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訴江中整體配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在今年五月末開始訴江,我們認識到訴江是天象,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不要失去這個機會。我們以「同修你寫訴江狀了嗎?」「同修們,快推動訴江大潮」為主題進行交流,希望同修們在訴江大潮中共同配合,形成整體,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們當地有一些同修的訴江狀寫出來了,只是格式還不太正確,有的還沒有打印、郵寄。我趕快找到同修們,大家交流訴江狀怎麼寫,沒寫的同修抓緊寫出訴江狀。有的同修寫好的訴江狀就拿到了我這裏,我一份份的給同修們改稿,打印出來,配合同修發正念、去郵遞,歲數大的不方便出來的老年同修,大家去幫助郵遞。

我們整體配合的很好,有郵遞的,有發正念的,有幫助整理訴江狀的。我們開始去郵局郵遞訴江狀,郵政員不太理解,問:「你們郵這有用嗎?你們為甚麼要郵?邪黨不讓學。」同修們正念給郵政員講真相,郵政員明白真相後順利的給同修辦了快遞。還有的同修去郵局郵遞,郵政員不敢給辦理,打電話請示局長,後來局長同意給辦理。明白真相的世人也都知道法輪功是被迫害的,對郵遞訴江狀都支持,同修們也都順利的辦理了快遞。

師父給我們鋪墊好了路

我和一個同修去郵局郵訴狀,買了幾個空白的郵政單,想讓同修們在家填好郵政單,再去郵遞。郵政員樂呵呵的說:「你們別去別的地方郵,一定到我們這裏來郵啊!」世人明白的一面都知道,在訴江中幫助了大法弟子,是積了大德了。哪個快遞支持、幫助大法弟子郵訴江狀,贊同大法,支持大法弟子訴江,這也是走向未來的希望,所以我們當地同修的訴江狀郵寄的都很順利。

我的訴江狀是通過韻達快遞郵走的,幾天後就被高檢拍照簽收了。我們當地同修開始時多數是從郵政快遞郵的訴江狀,有幾個同修的訴江狀被高檢簽收了,多數同修的訴狀被哈爾濱快遞安檢中心劫到了我們當地610。

接著,有當地片警、政法委人員給同修家人打電話,還去了兩個同修家查問:誰是頭,是誰組織的?誰給寫的?誰給打印的?還認識哪個同修?一時同修的家人也埋怨,同修們也說這件事。我一看網上,一下就看到有報導說同修因為郵訴江狀被騷擾、被綁架抄家。外地同修也跟我說:因為郵訴江狀警察到家綁架,有的地區還綁架了二、三十個同修。當時我的怕心也起來了,因為我們當地同修的訴江狀很多是我給改的稿,我給打印的,還有同修的訴江狀是我給代筆寫的。我覺得有的同修是看到同修們都訴江,她也要郵訴江狀的。我心想:我能保證我自己守住心性,我不能保證其他同修是否能守住心性。我怕同修守不住心性說出同修而造成損失。我又一想我這種怕心不對,是信師信法的成度不夠,師父已經給我們鋪墊好了訴江路,我們是大法弟子,誰也不配干擾迫害。我把一切都交給師父,由師父做主,我就是信師信法。

我立刻找到同修,先去學法小組與大批同修交流,再去沒走出來的同修家交流:任何情況下都要守住心性,不要配合邪惡,講真相時,不要說出同修及資料,不該回答的不回答,正念要足。大多數同修正念很足,把這次訴江狀被劫,違反中國憲法,要求賠償郵政快遞的郵費的內容添進了訴江狀,再次把自己的訴江狀郵遞出去。只有個別同修人心上來了,說:本來自己是沒被暴露的,這下可好,把自己的住址、身份證都提供出去了,以前610還不知道自己,現在他們都知道了。可是這個別同修看到同修們第二次郵遞的訴江狀,很快被高檢簽收,而且經過同修講真相、發正念,警察沒有去騷擾,家庭正念的場也打開了,同修們該集體學法的還是集體學法,該講真相、發真相資料的照做不誤,發正念的發正念,上班的還上班,這幾個同修也從新郵寄了自己的訴江狀。我們當地同修的訴江狀全部被高檢簽收了。

幫助周邊地區同修寫訴江狀

我去了周邊幾個地區,看到周邊同修,那裏近二百多位同修僅幾位同修的訴江狀被高檢簽收了,多數訴江狀被劫回或杳無音信。還有的同修歲數大,不會寫訴江狀,我就放下人心,把自己當成當地同修的一員,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幫助不會寫的同修寫訴狀,幫助網上傳遞,到明慧登記,把密碼給本人妥善保存。與當地同修一起配合,把所有還沒妥投的訴江狀通過網絡幫助同修投遞。在外地同修那裏的幾天,我都在忙於同修的訴江狀,前兩夜我忙了兩個通宵,後幾夜也是忙到清晨一、二點鐘,我想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是不能劃格劃線的,要整體配合好。

通過訴江深入講真相 讓更多的世人參與

在九月七日明慧網又發表了《關於訴江的通知》,我看到師父寫的「希望大家照辦。」我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師父太慈悲了,從開始起訴江澤民到現在幾個月,直接被迫害的和沒直接被迫害的同修的多數訴江狀,都已經被高檢簽收了。這些同修都是實名控告,這些同修都已經偏得了,剩下個別有怕心沒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和大部份常人還沒參與進來。現在師父讓沒有被直接迫害的同修用化名或筆名舉報大魔頭,常人可以用真名實姓舉報,師父救度的門全打開了,師父太慈悲了,真是洪大的慈悲。我自己悟到:世人三退了,就是走向未來了,如果這個走向未來的生命,參與訴江了,在大法被誣陷、師父也被謊言攻擊時,參與訴江要求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要求恢復法輪功的名譽,那麼在這個情況下,一個生命敢於走出來為師父和大法鳴冤,這個生命也不簡單了,一定是前程無量了。

我想當地同修訴江狀已經基本全部被高檢簽收,該進一步給常人講真相,讓家人以致更多的常人參與訴江。

我和妹妹同修配合,給媽媽、爸爸、妹妹及四個孩子講真相。媽媽和四個孩子都同意舉報大魔頭,我和妹妹及時的幫助他們整理出訴江狀,通過網絡投遞簽收,再到明慧舉報登記表登記。

我的孩子沒在家,在外地,一開始我打算等孩子放假回家,再給孩子講訴江的事,看孩子是否參與訴江。我又一想,師父的正法進程突飛猛進,不能落下小弟子。我拿起電話跟孩子說明訴江的事,孩子馬上要參與訴江,並讓我幫助整理訴江狀。正好孩子的朋友也與孩子在一起,我讓孩子的朋友接電話,我與她說明訴江的意義及過程,她也同意訴江並委託我給整理訴江狀,我們幫助孩子整理完訴狀,很快網絡投遞簽收了。

我悟到訴江是師父的洪大慈悲,是師父給弟子們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建立威德的機會,是師父把結束迫害的機會給了我們,也是眾生得救的大好機會。這是天象,是必行必成的。

以上是個人所悟,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