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夫妻不再是仇人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的丈夫是一個吃、喝、賭樣樣都沾的人,脾氣大的像是六月的天氣,陰晴不定,說急就急,說罵就罵,發起火來多值錢的東西都敢摔。我們之間不像是夫妻,倒像是哪輩子的仇人,沒有一天不吵架的。丈夫受無神論影響,不相信有神,更不相信修煉的事情。

說來還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事情了,那時我剛開始修煉大法,我在家裏放師父的錄像帶時他還幫我。有一天我們比雙盤能坐多長時間,他雙盤能坐四十多分鐘,可他就是不相信修煉的事。

後來鋪天蓋地的打壓來了。我清楚的記得在二零零一年臘月二十七晚上,我和很多大法弟子都被警車帶到了當地的看守所,被關押了整整一年。當時對於我的丈夫而言,真的是傻了眼,平日裏一向對家務不管不問的他,此時要照顧家裏三個孩子的衣食住行,要考慮到三個孩子上學需要的經濟問題,還要受到親戚朋友的議論,使他遭受到了多方面的壓力。我回到家後,家裏一切都不像個樣了,還欠下了一萬多元的外債。

面對這種情況使他更不能相信大法修煉了,對於我看管的也比較緊了,不讓我跟同修接觸,看到我學法就毀我的書,看到我煉功就跟我吵架。整天橫眉豎眼、雞蛋裏挑骨頭。天天有事沒事的就給我找茬,撕書、毀壞師父的法像這些他都沒少做,因此也給自己造了不少業。

二零零七年的時候,丈夫得了高血糖,需要每天早晚服藥治療,就這樣一直持續著。到了二零一二年,他的血糖值高達到18mmol/l,然後醫生建議打胰島素控制,需要每天早晚各打一針。二零一二年年底,他的身體又出現了突發性的病變,排尿顏色成了紅茶色,眼珠臉色都變成了黃色,去了當地的縣醫院只能確定是膽囊體積增大;然後去了市裏的醫院還是不能夠確診,醫生說要等做手術後才可以確診,我和女兒聽後不敢給他說實情,為了安慰他告訴他說沒事。

後來我們決定去北京,經朋友介紹住進了北京三零二醫院,經過兩週的檢查、專家會診,確診是胰頭惡性腫瘤,經家人一致決定同意做手術。我和小女兒隱瞞了他的病情,對他說是膽結石,做個小手術就好了。手術當天早晨八點進的手術室,直到晚上十一點多才做完,手術做完他直接被推進了重症監護室,術後的他身上帶著十幾個管子還有各種醫療器械。看到他這樣我真後悔怎麼沒讓他明白真相,沒讓他走上修煉的道路。

術後的這段日子,他似乎一下明白了很多,明白了人這一輩子沒病才是福;他拉著我的手說:這次回家後你就好好學法輪功吧,我也不反對了,回想你這十幾年無病一身輕。

一向不相信大法的他在危難中也改變了態度。我說:你會好起來的。你快念:「法輪大法好」吧,只要你誠心念,我師父會管你的。我還教會了他師父的《洪吟》中的十幾首詩詞。當時同病房的病友對他說:你有高血糖,刀口會不好癒合。可他的刀口一個禮拜就癒合了,住院四十五天,我們出院了。走時醫院的主任交代:從做手術那天起數到兩個月,需要再回醫院複查一次。回到家呆了段時間,數著到了兩個月的日子了,我們抱著沒事的希望去了,新的檢查報告是癌細胞轉移,肝上有一點,主治大夫看到這個結果也愣了,建議我給丈夫做放療吧。

一個星期後,我們去了當地市區腫瘤醫院,剛好有個放療科的醫生是我們關係不錯的鄰居,醫生看了他的病歷外加上他剛做完手術身體極度虛弱。就跟我說:嫂子,我建議你還是讓哥回家養養吧,給他吃些想吃的;放療、化療都有很大的副作用,就是做了希望也不大。

可是,小女兒不願放棄這最後的治療,化療前又做了全面的檢查,這一查肝上成了兩點,化療就化療吧。可我明白,現在只有師父能救他。

為了給他創造得法條件,我在醫院附近租下了一間房子,給他帶著MP4和書籍,就這樣結束了第一個療程。暑假孩子們都放假了,我和孩子們商量,咱們為了讓你爸走入大法修煉,給他創造一個好的修煉環境,電視都不要看,上午、下午看師父講法錄像,其餘時間看大法書,晚上打坐煉功。孩子們也知道大法好,在師父的加持下兩個不修煉的女兒雙盤也能坐一個小時,這樣我們家成立了臨時學法小組。就這樣來來回回化療做了五個療程,直到最後他的頭髮都是完好的,同病房的病人女的都戴著假髮,男的都剃成了光頭。我明白他能夠這樣真的是因為有師父。

初期,他的心也有浮躁,不紮實的時候,有時候心性關、病業關過不去時,加上身邊那些不知道真相的親朋好友說了他,你怎麼能不吃藥呢?你之前還有糖尿病,你就不要在當地醫院看了,還是去北京吧。別人這麼一說他就更不穩定了,那好吧就回三零二醫院做個複查吧,我堅信這次複查沒問題。二零一四年皇曆三月初,剛好也是手術後的一週年,複查片子出來,肝臟上那兩個點消失了,我深深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在背後有著巨大的承受。

丈夫也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在從北京複查後回家的列車上,他高興的對我說:「回家後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好好修煉,不管別人再說甚麼,我也不會動搖了,這是師父給我的第二次生命。」他這一念發出,回家的第二天我們開始了晨煉,煉到頭頂抱輪時,像感冒症狀,一個勁的打噴嚏,師父給他清理身體。以前的血糖高時腿酸、嘴幹、渾身沒勁這些症狀都消失了。多年的痔瘡也好了,丈夫的心情也好了,家務活都跟我搶著幹,真是在大法這個大熔爐中煉就出了一個新人。

我們夫妻相互不再是仇人了,成了今日的同修,我們以同修的稱呼互尊互敬。同修一部法,同一個師父,我們感到無比幸運,我們只有努力給更多不明白真相的人講真相,讓他們清楚我們的師父是救人的。

在此,還是要真誠的給師父道聲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