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何時已

——法輪功學員女兒埋在心底的深痛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哦,又是這種夢!

夢中,我放假回到家鄉,親戚告訴我,爸爸被中共警察暗中下毒手害死了。我大腦一片空白。這,正是我一直擔心的,可是當它真的發生,還是沉重的打擊!

我在自己的哽咽聲中醒來,淚珠兒還在眼睛上掛著。一片黑暗沉寂,凌晨兩點剛過,再也無法入睡,又默默流了許多眼淚。

這種夢已折磨我十多年。但同時慶幸,它只是一場夢!

十多年前夢魘的開始

十多年前,爸爸因修煉法輪大法被綁架,沒有判決書,只是無限期地關押,直到出現病危狀態,看守所怕擔責任才扔給了家人。那時對於整個家,天都塌了,媽媽和哥哥一下多出許多白髮。我那時在外邊上學,相比之下承受的太少太少,甚至爸爸剛回來時,那病危嚇人的樣子都沒見到。聽媽媽說,爸爸當時浮腫得嚇人,鞋子都穿不上了……爸爸回來後堅持修煉,身體也很快康復,又恢復正常的工作、生活。因為勤勞、肯吃苦,家裏日子漸漸好起來。

記得大二那年,一次給家裏打電話,無人接。又換時間多次打,仍無人接。我慌了神,爸爸受迫害的情形又浮現在腦海中……後來終於打通了,聽到電話那頭兒父母笑呵呵地說話,我卻泣不成聲。原來那時家中農活兒正忙,他們很少在房間,沒聽到電話。

那是第一次意識到迫害給自己留下的陰影。

隨著時間流逝,忙於學業、工作,以及人生的各種煩惱,有時感到自己已經忘記過去,畢竟很多年過去了,爸爸好好的,我也長大成人。可是當噩耗一次次來到夢中,勾起我對過去的回憶,感受上竟像剛發生。我就一定要給家裏打電話,確定他們平安,我的心才能暫且安定下來。

迫害中走入修煉

我是在父親受迫害後走入大法的學員。很多人不理解,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這麼厲害,父親也受過迫害,我為甚麼還要修煉?就不害怕嗎?

其實對於我,害怕倒是次要的,而父親受迫害帶給我的迷茫更痛苦。當年父親被關押,我剛剛升入大學,卻沒有一點自豪和興奮,有的只是對前途的迷茫。爸爸是那麼熱心善良的一個人,卻被關入了監獄,那麼我該如何面對自己的人生?痛苦反思之後,我決心做一個自私自利、冷漠無情的人。每次下這樣的決心,眼淚都像奔湧的泉水,因為我本性不是那樣的,我也不願那樣,但我一次次告訴自己要那樣……後來看揭露迫害的真相報導,有的孩子無法承受父母遭受迫害的打擊而精神失常。我深深地理解他們,特別對於心事重的孩子,真的難以解脫!每次看這樣的報導,哪怕隻言片語,都讓我揪心地痛。那些感受我都有過,為他們難過就像為自己難過一樣。

後來機緣促成,我終於拿起了《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撫慰自己受傷的心靈,啟悟自己迷失的本性……然後就是深深的懊悔,要能早點修煉就好了,就不會那麼迷茫痛苦!其實爸爸自修煉之日起就希望我得法,最好的東西也要讓最疼愛的女兒得到,而固執的我遲遲不肯走進來。

修煉後,知道了人生的意義是返本歸真,吃苦受難是消除罪業,沒有抱怨;明白了宇宙「真善忍」法理,被強行扭曲的價值觀、是非觀得到糾正,活得更踏實。通過看明慧網,看《九評共產黨》,更明白了法輪功真相,也更了解現在的中國社會,我終於走出了迷茫。

那麼對於不修煉的家人呢?一次媽媽對我說,她夢到爸爸又被抓走了,媽媽對警察說:「你們抓他幹啥呀?他是好人啊!」媽媽從夢中哭醒,枕頭都哭濕了。

父母都已年過花甲,爸爸因為修煉依然硬朗,媽媽比同齡人還好,沒甚麼疾病,但也日漸衰弱。我經常勸她也修煉,而她也是非常的善良,明白大法真相,非常敬佩師父,非常熱愛神韻,但她太害怕迫害了。我相信,如果不是這場迫害,她一定也會修煉,並在大法中受益。

此夢何時已

一次在明慧網,看到爸爸早年受迫害的情況,寥寥二百字,名字也不準確。但在那個嚴密封鎖的年代,能曝光出來已經不容易。然而在那二百字背後有多少辛酸,外人怎麼知道呢?

其實相比之下,我家還不是受迫害最嚴重的。我知道還有更多人反覆被綁架、勞教、判刑,遭受酷刑、騷擾、勒索、歧視、株連,沒有正常的生活,甚至被害死、被活摘器官。對於他們的家人是怎樣的傷痛啊!當然還有更多更多不為人知的迫害,因為消息封鎖至今未能曝光。十多年來,對於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屬,會有多少悲傷慘烈的故事!

如今,在大法中經過幾年的磨礪,我內心常懷感恩,寧靜祥和、波瀾不驚,甚至在外人看來,在我身上看不到歲月和滄桑。然而內心留下的陰影依然揮之不去。

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繼續,每一天都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每一年都有很多人被害死,甚至剛剛見過面,好好的一個人,過幾天就失蹤了……他們都是和爸爸有同樣信仰的人,雖然爸爸現在好好的,但不能保證類似的遭遇不發生在他身上。

真心希望對「真善忍」的迫害能早日結束,希望爸爸一直平安,以及千千萬萬像爸爸一樣的父母和他們的子女平安,或許那時,夢魘才能離我而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