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同修添正念 自己也在提高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二零一二年五月,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人心多,被邪惡鑽了空子綁架並非法勞教,關押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在黑窩裏,我認識到發正念和背法的重要性,我每時每刻都在提醒自己、提醒同修,背法、發正念,甚至在走路時,一抬腳,一落足,都跟著正念。這樣自己的修煉狀態好,我所在環境中同修們正念也很足,邪惡奈何不了。

一、師父點化,給同修添正念

在我被非法關押的第二天,有一個老年同修被綁架進來,進來後,她就是哭,哭的很傷心,好像要活不下去了似的,我湊到她身邊,小聲對她說:「咱們不是有師父嗎?咱們不是修煉人嗎?發正念解體它。」她聽到我說的話,馬上就鎮靜起來了,發現自己哭的時候,好像忘了自己是修煉人,經我一提醒,她又想起來甚麼似的。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看到一座一座高山,好像天塌地陷來了,瞬間就陷入地下,不見了蹤跡。我順勢立掌,已經傾斜要倒的山,頃刻間又立起來了,已經陷入地下的山又站回原來的位置。當時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一個修煉的人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忘記了師父、忘記了法,是多麼可怕的事啊!給同修添正念是多麼的重要。

二、放下自我,和同修共同精進

一個同修和我關在一個室,她看上去骨瘦如柴,臉色鐵青。我當時以為她不是大法學員,後來她調到和我臨床,我問她:「你因為甚麼事進來的?」她告訴我:「我因為修大法被(非法)關押在大北監獄三年,出來不長時間,又被綁架到這裏。父親由於到監獄看我,途中遇車禍而死,家裏只剩下不能自理的母親一人,母親由於糖尿病的後遺症,雙足潰爛,不能行走,坐在輪椅上。我被抓進來,沒有人照顧母親,為了能早日回家,我違心的簽了『三書』。」此時的我和她都流淚了。

我知道同修的難處,她和我一樣,也是同修,也是師父的弟子。我就提醒她說:「你為甚麼不背法呢?一個修煉人到任何時候都不能離開師父的法呀!不能忘記自己是大法弟子的身份。」她說:「我一句師父的法也沒記住,在監獄中關押了那麼長時間,剛回來,又被抓進這裏,我的頭腦中一點法也沒有。」我看到了同修的困難,我說:「今天把咱倆安排到一起,也是有原因的,我教你背,咱倆一起背法,一起發正念。」我當晚就教會她背師父的評註﹕《也三言兩語》師父說:「「好人」一文話不多說明了一個理。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1]

第二天晚上,我又教會她背師父有關善解的法。就在這日晚上,我做了一個夢,看到她的身體像一個管道一樣,往外冒渾濁的霧氣,伸手,我就從這個身體裏掏出兩個鵝蛋大小的圓形物體,同時感覺到同修身體中還有一個。我醒來後,就生起了怕心,覺得同修空間場不清淨,怕影響自己,給自己帶來不好的東西,就不想幫同修了。

第三天晚上,我就自己背法,不想再教同修了。可同修著急想學法,就故意叫我,同修對我說:「我今天很輕鬆」,我知道同修的意思就是還想讓我教她,可是我保護自己的心還在作怪,我在心裏想,同修心裏沒有放棄大法,為甚麼臉色鐵青呢?同修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就對我說:「在我修煉以前,處了一個男朋友,當時覺得不合適,就想和他分手,這個人不同意。他是學巫術的,他就在我的身體裏下了三道符,這個東西在我身體裏存在,如果我不學大法,可能我早就死了。」這時,我想起了我做的那個夢,我告訴同修:你身體那三個東西,已經拿出來兩個了,還有一個可能需要你自己發正念排除吧。後來我明白了,那是師父看到我有心結打不開,師父讓同修說出她以前的經歷,幫我打開心結,好讓我和同修共同精進。以後,我們兩個共同背法、發正念,從不間斷。看到同修身體和精神的變化,我心裏很高興,同時非常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

三、合力快速清理敗物,提高快

有一個坐在我前排的同修,幾天都在過心性關,使她煩躁不安,唉聲嘆氣,我看到後就想:我們是同修,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我就幫她發正念,解體她身體中那種不正的因素,不到五分鐘,我感覺有一股涼氣,襲擊我的身體,讓我很難受,我知道我的正念起到了作用,觸動了邪惡,我馬上請師父加持我的神通,幫助我清理敗物。

十分鐘後,我們一起出去,這個同修對我說:「剛才不知怎麼,身上涼颼颼的難受。」我一聽,和我的感覺一樣,我說:「那就對了,我剛才請師父幫助你清理,你空間場裏的敗物已經解體了,今天晚上九點,咱倆一起發正念,再徹底清理一下。」

晚上發完正念後,她多次上衛生間,排出很多膿血一樣的東西。由於受此事的啟發,我就多次幫助同修發正念,類似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

四、一刻不鬆懈,共同在法上提高

有個同修,只剩二十天就到期回家了,我教她背法,只教她一句,她背了一天,等到第二天我再問她,她說忘了,我又教她幾遍,她又背了一天,再問她,她又忘了。後來,這個同修對我說:「我不背了,你教我背還耽誤你的時間,我回家再背吧。」

我想修煉時間很有限,還有幾個二十天啊,這二十天不背法,同修能滑下去多遠呢?再說,同修回家也不一定馬上就能學上法,精進起來。我就對同修說:「不行,一個修煉人一天不學法都不行,邪惡都會鑽空子的,二十天不學法,怎麼行呢?!咱倆請師父開啟你的智慧,我教你背,干擾你背法的因素全部清除。」

同修看見我真心的在幫她,不怕麻煩,她的正念也起來了,師父就真的幫了她,第一天就背下一首四句的《洪吟》,第二天又背下一首,就這樣,同修背法的信心倍增,就持續的背,後來一天能背四、五首,由於背法,同修正念很足,身體狀態改變也很大,自覺身體輕鬆,走路生風,到臨走時,僅二十天,《洪吟》、《洪吟二》都背下來了,《洪吟三》還背了很多首。

由此我想到:我們在任何時候,無論同修怎樣,我們都不要看同修的不是(當然慈悲的提醒是對的),就看自己能否給同修添正念,能否幫助同修學法、發正念,只要同修能學法,能發正念,就能改變一切不正的因素。這時,也是在修自己的時候,能否放下自我,有沒有怕麻煩的心,能不能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來對待。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