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海口市61人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報導)自從五月二十七日到十一月八日,海南省海口市六十一人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敦促最高檢察機關就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罪行立案追查,還真相與公正於民。

被告人江澤民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輪功以來,濫用手中權力對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等滅絕政策,犯下的種種罪行,給無數法輪功學員和家人帶來極大的傷害。從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網已收到總數十九萬六千五百六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的實名訴訟狀副本。

江澤民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發貪殘,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

五十五歲的符子香女士一九九六年八月修煉法輪功以後,偏頭痛好了,肩周炎壓迫右手麻木狀態消失了,腸胃病也好了。更欣慰的是,她丈夫因患有腦梗塞醫治多年沒有康復,當時每月醫療費均要上千元,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變得很健康,病症不翼而飛。

符子香女士控告說:「二零零三年至二零一零年上半年,610,派出所,居委會以及所謂的轉化人員多次上門騷擾,居委會曾經要帶我到洗腦班迫害,在我和家人的抵制才沒得逞。」「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被人誣告,公安、610、派出所一群人闖進我家,在我丈夫無法自理的狀況下,不允許我更換身上的睡衣睡褲,強行把我綁架到洗腦班,並將我單獨關小號,不准出門走動,他們輪班監管我,威脅我並揚言要壓迫死我的丈夫,還侮辱我的親人。當時非法抄了我的家,拿走了我的MP4,手機以及書籍等私人物品。後來我從洗腦班走脫後流離失所,他們強追不捨,到處恐嚇我親人並且監控家裏的電話,在我丈夫最需要我照顧的時候,我卻被迫無法在他身邊,使得他大受打擊,精神崩潰,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於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悲慘離世……」

五十九歲的趙真先女士控告說:「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和兩個女兒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打出『真善忍』橫幅,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分局抓捕,大女兒李怡燕遭受警察的警棍抽打,酷刑折磨後被移交海南省海口市610帶回海口第一看守所關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被海口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非法勞教兩年(【2001】海勞教字第55號)。勞教期間逼迫做超負荷的勞動、洗腦寫悔過書放棄修煉,由於長期被獄警人員的『幫教』以及吸毒、賣淫人員的包夾,她精神處於緊張狀態,兩年期滿回家後,大女兒經常出現精神緊張、憂鬱、恐懼,至今還沒恢復正常。」

「我和小女兒被抓後,關押在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分局內,警察不由分說抓住我的頭髮,把我按在桌子上,用警棍拼命地往死裏打,打的我昏過去躺在地上,九歲的小女兒看到這情景,跑過來推著我不停的叫媽媽,站在一旁的女警察威脅道:你再不說你是從哪裏來的,我們就再打你的媽媽……另一位男警察把我從地上拖起來靠在他坐的長椅上,用電針刺我的臉部、肩部、腿部,使我的身體不停的抽動……」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大同派出所派出的蹲坑人員,跟蹤我丈夫到我辦公的地方去,於是大同派出所片警方成,帶領龍華區610等一行七人闖進我的辦公室強行將我丈夫帶走,把他關到海口市農墾賓館洗腦班進行迫害,關押洗腦班期間他們幾天幾夜不讓他睡覺,每天七、八個人圍攻他一個人,折磨的他神智不清,同年七月十日把我丈夫放回家,他身體極度虛弱,七月十五日住進醫院,八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

趙真先女士說:「鑑於所有參與迫害的單位與個人所犯以上罪責,皆因江澤民一手造成,本人對他們暫不起訴,一切由江澤民負全部責任。」

自古善惡終有報,正義必將戰勝邪惡。一切真相必將大白於天下,迫害元凶江澤民必將被繩之以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