在一位單身男子家。現在的住房牆身大部份都是瓷磚,房主都不願往牆身上打眼,他家又沒有牆,也找不到一塊大石頭。後來決定安在房門上的雨罩上,3米高,我上去後,有點暈。電鑽鑽眼很順利,組裝完後,在尋找韓五衛星信號時,整整找了兩小時,天氣炎熱,又曬又烤,找了兩個小時也找不到信號。心開始慌了,懷疑自己的技術,是不是哪裏做錯了,是不是高頻頭不好使;又著急,心又亂,害怕。後來,我發現這些念頭不對,著急解決不了問題,害怕會招來邪惡因素干擾,懷疑更是心態不正。我對自己說:你冷靜點,耐心點,不急不躁,請師父加持,清除一切邪惡干擾因素,一定要安裝成功。心穩下來了,終於找到了信號。

此次安裝成功,增加了我對做好此項目的信心。晚上煉「法輪樁法」時,一個聲音一直重複一句話:「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1]開始沒注意,因這句話一個勁的重複,我有點急了:「哪來的聲音,我沒覺得身上不舒服,心不舒服,幹嘛老說我不舒服?」這時那聲音又說:「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4]。這時我才有所警覺:這句話好像是師父的講法,在哪講的?《洪吟》?

煉完功後,拿出《洪吟》查找,一看,原來是「苦其心志」[4]。我反覆讀了幾遍,明白了原來是師父在鼓勵我,要我把安鍋這個項目做好,「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4]。這使我更加堅定正念,一定要走好這條路。

四、以法為師,正念正行

那時正逢「大連安鍋案」,大連眾多同修被迫害,本地區好多同修因受「大連安鍋案」的影響,怕心出來了,把我們剛給安裝好的鍋幾乎自己都給撤下來了。聽到此消息後,我當時有點氣憤,覺得這些大法弟子怎麼一點正念沒有。向內找自己,對這些同修有指責埋怨,抬高自己,看不上別人的心,沒有寬容理解。

我們沒受「大連安鍋案」的影響,繼續推廣安裝。那段時間是我們安裝數量最多的。我這裏不是在顯示,是想和同修們交流:我們無論遇到甚麼事,都要把握好心態,不受任何負面因素影響,以法為師,正念正行。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切記不要學人不學法。師父說:「邪惡這麼叫囂、那麼叫囂,使出各種邪惡的手段,是不同事針對不同修煉人的。」[5]「迫害當初我不是講了嗎?我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有人理解成在家裏不出來,坐著不動了。形勢在變化,這種迫害的恐怖形勢才能觸動人心,大好的形勢也能帶動人心,風吹草動人的心都要隨著動,這對修煉人才是嚴重的影響呢!」[5]

五、信師信法 冷靜面對考驗與干擾

第二次是與男同修A一起去的(A只是陪同,並不懂技術)。在一處山上,男子之妻外出打工,男子在此看管樹林。那次安裝後,沒想到男子對我起了邪念。那時又逢新唐人不斷更換頻率,我為了方便,沒有親自去給調,是給他打電話告訴他頻率的,要他自己更改。他知道我的號碼後,兩次給我打電話挑釁,還想方設法想尋得我的住址。我看出他的企圖後,告訴他我是與公婆一起住的,打消了他的念頭。我也換了號碼。

一段時間後,我詢問他看得怎樣?他說看不到了,沒有信號。我向A說了情況,A說不能吧,你去給看看。我要A與我一起去。我們到了那裏一查看,確實看不到。我將室外調好後,正準備到室內調,A到山上查看觀賞(回來後,他說他是故意上山的),我剛一進屋,男子氣喘吁吁的在我身後抱著我,對我右側臉部就親,手直往衣襟裏伸。(我穿著棉襖,所以沒怎樣)我當時沒喊沒叫,不慌不忙,淡定的(因內心明白,師父就在我身邊)一邊調著頻率,一邊嚴肅的對他說:「大哥,你是不是忘記我對你說過的話,現在的人就是這樣不講道德,即將面臨一場大難,你要想留下來,就必須按照『真善忍』做人,我不會光告訴你,而我自己不以身作則。我是修煉人,希望你自重。」他放開我,對我說:「我沒想怎樣,哥就想稀罕稀罕妹子。」我又說:「有這樣稀罕的嗎?如果你不能約束自己的行為,後果是很嚴重的。新唐人你不能白看,明白了就要做到,祝你好運。」這時A回來了,我們收拾收拾東西就下山了。

六、保持清醒頭腦 認清舊勢力的陰謀

回來後,我問自己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是跟色慾心有關嗎?有關,但總覺得這不是根本原因,同修B對我說:「我覺得這是舊勢力邪惡生命對大法的侮辱,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應該正念清除!」聽後我認為有道理,可我還是覺得沒找對根本原因,一時弄不明白。

後來在走千家串萬戶面對面講真相中,也遇到非禮的言行,這使我產生了怕,不敢一人獨闖。這時,我發現除同修外,只要單獨與某男性接觸,就會有不好的念頭出現,這時我想起第一次安裝時,我從那男子房上下來,進屋調接收機時,男子看我褲子後面有灰,拿起刷子沒和我打招呼就撣,當時心裏一動,看看外面大街上一堆人,就想 :幸虧接收機在自家時就調好了,不然我和一個單身漢在屋裏時間長了,外面這些人怎看我?嚇得我收拾收拾工具趕緊走。因在這起了心,才招來這些麻煩。

是自己的怕和不正的念頭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它們想利用這些麻煩阻礙我證實法的路,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3]。自那以後,再沒出現那些不好的事。

七、為法負責 為眾生考慮 放下自我

在與A的配合過程中,也有意見相左的時候。一次我對A提出不同意見時,同修C和D(C和D與A是親兄妹)都在場,A非常堅持自己的主見,對我十分不滿。當時我們的聲音都很大,最後C說:「別吵了,走,去某某處旅遊!」我一聽,人家全家要去旅遊,我還在這幹啥呀,這不是對我下了逐客令嗎?心中十分不滿,就說了一句:「那我先走了。」

在路上,我心裏簡直翻江倒海,憤憤不平,為甚麼所有人都針對我,有甚麼話不能好好說,還要下逐客令。轉念又想:你怎了,這不是衝你氣管了嗎?你不是動心了嗎?衝著你哪根管了?甚麼原因?找找你自己!兩種念頭不斷翻轉,爭執不下。不知這事怎辦呢。

過了好多天,學法後我明白了,原來是我太堅持自我了,為甚麼一定要別人採納我的意見,你這不是在顯示自己、證實自己嗎?別人沒給你這場,你就憤憤不平,你還是個修煉人嗎?這時我想想A提的意見,他的做法也是為了救度眾生,也沒有為私的 ,只要能救人,甚麼辦法不行啊!執著心放下了,心裏也就坦然了。

八、做到慈悲寬容的心態 配合整體

「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與同修配合中經常會出現分歧,意見不統一,向內找有時也麻木,不知問題出在哪,思維會走錯方向。

通過學法明白了法理,心的容量大了,時刻謹記,嚴格要求自己。

九、我們本地是如何推廣新唐人的

技術同修與本地協調人A商量如何將新唐人走進千家萬戶,不能只給同修安裝。我們的商量結果是:給常人安裝時,因價格×××元一套,且只能收到新唐人這一個台,一般人都不會接受,又是有關法輪功,都有顧慮。所以我們決定,在給常人介紹時,告訴他,我們將這套鍋先給你按上,借你看一段時間,比如一個月,(看其情況,有人幾天就能看懂,有人一個月也看不懂,可給其延長時間)看後你覺得怎樣,如覺得好,認為這錢花得值,你就給我們錢;如覺得不行,我們就撤下來,不收任何費用。這樣就打消了他們的顧慮,且還能讓這家人在借看這段時間了解真相,比我們給小冊子和光盤的內容還多,即使鍋撤下來這一家人也得救了,而且不光這一家人,可能還有親人朋友看過。撤下來的鍋兩年內都不會變形,可以循環安裝。要論大法資金問題,我們覺得不比送資料、台曆等費錢,而且在救人效果方面,眾生是真正明白了真相。

我們是在平時講真相時,有許多人看了真相光盤,覺得好,向他推薦新唐人,告訴他有更多精彩內容。我們更注重向那些在某地具有一定影響力且愛談國家大事的人,他們看後願意將自己看到的事向周圍人宣傳的人。如一位老人,他看後,不但自己明白了,還向他身邊的大隊書記、退休老校長等講,這些人通過他都明白了真相進行了三退。而且他走哪講哪,在他的宣傳下,好多人都三退了。像這位老人,我們覺得就是將鍋送給他都值。像這些能看懂 、願意宣傳的人在社會上能達到連鎖反應,有很多聽到他們的講述,也安裝了新唐人,這樣的形勢發展下去是不是使更多人得救呢?技術同修說:「我們就給各地將新唐人像埋地雷一樣,一個地方埋一個或幾個,那轟的一下,人人都來看,人人都傳,邪惡還存在嗎?」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廣度眾生〉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