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九天法輪功錄像 直腸癌不見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四十歲那年,我被腰椎間盤突出症壓倒了。牽引後臥在平板床上歸位的那段日子啊,每一分鐘都是在痛苦中煎熬著,腰部用不了一點力,連個水杯都端不起來。望著牆上的電子表,一圈一圈的轉啊,人生就像這電子表一樣嗎?永遠在一個平面上,變換的是時刻、是年齡?人,可不可以有另一種活法?沒有答案。剛剛可以下床自理了,卻又添一病,便膿便血便肉,人急遽消瘦,到醫院檢查懷疑是直腸癌,讓我做腸鏡確診。兩病合一,身心痛苦使我絕望,我拒絕了任何治療。絕望後來是麻木,接下來是平靜,異常平靜的等待。我曾對丈夫說:「如果我真的死了,你知道我最後一句話會說甚麼?我活得對不起我自己,因為我不知道為甚麼活著。」四十歲,正值不惑。

絕望中,有人介紹讓我煉法輪功。出於對人好意的理解我去聽課──看李洪志師父帶功報告的錄像。看錄像時,我半睡不睡的,並沒真的聽懂甚麼。可奇蹟發生了:腰突造成的腫得很粗的左腿往外冒涼氣,腰椎四、五節間盤突出的部位,彷彿開了一個杯口大的洞,呼呼往外排涼氣,隔著呢子大衣、厚毛衣、毛褲,手離開兩寸多遠,手心都能感覺到打出來的涼氣。同修們興奮的呀,說我緣份大,剛一進來師父就給調整身體。我問:「師父在哪呢?」「錄像裏講課的就是師父哇!」「那錄像裏怎麼調整身體?」「哎呀!這可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說清的。」大家鼓勵我一定堅持來。就這樣,還帶著好奇,我堅持下來。第三天,腸子開始串氣,上邊打嗝,下邊排氣;第五天達到高潮,小肚子像煮粥開鍋了一樣冒泡,咕嘟咕嘟,咕嚓咕嚓的,而且膿血便漸漸消失;第七天腸子也不疼了;看錄像的第八天就全好了。九天的錄像過後,腿腫完全消失,腰疼減輕了,走路時腰也直起來許多。我到醫院做肛腸化驗,一切正常,醫生都很奇怪,問我:「這些天你怎麼治療的?」沒治療,只看了九天的法輪功錄像。看錄像就好病了!這太神奇了!

幾天後,我抱著把腰疼完全治好的想法到地院禮堂看講法錄像。禮堂放映的是大屏幕投影。燈一關,李洪志師父一開始講法,我就從胃裏返上來一口東西,把兩腮脹得鼓鼓的,不可能嚥下去,沒辦法,吐在地上吧。可又一口返上來,就這樣一口一口的吐,整整吐了一個半小時。燈亮一看,地上是一大灘白沫子。第二天如此,第三天也如此,就這樣連吐了三堂課。原來我氣淤、氣短、胸悶、拔氣,氣只到胸口窩上邊,多少年都不知道甚麼叫氣通、氣順了,吃中藥吃得我聞到中藥味就噁心,也沒好。第三天吐完之後氣到丹田了。那天正好下著小清雪,我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太貪婪了,那個暢快勁兒,多少年都沒有了。以前氣淤手腳冰涼,睡一宿覺都緩不過來,這回氣一通,手腳也不涼了。

身體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奇蹟般的變化,當時的我──懵了。如果是聽別人說,可能當笑話,當神話,可這切切實實、清清楚楚、毋庸置疑的是我自己的感受啊!為甚麼會這樣?怎麼可以這樣?甚麼原因能這樣?我解釋不了。而且周圍煉法輪功的人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體驗、變化,但相同的是變好,變得很快,很神奇,很玄妙,很不可思議。無神論的灌輸下,我一點神的概念都沒有。怎麼辦?我冷靜下來,開始看《轉法輪》。真是博大精深,玄妙至極呀!那是指導修煉的法呀!使生命昇華的天法啊!

對修煉的無知,使我出了不少笑話。為了緩解腰痛,按醫生指導,每日做功能鍛煉。那天我跪在床上,彎下腰,把頭貼在床板上,反覆的做拉抻。突然,小腹部位有個甚麼東西一下把我彈起來,然後,「砰砰砰」的敲了三下,還很響。我直直的跪在床上,嗯?怎麼回事?到小組,說了我的猜測,是不是把小腹部位的法輪給窩著了?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才知道,師父給下的法輪在另外空間,窩不著的,是師父點化你,修煉了,沒有病了,用不著做功能鍛煉的。唉!我的悟性太差了。

我能坐住了,開始學煉靜功。記得非常清楚,臘月二十九那天半夜,我打坐,一股熱流從頭頂勻速的灌下來,我靜靜的體驗著,熱熱的、緩緩的,舒服極了。可到腰突的部位突然沒了。咦?《轉法輪》中說「通透全身」,怎麼沒了?剛才想甚麼來的?噢,想熱流到腰突這,腰就不疼了。還是光想治病啊!《轉法輪》是指導修煉的,「真善忍」是引領生命昇華的,不再是像電子表一樣平面轉了。第二天,三十午夜鐘聲過後,一切都靜了,我又坐下來,念動口訣開始煉靜功。一股熱流又灌下來,我默默的享受著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熱流勻速的通透全身,那一瞬間,我的腰不疼了。二十年啊,腰再沒疼過。迫害後,我被關進勞教所,挖河泥、修公路、扛紙頁子上四樓,被強迫做重體力勞工,師父呵護我,一直都沒腰疼過,可當年是連茶杯都端不動的人哪。

接觸法輪功不到三個月,除了腰突、腸病、氣淤等病症好了之外,嚴重的神經衰弱導致的失眠、神經功能紊亂、心悸症(心動過速)、早期動脈硬化、頸椎骨質增生、多年便秘、關節炎、氣管炎都好了。還有兩腮的妊娠(蝴蝶斑)斑,用盡辦法還是黑黑的貼在臉上,每天真是塗脂抹粉哪!不知不覺的,黑斑消失了,臉部變得白淨透明,皮膚就像幾個月的嬰孩兒一樣,粉嫩光潔,人都漂亮了。病後無病的幸福、快樂真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

我每天早晨到煉功點煉功,然後帶著孩子上學上班;晚上下班後,我就拎著小墊,抱著《轉法輪》去小組學法,半夜打坐。只睡四個多小時,渾身輕鬆有力,工作、家務多加多少都不覺得累,勁兒勁兒的。找到生命的真諦啦,找到家了,知道為甚麼活著了,總是樂呀!

丈夫看我也很辛苦的,就說:「你身體也好了,就不用天天煉功了。你要甚麼我給你。」我說:「我要健康,永遠健康。」丈夫搖搖頭:「人吃五穀雜糧,哪有不得病的?換一樣,重說。」我說:「我要快樂,永遠快樂!」丈夫又說:「人有七情六慾,喜怒哀樂,哪有都是高興的事啊?我給不了。」「你給不了吧,我師父能給。」丈夫笑了。其實,他看著我每天都健康快樂,比誰都高興,他是我家大法受益的第二人。

感謝李洪志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謝法輪大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義──修心向善,返本歸真,走上了一條真正的生命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