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奧克蘭醫院的傳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到了第六週,我穿上了背心,……並站了起來。病房的其他人一齊鼓掌:「太神奇了!」然後我開始站著煉動功,並開始慢慢學走路,他們看到都驚訝的目瞪口呆:「你煉的功太厲害了,我們想都不敢想像。」按照現代醫學講,像這樣嚴重的傷很可能是終身殘廢……

二零一四年五月中旬,我到屋頂清理水渠裏面的竹子葉和屋頂的髒東西,當我下梯時,不知怎麼的,梯子自動疊扣,把我從屋簷上摔了下來,腰直接摔在水泥地上,後背和頸摔在鐵梯上。當時我很清醒,也不很疼,我大聲喊我丈夫,他看著我嚇壞了,我對他說「我忘了喊師父,否則我就不會出現這個結果,我站不起來了,你豎著把我抱回家。」當他豎起我,我馬上就暈了過去。

我丈夫叫朋友開車把我送到奧克蘭醫院,值班醫生馬上幫我拍X光片,醫生說「摔得相當嚴重,先打止疼針和吊鹽水,不能喝水吃東西,明天動手術,你有幾節骨跌傷,嚴重的是腰,第七節背椎骨原長約2公分,現壓扁成約不到0.5公分,第三節背椎骨也是壓扁,還有壓碎的小骨頭還留在神經旁,不及時取出會出大麻煩」。

醒了,當時就覺得被人當頭打了一棒,我不能配合,不能承認這一切,趕緊發正念。我被單獨安排在很大的急救病危房。我呆在這感覺真不是滋味,我想我不能動手術,我是修大法的,風風雨雨修了二十年都闖過來了,我怎麼今天要動手術呢?不行,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我求師父:「師父,弟子不能打麻藥針,不能動手術,也不能吃藥,請求師父幫我把摔碎的骨頭貼回去。」然後我看著掛鐘一個鐘頭一個鐘頭發正念,背師父的《論語》,甚麼也不想。

第二天早晨七點多鐘,我的主治醫生和翻譯來了,告訴我不用動手術了,你的碎骨頭已經固定了,當時我熱淚滿面,激動的在心裏一次一次的喊是師父救了我。醫生繼續說:「你摔得很嚴重,必須躺上六個星期,除了吃藥和肚子裏每天打一支化淤血的針,一直打六個星期,腳還要進行氧氣按摩,今天照核磁共振,你還是住這病危房間……

醫生說一大堆,我也不在乎,因為我知道師父在管我,我再求師父:「師父,我不能打針、吃藥的,請求師父把我的疼閉鎖掉。」就這麼一想,真靈,昨晚一進醫院打了止痛針還疼的一個晚上睡不著,現在馬上就不疼了,還從來沒有那麼舒服過,以前有疼的地方也沒有了。真是百脈皆通,感覺能量流很強,身體輕飄飄的,感覺太神奇了,也很興奮,心裏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慈悲救度我,用甚麼語言也表達不了我的激動和感恩。我決心要洪法,讓這裏的醫生、護士以及所有來醫院見過我的人都知道大法的威力。

我開始閉上眼睛,躺著煉功,接著煉第一套和第三套。護士拿著藥進來不敢驚動我,等我煉完功,她豎大拇指說「好」,我用不怎麼樣的英語告訴她我煉的是法輪功,我身體不疼了,還很舒服。她說針一定要打,我說「我真的很好,不需要。」她也就不強迫我了。來了幾個護士,我都這樣對待。

第二天來了一位中年醫生和翻譯,說磁共振照出我的頸部有傷,骨盆有一道裂縫,如果不打化瘀血的針很危險,瘀血倒流肺部,堵塞肺那就要搶救了。「你看起來還很年輕,要珍惜生命。」我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功,強大的能量流能打通體內瘀塞的地方,並能排除體內的廢物,淨化身體,使自己達到健康,並且身體還能向年輕方向退,從而會增長壽命,所以我是因為珍惜生命才不要打針的。最後我出院那天,醫生告訴我的朋友說:「她是一位最可愛的人。」

第三天又來一位年輕的男醫生和翻譯,他說:「你不吃藥、不打針,是打破了我們建院以來從來都沒有的病例。你可以轉到住院部了。」我告訴他,我長期修煉法輪功,身體不需要吃藥,謝謝政府的關心和醫生的愛護,請你把這些藥給最需要的病人吧!他說:「你是這個醫院最好的一位病人。」

住院部四個病人一個大房間,來探視的人也多,我都用煉功來洪法。好幾個護士來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我說正是。他們都豎起大拇指說非常好。以後每進來新病人,護士們都主動把我的事介紹給他們,而他們又告訴他們的親朋好友,他們都說太神奇了,簡直不可思議。他們都喜歡來看看我,問候我,安慰我,有的還說要幫我做祈禱,我就給他們洪法資料。

有一天,同修來看我,與他們交流此事,他們說:「做的好,你有師父管,我們放心。」同修走後,當晚一位護士幫我翻身擦背,這違背了常規,本來應該三個人才能做的,在最忙時也要兩個人協作,但她一個人做,非常粗魯翻轉我的身體,隨便用力擦,大力翻轉我的身體,把我弄的很疼,就像把剛剛連接好的骨頭又從新撕開一樣,我大叫一聲,她說你疼了,快點打針。馬上拿針來要給我打,我說:「No」。她說你如果不打針,腳就不能走了,我告訴她,我不但可以走,還要跳舞呢!這時我把腳抬的很高,她很驚訝的看著我,帶著不可思議的神態。

當晚疼的睡不著覺,我趕緊發正念,想消除她身上不好的東西,後來轉念一想,認為自己是修真善忍的,就應該從自己身上找原因,我找到了是自己的歡喜心和顯示心出來了,自以為有師父管著,身體受傷也不疼,像是甚麼都不怕,跟同修講這事特興奮。其實護士不按常規是衝著我的顯示心來的,這不是考驗我修的紮實不紮實嗎?兩天後,我又恢復原來的舒服狀態。在醫院期間,還發生過很多神奇的事,這裏就不一一說了。

第六週,我穿上了背心,當時我就可以直立坐起來,頭不暈眼不花,並站了起來。病房的其他人一齊鼓掌:「太神奇了!」然後我開始站著煉動功,並開始慢慢學走路,他們看到都驚訝的目瞪口呆:「你煉的功太厲害了,我們想都不敢想像。」

按照現代醫學講,像這樣嚴重的傷很可能是終身殘廢,我不手術、不吃藥、不打針,六週就站起來煉功走路,真是不可思議,神奇!太神奇!

之後的每一天,我都抓緊每一次機會向他們洪法,把同修給我的三本《絕處逢生》的小冊子給了我的主治醫生和其他醫務人員,他們看完後愛不釋手,我想再傳給別人看,但他們都不肯還給我了。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師父慈悲的救了我,還救了我周圍的醫護人員和病友,還點化我在疼痛時找自己的原因。師父啊,弟子謝謝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