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安陽市政法委書記郭法傑的罪行和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南報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曾風光一時的河南安陽市政法委書記郭法傑,突然被宣布雙規,這個雙手沾滿法輪功學員鮮血的中共打手,其惡報的下場終於開始了。

一、郭法傑落馬內幕

郭法傑,一九六四年十月生,河南商丘人。此前一直在河南省公安廳,是省公安廳廳長、省政法委副書記秦玉海部下,被秦玉海看好。二零零九年四月空降安陽,任安陽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郭法傑自感樹大根深,官場幕僚也對其刮目相看,認為其有來頭背景,仕途通達。

郭法傑
郭法傑

郭法傑的靠山是老上司秦玉海。秦玉海早年在石油系統,由於與周永康的交集,又被當時任河南省委書記的李長春選中為其看家護院,所以能在省公安廳廳長、省政法委副書記這個位置上一幹就是九年。多位與其打過交道的官員說,此人做事獨斷專行,十分傲慢,「有點像他的東北老鄉王立軍」。秦玉海在迫害法輪功的態度上沿襲「維穩沙皇」周永康的罪惡基因,助紂為虐,在位期間河南省是迫害法輪功較嚴重省份之一。

郭法傑在安陽任職五年多時間裏,迎合對其栽培提攜的廳長秦玉海,為撈取政治資本繼續往上爬,將迫害法輪功作為全市公安工作的重點。由於郭法傑的指使縱容,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撈官起家的警察市公安局副局長李建安(女)、市國保支隊盧明晶、文峰國保大隊白東明、殷都區國保大隊宋福林、劉廣超、林州國保大隊秦志德猶如注入了興奮劑,這幾個惡徒邀功心切,大肆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使這座中原古城陰霾密布,冤案四起,加劇了當地迫害形勢。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就在郭法傑到安陽任職的第二年,為討好上司秦玉海,率先在安陽市公安系統實施爭議極大的公安警務改革,導致公安系統人心浮動,跑官買官達到巔峰,郭法傑藉機在安陽市公安系統提拔賣命迫害法輪功的國保警察盧明晶、白東明、宋福林等人為科級幹部,以示獎賞。這令公安系統內部很多人大為不滿,對這幾個無德無能、威信低下、又不是公安重要工作部門的人竟會得到郭法傑的青睞感到大為不解。

二零一四年二月,背負血債的郭法傑被帶病提拔,升任安陽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他當然想不到「維穩沙皇」周永康瞬間垮台,老上級秦玉海又連環落馬,河南省政法系統窩案爆發持續震盪,郭法傑首當其衝,自然也難逃法網。

從高官周永康、秦玉海再到地方小吏郭法傑,他們都是推動江澤民犯罪集團對法輪功「群體滅絕」、「酷刑」犯罪鏈條的重要環節。今天可悲的下場,表面上是權鬥,實際上是上天對其惡報的開始,自然罪有應得。

二、郭法傑任期內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部份案例

由於迫害的隱蔽與封鎖,對郭法傑在任期間所犯罪行,從明慧網報導部份整理,只是冰山一角。

魔爪伸向異地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安陽鋼鐵公司有三位法輪功學員被以劉光超、宋福林為首殷都國保警察綁架,一位是在安鋼開商店老家是天津的小慧(音),還有李新寶、愛華夫妻。此案牽連到鶴壁市法輪功學員王斌,緊接著魔爪伸向鶴壁。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午後,法輪功學員王斌被非法勞教剛剛期滿回家不久,安陽市公安警察夥同鶴壁國保警察張滿倉等闖進王斌家中,非法抄家四個多小時,搶劫走了幾台筆記本電腦、DVD機、MP4和MP5以及大法資料等,大約下午四點多鐘,王斌被銬著手銬從四樓窗戶摔下,大腦、肺、腎、肋骨、腿骨都被摔成重傷,並於次日早八點不治身亡。年僅三十一歲的王斌被迫害致死。

王斌
王斌

李伏琴被非法勞教丈夫含冤離世

李伏琴,女,安陽市文峰區燃料助劑廠退休職工。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李伏琴被文峰區國保大隊警察白東明為首的一夥人從家中綁架,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十八里河勞教所迫害。

李伏琴丈夫在邪黨人員長期無休止的淫威下,精神近乎崩潰失常。在李伏琴被非法勞教期間,家中剩下身有殘疾的丈夫,年近八旬的老母親和尚未成家的兩個兒子。她的丈夫在一次外出時,在精神恍惚中橫遭車禍,一條腿被壓斷,李伏琴從勞教所回家後不久,丈夫在一系列打擊下,突發疾病,離開人世。

石豔娥身陷囹圄慈母丈夫先後離世

石豔娥,女,五十多歲,安陽市電筒廠退休職工。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早,警察白東明等十多人、幾輛警車,動用開鎖匠撬開房門,綁架了法輪功學員石豔娥,同時綁架了在石豔娥家串門的法輪功學員吳青釵。石豔娥被非法判刑三年,吳欽釵被非法判刑四年。兩人都被關進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迫害。

石豔娥被非法關押在安陽市看守所期間,她絕食四十多天反迫害,四十多天裏一直被戴手銬、腳鐐,並灌食。

二零零九年底前後,石豔娥的丈夫承受不了一次次的魔難打擊,身體健康的他突發急病,含冤去世。

石豔娥的母親痛失孝順的女婿,日夜思念獄中的女兒,在石豔娥非法關押期間幾次不能吃喝,出現生命危險,在石豔娥從監獄回家後不久,原本身體健康的她,二零一三年大年後突然撒手人寰。就這樣一個幸福溫馨的家庭非正常痛失兩位親人。

堅持信仰痛失三位親人現今又遭噩運

王芳,女,四十八歲,家住安陽市文峰區西大街。娘家在南方,嫁到安陽。丈夫脾氣暴躁,對王芳非打即罵。王芳修煉大法後,改善了家庭環境。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王芳在文峰中路講真相時被人打電話舉報,被巡警綁架到西華門派出所。

王芳被文峰法院誣判三年,被監禁在新鄉女子監獄,全家陷入痛苦絕望,癱瘓的丈夫只好被婆婆送到福利院,不久丈夫便去世,身體不錯的婆婆承受不了打擊突然離世、大伯子也相繼離世。一個家庭接連失去三位親人。

王芳出獄僅一年,二零一四年九月,王芳再一次失蹤,一個多月的時間沒有人知道王芳身在何處,可能被非法關押在安陽市看守所。三個女兒從小受到驚嚇,不願與任何人交談。

三、郭法傑任期內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部份案例

青年才子遭誣判十年

王志華,男,三十一歲,家住林州市區,大學畢業,經營一家影樓。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林州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綁架王志華,並先後兩次野蠻抄家、搜店,搶走了其店裏的三台電腦。期間盧晶明坐鎮指揮,林州國保警察對王志華施以左右開弓打耳光、不讓睡覺,不讓穿衣服和鞋並毒打,警察秦志德將王志華一隻手銬在鐵管上,另一隻手銬在鐵椅上達一晚之久。秦志德還強迫王志華站在兩塊厚板子上,將他的一隻手吊銬在鐵管子上,然後將板子去掉,使王志華只能用腳尖點著地,只一會兒工夫,王志華的手就失去了知覺,就這樣一直吊銬至下午四點多才將他放下來。

二零一零年四月中旬,林州市法院以王志華上國際網站為名,對他非法判重刑十年。

張春林被非法判刑五年

張春林,男,六十歲,安陽市糧食局職工,住在豫北棉紡織廠家屬區。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黃曆臘月二十九)早晨六點多,河南安陽市殷都區國保大隊指導員宋福林,夥同市幾名「610」人員,帶領一群警察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張春林家中,瘋狂抄家,搶走電腦、優盤、光盤等許多大法資料和書籍。張春林被警察綁架,非法判刑五年,送鄭州新密監獄迫害。

劉鳳蘭被冤判三年

劉鳳蘭,女,六十多歲,第四製藥廠退休職工,經常被「610」、派出所、街道辦事處騷擾,曾多次被非法關進看守所、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下午,安陽「610」、安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文峰、紫微大道辦事處等惡人,趁劉鳳蘭上街之時,在其後跟蹤、盯梢,再一次綁架她。晚六時左右,十多個中共政權惡人來到劉鳳蘭家,用卑鄙的手段撬門而入,翻箱倒櫃搜查,東西扔了一地,屋裏一片狼藉。二零一二年夏天,劉鳳蘭被文峰法院冤判三年,送新鄉女子監獄折磨。在押期間扣發其退休金,回家後仍被文峰區「610」指使下停發,在劉鳳蘭多次強烈正當要求下才恢復,但非法關押期間退休金仍未補發。

陳雪生被非法判刑五年 李慧被開除公職

陳雪生,女,六十多歲,原是安陽市日用化工廠職工。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陳雪生與法輪功學員李慧在安陽北郊西見山村散發真相資料時,被邪黨毒害的村民惡告,被北航派出所社區警務大隊警察綁架。當時陳雪生出現休克,但北關區「六一零」主任衛芝潔及警察仍將陳雪生、李慧劫持至安陽市看守所迫害,強迫在號房內做奴工。當天下午,在市國保支隊警察盧明晶的直接指揮和參與下,大隊長王軍青帶領一幫警察,非法闖入陳雪生的住宅瘋狂抄家,抄走大法書等個人財產。陳雪生被北關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新鄉監獄。

李慧,五十多歲,原是安陽市房管局經濟適用住房中心職工。李慧在看守所曾被迫害的消瘦,嚴重脫相。李慧被判緩刑後,被住建局非法開除公職,剝奪已內退多年的退休工資。

大年前遭瘋狂綁架 五家庭頓陷絕境

二零一零年大年前後,盧晶明與林州市國保大隊以隊長秦志德、常章林等為首的邪惡之徒,有預謀瘋狂抓捕了五位法輪功學員。他們利用長期跟蹤、電話竊聽、騙、嚇唬家人等流氓特務卑鄙手段監視、綁架和非法抄家。

法輪功學員付貝芳被國保大隊警察騙開門,綁架。搶走電腦、打印機等物品。

法輪功學員路寬被林州國保大隊秦志德等人綁架,汽車被扣押,在路寬家非法搶走現金36000多元,非法沒收電腦、大法書籍、光盤等物品數件。

據有人透漏,林州國保大隊隊長秦志德等人在上任不到一年,迫害法輪功學員達三十多人,有明多法輪功學員被判重刑。

還有許多迫害案例有待收集匯總。

四、至今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桑順雲已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十個月;范雅琪已被非法關押一年九個月;李寶珍、李秀珍姊妹倆已被非法關押近一年二個月。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河南安陽市殷都公安分局警察開幾輛警車,以宋福林為首的二十多人,有預謀的闖進本市三位老年婦女住所,瘋狂抄家、搶劫、綁架,家都被翻得底朝天。殷都警察宋福林欲將法輪功學員范雅琪、李寶珍、李秀珍姊妹誣陷為團伙「犯罪」,起訴到安陽市殷都區法院,但因證據不足案卷被退回。李寶珍、李秀珍姊妹倆都是退休教師,李秀珍原是安陽市龍安區東風鄉郭潘流小學語文教師,妹妹李寶珍原是龍泉鄉二十七中數學教師。

法輪功學員桑順雲在大街上被劫持,安陽市北關區法院預謀對其非法判刑,但因證據不足無法判刑。

結語

郭法傑瞬間落馬,在安陽官場特別是政法系統引起強烈地震,一些地方官員心存僥倖,認為天高皇帝遠,在當今高官落馬潮中不會受到衝擊。不曾想周永康被捕,竟能引爆到一個地方公安局長身上,而且來得如此之快。這對那些至今仍參與迫害的地方人員無異於當頭一棒。報應臨頭,誰能替你抵擋?網友留言,今晚又有人睡不著覺了!

十六年的血雨腥風,法輪功學員付出生命、安危的代價,苦苦勸善,當然包括參與迫害的「六一零」、公檢法人員。就連當初張狂迫害法輪功的原市國保支隊科長盧明晶都迫於壓力,主動調離迫害崗位。大勢所趨,有誰還會為邪黨迫害繼續買單,充當拔橛子的人呢?

趕快良知甦醒吧!千萬不要錯過這轉瞬即逝的回頭機會,為自己和家人做出明智的抉擇,這也是法輪功學員真心期盼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