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好人招致報應(3)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接上文

腸子摔斷為哪般?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早六點左右,吉林省延邊州和龍市法輪功學員付春豔,到和龍市福洞鎮福洞街發真相資料,被一個叫張秀良的人秘密跟蹤並舉報,致使付春豔當場遭綁架。二零零四年一月初,張秀良走路時突然滑倒,腸子被摔斷,後被送往醫院搶救,花了八千多元才算保住性命,真是惡有惡報。

她這樣被「奈何」了

廣州市越秀區一個叫陳嬌的退休工人,積極參與監視與她同住一棟樓的法輪功學員。中共「十六大」期間,此法輪功學員拒絕寫不修煉的保證書,就被列為重點監控對像。陳嬌天天坐在門口監視,只要該法輪功學員一出入,她馬上電話報告給邪黨人員。她不但自己積極參與迫害,還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幫忙,甚至仗勢欺人的對該法輪功學員說:「你奈得我何嗎?」

陳嬌本來身體挺好的,自從參與此事後,她的身體每況愈下。二零零九年初,陳嬌得了一種怪病,全身浮腫疼痛,到了後期,兩邊臉輪番浮腫。這樣折騰了幾個月,到二零零九年五月,陳嬌在痛苦中死去。

報應靈不靈?

四川安岳縣林鳳鎮三村吳紹明,是個老黨員,非常仇視法輪功。二零零九年十月,吳紹明把法輪功真相資料和光盤送到派出所請功,並惡意舉報本村某村民家存有真相資料和光盤,叫警察去搜。明白真相的村民曾告訴他不要那麼做,否則是要遭惡報的。他說:「我是共產黨員,不信報應不報應的。」事後還跑到鎮黨委提意見,心裏憤憤不平地嘮叨:「報應,報應,看今年就報應了,沒有那麼靈!」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晚,一家人正吃著晚飯,吳紹明吃著吃著就從板凳上縮到地下去了,一會兒就沒氣了,真的遭報應了。

聽江××的下場

哈爾濱市雙城區希勤鄉裕升村村民趙慶國,經常盯梢、舉報法輪功學員,還經常出去撕抹法輪大法真相標語。對掛在高壓線上搆不著的條幅,他把玉米稈點著之後,去燒掛在高處的大法真相條幅。法輪功學員看他受江氏毒害這麼深,曾多次善意勸告他。他卻執迷不悟地說:我誰也不聽,甚麼也不信,我就聽江澤民的。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半夜,家裏人都在熟睡,他從被窩裏猛然坐起,然後七竅流血而死。

跟著黨走,就這下場

黑龍江省雙城市(現哈爾濱市雙城區)勝利村村民孫國安,男,六十五歲,受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毒害,反對大法,不斷的摘取大法真相條幅,塗抹真相。不但不聽大法弟子的勸說,反而在二零零四年將本村兩名大法弟子惡意舉報,致使兩人被分別勞教二年、三年。大法弟子不記其過,善勸其退出加入過的邪黨組織以保性命,孫國安不聽。就在臨死的頭一天,大法弟子與其講真相,他說你們信你們的,我信共產黨,跟隨共產黨走。發完毒誓的當天夜裏,即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孫國安死於家中。

他為何被暴屍數日?

在對法輪功迫害的初期,山東廣饒縣陳官鄉派出所警察到孫鬥村調查村裏有沒有煉法輪功的,中共黨員孫正義在黨員會上,不顧村裏其他人的勸阻,執意向派出所舉報:我知道他們有好多人在一起煉法輪功,有書、又有錄音機、錄音帶。結果造成好幾個人被非法強制交書、被罰款、騷擾,被強制辦洗腦班,也使多人放棄了修煉。

二零一三年,孫正義開始精神錯亂,說有小鬼纏著他。這年五月份,在小清河公路上孫正義被車碾的身首異處,他的子女從其旁邊經過都認不出來,好幾天無人收屍。他的惡行不僅致使其本人遭惡報,還殃及到他的子女親屬:大兒媳患上乳腺癌,痛不欲生;他的長孫年紀輕輕就得了腦溢血,不能說話、不認識人,像植物人一樣。

在古代,罪犯被殺後,官府為了懲罰其生前的行為,就將其屍體暴露在公共場所,未經許可不得收殮。這是對犯人及其家人的懲罰。孫正義為何暴屍多日?子女從其身旁經過都不認得,這是上天對他的懲罰。孫正義家人接連遭報應,都是因為他作惡太大造成的。

小村長,害村民,夏天得癌秋死人

黑龍江哈爾濱市呼蘭區方台鎮東沈村村長楊寶臣,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他舉報本村在家看書學法的法輪功學員,致使該法輪功學員被勞教一年。二零零一年,楊寶臣又在方台鎮組織洗腦班,將東沈村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強行綁架到洗腦班進行迫害,並將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勞教,其他人非法關押六十多天。二零零二年夏,楊寶臣患肺癌,秋天暴死家中,年僅四十八歲。

不幹正事的村長得惡報

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望濱鄉閆家窩棚村村長祝普安,由於受中共的毒害,剛剛當上村長不久,正經事不幹,卻布置下令監控、跟蹤村裏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閆家窩棚村法輪功學員尤淑琴、尤亞琴去四家子村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剛去不久,就被村長祝普安領著一夥人抓回,綁架到望濱派出所,第二天又被綁架到沈北新區公安分局。時隔半年,祝普安騎摩托車外出時,自己撞死在半路,慘不忍睹。不久,祝普安的父親也身患癌症去世。

舉報三人得惡報,兩次開顱躺六年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湖北省鄂東南地區三位法輪功學員,到蘄春縣大同鎮李家村發放真相資料,被村長田國朋惡意舉報,縣國保大隊和當地鎮派出所的惡警蜂擁而至,將這三位法輪功學員綁架到縣看守所。最後致使一個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勒索三千元,另兩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兩個月,各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七年某月,田國朋去縣城購物,因道路顛簸,站立的他頭部撞到了車頂,當時並沒有異常感覺,可五天之後,頭部問題發作,經縣醫院診斷,為腦積血,於是,送到黃石中心醫院開顱取血。可手術後不到一年,田國朋因中風,腦又積血,再次開顱,後成為植物人六年之久,於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死亡。

死不改悔的村支書

河北保定定興縣天宮寺鄉胡家莊村書記劉才山,親自監控、惡告村裏的法輪功學員,使多人遭綁架、抄家、拘留,並勒索十幾萬元。二零零四年九月,劉才山從自家牆頭上摔下來,腰椎骨折。出院後,在家躺了半年多。兄弟姐妹都勸他以後不要再迫害法輪功了,他躺床上固執地說:「我好了,我還搞法輪功!」從那以後,他身體每況愈下,二零零八年十月得血癌,第二年死在醫院,年僅五十四歲。

心壞了,救心丸含在嘴裏也救不了命

吉林省東遼縣凌雲鄉平川村書記黃玉春,利慾熏心,惡意舉報大法弟子,致使當地兩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多人被勒索。他還假惺惺說情,中間收取回扣,勒索大法弟子家人錢財,喪盡天良,連自己的內姪都不放過。二零一零年農曆八月二十九日早晨,黃玉春上山放羊,突發心梗死亡,年四十八歲左右。據在場的人說,他當時隨身帶的救心丸含在嘴裏,也沒管用。明白真相的人都說這是害法輪功,老天報應的結果。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