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遭迫害陰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三日】看了同修寫的遭迫害陰影的文章,深有感觸,同修被綁架,被判刑,受迫害陰影最嚴重的是不修煉的家人。我認識的一個同修,被判刑八年,出獄後兩年,六十多歲的老伴就離世了。

今年七月,我在發真相中遭綁架,在師父的加持下,同修的發正念中,二十三天走出了看守所。惡警在我家看到師父的全套講法、神韻光盤等,說丈夫知情不報,叫囂著連他一塊抓走,還說這麼多書,能判多少年,在這極度的高壓和恐嚇中,老伴吃不下,睡不著,嚇出了心臟病。在我出來以後,又有幾次惡人打電話騷擾老伴:一次叫我到公安局照相,另一次要採血建立檔案,我不配合,最終在師父的加持下,在我長時間的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安排中解體了邪惡,這期間老伴嚇的六神無主。

二十九日下午五點多鐘,我從學法小組回家,看到手機上老伴打的二十個電話,就立即給他回話,他聽到我的聲音,就關了手機,立即回家,說:「可把我嚇壞了。一點多鐘,手機響了,一看是上次通知來抄家的那個電話號,我沒敢接,就給你打電話,你沒接,也沒心思喝喜酒了,立即叫人開車送我回家。就把你的書和煉功用的收音機藏好,心想:難道又被抓走了?」說完,臉色蒼白的坐在沙發上。半夜,老伴心臟病發作,吃了速效救心丸。早晨起來說全身無力,到單位報個到,就回家休息。

老伴走後,我想:今天不去講真相了,多發正念多學法,學著學著,師父的法打入我腦中:「因為你是煉正法的,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1]那別人是誰?不就是身邊的家人嗎?特別是身邊的老伴更應該是受益者,怎麼會病的病,離世的離世呢?這絕不是師父要的,是舊勢力在鑽大法弟子有漏的空子。

拿我自己來說吧,自從看守所出來後,邪惡一次次的騷擾老伴來干擾我,都被我一次次的求師父加持,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的安排而解體了。可我從來沒有去考慮老伴的感受,甚至老伴在一次次的干擾中,被嚇的多次心臟病發作,我還認為他是常人,生、老、病、死是正常現象,從不去想自己是否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今天師父點給我了:老伴應該是我煉功的最大的受益者。不應該是這種狀態,而且這種狀態也在破壞我講真相的環境。記得有一次給他同事講真相,他反而說:「嫂子,你不要再煉法輪功了,你都把大哥嚇出病來了。」

想到這,我就盤腿立掌,求師父加持弟子,全盤否定舊勢力以迫害老伴肉身的方式來破壞我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環境。此念一出,全身發熱持續五分鐘。老伴中午也沒回家,晚上回來,還精神抖擻,臉色也好看了。這正是:「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

寫的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