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等到甚麼時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日】在學習《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時,師父說:「我早就說了,你們還要等到甚麼時候?你們還要等到甚麼時候?!沒有時間了。」每次讀到這裏,我都淚流滿面。是啊,我還要等到甚麼時候?我還要等到甚麼時候?我在等甚麼,為甚麼不抓緊時間去救度眾生呢?!

我來澳洲已經三年了,早就想給在中國的百姓打電話講真相,可是一直就耽擱著。不是有這樣的事,就是有那樣的藉口,還有這樣的藉口:「等自己法學好了,正念強了再去打電話。」 理性的想一想這句話,「等自己法學好了」,這句話不正暴露了自己的私嗎?心裏想的是自己。這個藉口很隱蔽,埋藏的很深。

師父說,「不是只學不用,你是不是主動去修,你是被動的被帶著走,表現出來還是你修還是不修的問題。」[1]想到這裏,我明白了,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就是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修去自己的執著。排除干擾,打電話救人這才是正念;如果我要「等自己法學好了,正念強了再去打電話」,我永遠也學不好法,正念永遠也不會強,因為自己為私的那顆人心,堵住了我提高的路,無論如何也修不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三件事是相輔相成的,缺一不可,學好法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更好的救眾生;同時,打電話救眾生的過程,也是暴露自己的執著心、錘煉自己的過程。

第一天打電話,我是照著稿子念,有點害怕,一個人都沒有勸退,我沒有洩氣,第二天接著打。兩個小時下來,有收穫了,退了一個黨員,心裏高興極了,不僅僅是為這個人高興,因為我知道,退了一個,就證明我也可以打電話救人了!第三天,退了四人,第四天,退了五人。

隨著退的人數的增加,自己的執著也在增加,心想原來這個打電話不難啊!以前在國內因為三番五次被迫害,不敢講,現在好了,可以放開講了。殊不知這是人心!你在打電話的時候,把心放在自己這一邊,還是把心放在電話的那一端,這可是「為我」還是「為他」的區別。

在接下來的有一天,我打了六包電話,一個沒有勸退,很沮喪。跟同修交流,同修跟我分享十張餅的故事鼓勵我,我也向內找,去掉了那個輕視的心、訴說自己的心、執著三退人數的心,我說出來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這個過程,如果你不實際體驗,是很難明白那個人心執著的。

有一次,我把一個人勸退了隊,講明了真相,告訴他三退的重要性,他說了一句話,給我的印象很深,他說,「我孩子也加入了少先隊,那可咋辦呀?」我想「孩子是隨大人的」,我說,那我也給他退出來吧,他很愉快的接受了我送的化名。現在想想,我當時應該問清楚,孩子多大,在不在身邊,還得經過孩子同意才行,這是我理解的。

還有一次,我碰到了一個「黑社會」的人,開始我以為他是唬我的。後來,聽著他滿嘴的這個地盤,那個街道的,我想還真是個「黑社會」呀!他說他有事情,叫我過一會再打給他。掛了電話,我就在想,對這「黑社會」怎麼講?也沒有多想,就接著打下面的電話。在快十點的時候,我想起了這個人,給他打過去了,我給他講了水滸裏面的英雄好漢替天行道的故事,正好合了他的胃口,他愉快的退黨了,還答應會照顧他地盤上的大陸同修。

其實,打電話還能幫助提高面對面講真相的效果,週末我去唐人街,收穫也不小。故事也挺多,在這裏就不耽誤大家的時間。我就把住一條,趕緊拿起電話,搶人、救人啦!因為新宇宙「為他」的基點,只有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才能把自己錘煉成!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