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訴江中我從新認識了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訴江」以來,我度過了至今修煉中最艱難的時光。

我沒有經歷過「七二零」的紅色恐怖,這些年也不曾有人知道我是個大法修煉者。今年七月,我參與了訴江。內心猶疑過後,我終於突破了怕心,堅定下來要寫訴江狀。當時,我理正詞嚴,以為自己念很正、很堅定。然而,修煉人在每次考驗中的基點,都決定了他之後的路與遭遇。

那些艱難與假相

訴狀妥投後,我感受到自己的能量更足了。但奇怪的是,「疲憊」、「消極」和「分心」等常人狀態也隨之摻雜進來。我很詫異,仔細分析,主意識並沒有等時間或者盼結束甚麼的,便以為是修煉正常狀態了。不久後,聽說有公安人員電話「回訪」的消息。怕心開始反應了。我極力壓制、清除,有效卻反反復復,干擾得我很疲憊。我感到很驚訝,本以為寫了訴狀的自己,怕心已經殘餘一二了,不想還能這般干擾自己。

又過了些日子,多地警察對訴江同修大面積騷擾、抄家。這次,我終於幾近崩潰了。本地鄰縣與上級管轄市都出現了訴江同修被綁架的案例,那些天陰霾籠罩,遮天蔽日,新聞都播報景象如同世界末日。一種厄運降臨的感覺來形容自己的感受,一點也不為過。我感到一種濃濃的邪惡物質包圍著自己,那種「怕」從皮膚上往外滲,從空氣中往身體裏壓。想起那些正在猖獗的邪惡,在家裏心都怦怦的跳,渾身肌肉發酸,手腳發冷,緊張導致滿身疲憊和睏倦,想睡又不敢睡。

為了避開「怕」而堅持學法,三件事似乎都變成為了躲避迫害而做。發正念時,天目看到無比噁心的蟲子排成隊,漫天都是。交流中,我明白多學法、多發正念,一切都能解決。道理全都懂,但只要我一放下書,那種無形的恐怖就又裹得我嚴嚴實實。我甚至感受不到師父在身邊、找不到正念,好像被隔離開了一樣。

怎麼會這樣?!起初我以為是自己的心性不夠,或是這些年修煉掉了隊而導致的。可是細想去,那種濃密的「怕」卻像是從上層空間壓下來的,並不完全像從身體中在往外推。

與同修幾次交流中,我發現其他的同修根本沒有我這麼重的怕心。這「怕」是從哪裏來的?我驚訝極了。我不斷的發正念歸正自己,清除它。一時起效,過一陣又反覆了,狀態起伏不定。同修幫助我分析「怕」的原因,結果問題出在「私」上。怕警察騷擾、綁架,波及家人、失去現實的利益等。我明白了之後,就像滿身繃帶豁出了一個口,見光了。但我覺得好像背後還有別的原因。

基點決定之後的路

我開始順著「私」往回捋。終於發現,原來自己的問題根源出在訴江的基點上。

我從未受到過非法關押、抄家等親身的迫害。訴江當前,我說,「要代表我世界的眾生在正邪較量中表態,親手將魔頭送上宇宙的審判台。這是我真實的意願!」我當時以為這很對。但如今回頭看,這是多大的私!我為自己世界眾生的永存而學法;我為了自己天體的永恆與榮耀助師正法;我為了能在正邪對立中替眾生表態而訴江。我始終在為自己考慮。我多自私啊!我始終在舊勢力的安排中走它的路,始終沒有跳出舊宇宙「為私為我」的惡圈。我站在自己所在境界的頂點發出了這為私的一念,結果向下顯現到人這一層就給自己造成了這樣大的干擾和魔難。就像師尊說的:「就像打槍一樣的,你稍微偏一點,那個子彈出去不知道打到哪兒去了。」[1]

「為私為我」是舊勢力的特性,是舊宇宙中最不好的東西,它能衍生出「怕」以至許許多多的執著心。嚴重的干擾著修煉人。發正念只清除「怕」和「情」,都不能從根本上解體邪惡物質。因為「私」的根沒動。師尊講過:「可是黑氣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個空間當中有那麼一個靈體,是它發出的這個場。所以有人說排呀,泄呀。你排去吧!不一會兒,它又產生了,有的力量大,剛被排出去又拽回來了,自己能收回來,乾治治不好。」[2]

一天,我問同修:你修煉是為了甚麼?同修答:為圓滿。

回去後,我捫心自問:你為誰而修?你為何而存在?!如果「訴江」對於你的一切都沒有利與害,你還會不會站出來訴江?問過之後,自己怔了。我滿心懊悔,原來竟錯得這麼徹底!

這段時光,我走過了一段低谷與自咎。一個「私」,衍生出了太多修煉人不該有的東西。焦躁的爭鬥心、自我為中心的名利心、刻意身材與外貌的色心、擔心被迫害的怕心、擔心家人受到牽連的情、愛張揚的顯示心、甚至看不起落後同修的傲慢。為私為我,這些充斥著自己,哪裏能修出慈悲?!在這些人心來襲時,我沒有真正的無私無我為別人去考慮,而是一再的苦思方法去解救自己。

修煉應堅定如初

師尊說:「修煉如初,必成。」[3]現在的自己才真正有些懂了。

小時候,家人是同修,所以也帶著我一起學法。那時從沒想過為甚麼要學大法,但卻是自己最精進的時光。

長大了,迷在人世中掉了隊。每當生病、有難時,才想起慈悲的法。幾乎每一次都是這樣短暫的重回大法。病一好、難一過,就又懈怠下去了。

前者沒想過為何而修,卻無求而自得。後者則是有求而修煉。我想起了師父講過的法:「在宇宙很高很高境界就沒有了有形的生命,而那些無形的、瀰漫在空間中極其微觀的物質,它也是活的靈體,還有比它更微觀的。」[4]我悟到,其實修煉也是這樣,為了達成某個目地去修煉是低級的,與無為而修不能同類而語。人不該為了達到一個甚麼目地而去修煉。

魔難過後,終於看清自己應當如初一般修煉。不為了個人圓滿、也不為自己的世界和眾生去強求。不去思考修煉考驗後的失與得。大法開創了宇宙中生命存在的境界和環境,自己既是新宇宙的生命,就是為了大法而存在。為了維護大法開創的、自己所在的那個層次環境而存在!

而我應去維護和證實法,因為那是我作為宇宙生命的責任。大法弟子是為了助師正法、證實宇宙大法、救度蒼生在人世間存在。解體了「私」,才能真正體會眾生在難中等待救度的苦,才能修出真正的慈悲,才能具備掃除邪惡的威德。

現在的自己,在師尊和同修的幫助下,終於脫離了那段最艱難的日子,變得輕快自如了,正從新找回自我,仔細的修掉那些骯髒的東西。

感激師尊承受巨難延續來的時間,感激「訴江」天象讓我從新認識了自己。把這些年中沉積下的、難以發覺卻根深蒂固的人心和執著翻了個透,又打出去。

個人層次有限,淺悟至此。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