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逃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日】這些年中,慈悲的師父為我化解的關和難不計其數,在此僅舉三例與大家分享。

危難時刻被叫醒

那時我剛得法不久,與丈夫在外地做生意,我只帶幾本大法書偶爾看看。就這樣師父一直都在看護著我。一個初冬的早晨,丈夫去了街裏,我反鎖了門就又睡去了,越睡越沉,到該起床的時候卻醒不過來。

大約八點多鐘,一個意念打到我的腦子裏:「不行啊!你得起來呀!你中煤氣了!不起沒人知道啊!」我好像頭腦一下清醒了許多,也能起來了,我打開門走到另一個房間告訴另一人我中煤氣了,之後就癱軟在地上,噁心、頭痛中毒的表象就來了。

他們打開我的房門說煙味很大,可是我已熏一夜了。我們靠地火龍取暖,就是在地下放木屑讓火慢慢熏著,只見火星,看不見明火,這是第一天點火,煙是從地板裂縫上來的。我知道是師父在危難時叫醒了我。

凌晨逃生

幾年後,我們回到老家做生意。家裏也是燒地火龍取暖,不過這個已經建了十幾年了,正常三至五年就會出裂縫,我們回來得較晚,沒有時間修,房子也大。兩米多深、二十多米長的地火龍擺放了滿滿的木頭疙瘩,早早的引著了,就在引著後的二十天左右,也就是臘月二十八凌晨二、三點鐘,我忽然睜開眼睛感到房間裏好像朦朦朧朧的,但我就是起不來,又睡了過去。

睡夢中,又彷彿是那年那個意念打到腦子裏:「不行啊!你得起啊!你不起來,你們全家人都中毒了!誰都不知道啊!」我一下就睜開了眼睛,起身打開燈,屋內已很多煙。我急忙叫醒丈夫,走出客廳到廚房一看,此時廚房兩米多長、一米半寬的地面已全塌下去了。木頭全著了,火苗竄上了棚頂,玻璃和棚烤的喀喀直響,我返回客廳,再到臥室救孩子,客廳、臥室的地火龍連在一起,一走直顫悠,隨時都有塌下去的危險,我一手抱起小的孩子,一手拽著大的孩子往外逃,此時煙嗆的我已睜不開眼睛,找不到方向,而且必須從著火處不到半米遠經過,當我們跑出去之後,才發現,離廚房一米多遠都烤得上不去人,可我們當時跑出來時一點沒感覺熱。

經過兩個多小時將火澆滅,一清點,沒多大的損失,那麼大的火只燒焦了兩條棚板和燒裂了兩塊玻璃,電線就在著火之處,沒燒壞,電路一切正常。

我的淚水止不住地流著,要不是師父的保護,我一家四口可能連年都過不著了,而且孩子整天在地火龍上又蹦又跳的,隨時都有掉入火坑的危險!是師父時刻在保護我和我的家人。

一台拖拉機仿如從天而降

那一年我生完孩子剛滿月,我們一家三口返回外地做生意處。下了幾天幾夜的大雨,丈夫為了抄近道,走上了一個正在修建的路面上,看似堅硬,實則是黃土,又粘又軟,車越往前走陷的越深,而且一步也倒退不了,只能向前行。走了十幾里路時,一下就卡住了。此時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丈夫想盡了辦法都不行。我們已陷在泥裏兩個多小時了,連個人影都沒看著,孩子直哭。此時我在車裏一盤腿,雙眼微閉,求師父幫忙,此念一出還不到五分鐘,我們就聽到噠噠噠的聲音,就像從天而降,一台拖拉機在路的一側林子裏向我們開來,還專門帶了拖車工具。當然我們被順利拉到了十幾里外的柏油路面上。如果沒有師父的呵護,我們不知要在路上呆多長時間。

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在此再次叩謝師尊的慈悲呵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