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人無比感激慈悲的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走入大法修煉的老弟子,在恩師的慈悲呵護下,修煉路上無數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美好與超常!

昔日藥罐子,今朝精力充沛

我從小身體就不好,虛弱多病,經常打針吃藥,在十二歲那年又得了發瘧子(打擺子)一會冷一會熱。從那以後身體就更差了,總是感覺無力。十六歲那年就上班了,在省城一家大型機械配件廠鑄造車間當了一名鑄造工人。當時正是邪黨搞的所謂「上山下鄉」轟轟烈烈的時候,我又出生在所謂的地主家庭,上學是絕對不允許的,能找到這麼一份工作已經很不容易了。這個崗位上以前沒有女工,我是第一批到這個崗位工作的女工,勞動強度很大很累,只要不上班,在家的時候總得在床上躺著,總是覺得累,身體的毛病也越來越多:胃炎、心動過速、失眠、婦科病、皮膚病、低血糖、低血壓等。跑遍了本市的各大醫院,中醫、西醫都看了,也沒有太大好轉。慢性病沒啥特效藥就是難受,那些年一直靠藥維持著。久病成醫,我自己都可以開藥方了。現在說起來輕鬆,可當時承受的痛苦真的是度日如年,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熬到頭。

一九九六年四月,法輪大法洪傳到我的家門口,母親得法了。記得當時她很激動,她說這個功好,教人重德向善做好人,師父的功高,讓我也修吧。因我當時上常日班,孩子上初中二年級,學校離家遠,早晨走的早,晚上回來的晚,由於得照顧孩子,感覺抽不出時間煉功。在母親的再三勸說下,我決定擠時間也要修煉法輪功。一九九六年五月,我開始自己在家擠時間學法煉功了。不知不覺中人精神了,走路、說話都輕快利索了,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從修煉法輪功那天起就沒有再吃一粒藥,因為從那天開始,困擾我多年的頑疾全都不翼而飛了。我及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丈夫和兒子看到我的變化都支持我修煉,特別是迫害發生後,他們依然支持我修煉法輪大法。

丈夫跌入深坑 一夜癒合傷口

從我修煉法輪大法至今,發生在我家的神奇事說都說不完。這裏講述我身邊親人受益的真實故事:

丈夫一直支持我和母親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與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他都沒有害怕,反而說我(我怕心重,不敢走出去):「怕甚麼怕,最多把你拉出去喀嚓,把我拉出去喀嚓,把兒子拉出去喀嚓」。意思是砍頭都不要怕。他走到哪裏都說:「法輪功好,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我丈母娘和我媳婦都煉法輪功,她們的身體好了,我不用照顧她們,她們反而照顧的我很好,我知道法輪功好!」要好的朋友說,現在形勢這麼緊張,你不要跟誰都說家裏人煉法輪功,他說:「我不怕,我說的是實話,大法師父一直保護著我,不然我活不到今天。」

丈夫今年六十六歲,從年輕的時候就非常愛喝酒,中午、晚上兩頓飯都要喝,記得丈夫退休前(二零零零年十月退休),有一天晚上和朋友們在一起喝酒,夜裏十一點多了,我聽到開門聲,知道是他回來了,進門後卻沒有動靜了,我趕快從臥室出來,看到他坐在門口的地上一動不動,每次喝酒都要喝到這種程度,迷迷糊糊還能找到家門。我看到他又喝多了,就扶他起來,誰知我一拽他的手,摸到一手粘乎乎的,竟然全是血,我還以為是手磕破了,把他攙進屋,讓他坐到床上我去弄水想幫他擦擦,等我反身進來,他臉朝上躺在床上,兩腿順在床邊耷拉著就睡著了。這時我才看清,他的下巴處碰了一個大口子(有三公分長),傷口很深,傷口處的肉往外翻著,血是從這裏流出來的。一時不知怎麼辦,我叫醒了母親,母親看後搖搖頭說,這麼晚了他又醉成這樣,怎麼辦呢?先用淡鹽水擦擦算了,明天再去醫院吧。我給他擦洗乾淨傷口,這時傷口基本上不怎麼流血了,沒有包紮,怕萬一再流血弄得到處都是,就給他在下巴處墊了一塊布,讓他躺好,這個過程他一直睡著沒有醒。第二天早晨我叫醒他,問他怎麼樣,他說沒事,昨晚發生的事他竟都不知道。我說:你的下巴碰了一個大口子得縫針,你不疼嗎?他說沒感覺,我讓他轉過頭來看看,我驚呆了!那麼深的口子一晚上就長好了!不紅不腫就像被甚麼東西劃了一道,僅有一道血痂痕跡。我立刻知道是師父保護了他。

二零零九年母親單位分的經濟房,我們有一套房子住,就把這套新房過戶給了別人,在協商的時候,介紹人對丈夫說:幾年前你掉到大門口旁邊挖的地基坑裏,是我把你弄上來的。九年過去了,如果這個人不說出來,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那一晚人醉成那樣摔到深溝裏,胳膊腿都沒有受傷。碰的那麼大個口子一夜就長好了,而且後來還沒有留下任何疤痕。聽起來是不是像神話故事呢!

丈夫由於支持我修煉大法,自己多年的肺氣腫、氣管炎、冠心病在沒有在意的情況全都不藥而癒了。二零一三年,他參加體檢做B超時,做B超的人說:你們看這個人和我們的掛圖一模一樣。

闖過腦血栓,丈夫戒掉頑固酒癮

曾有朋友當著大家的面說我丈夫:某某(指我丈夫)要能戒酒我就戒飯,意思是他的酒癮太大,戒不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丈夫真的戒掉了酒癮,現在滴酒不沾。

丈夫雖未走入修煉,但看過多遍大法書,非常相信大法,相信師父,每天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期《明慧週刊》及所有的大法真相資料他都必看,平時堅持使用真相幣買菜、購物。以前有冠心病、肺氣腫,並沒有吃過藥,前兩年體檢時卻發現都好了。他知道是因為自己相信大法好得到了福報。所以他更支持大法了。唯一就是他平時喜好抽煙、喝酒,遲遲難以戒掉。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當天晚飯後,我與母親同修在臥室學法,丈夫還在中廳吃飯。大約六點四十五分左右,我在屋裏突然聽到「咚」的一聲,立刻意識到是他摔倒了的聲音,我趕快跑出來,見他躺在地上,叫他也不吭聲,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這怎麼辦?我馬上想到了師父。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我趕快貼近他的耳朵說:「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與母親剛念了兩遍,丈夫就醒過來了,他也一遍接一遍的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越宏亮:「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雖然人清醒了但是一時還不能動,他就在那兒一直誦念這九字吉言。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左右,我說:上床吧,不能總在地上躺著呀。他還是動不了,我告訴他:師父說過「難行能行」,肯定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起來!我從他身後往起抱他,嘴裏不停的說:「起來!」「起」!「起」!一米八的大個子,他真的這麼起來了。我說:師父講「難行能行」,走,肯定行!行!行!就這樣幾乎沒有費甚麼力氣,就把他扶上床了。第二天早晨起來,他的雙臂無力耷拉著,當時的情況很明顯就是腦血栓的症狀。我為他穿好衣服,他堅持自己洗漱。他很明白師父又一次救了他的命。

早飯後他開始聽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音。當天下午,師父為他淨化身體:大便連續排了三次,排出的髒東西還能看到上面有血;每隔一會兒就咳出一口痰,連續兩天如此。三月十四日下午,丈夫能給自己洗了澡。三月十五日早晨,丈夫起來給全家做的早飯。

三月十六日上午,我們一同外出去看望他患肝癌的同學。我講真相,他現身說法:「你看我怎麼樣?有甚麼變化?」對方搖頭說:「看不出來」他說:「我十一日晚上拴住了,我相信大法,是大法師父救了我。我沒吃一粒藥,沒去醫院,你看我現在怎麼樣?你家四樓我一口氣上來的。」對方感到不可思議,直說「怎麼可能」。

三月十七日上午,社區大門口有兩個推廣周林頻譜儀的人,看到丈夫說:「你的心臟不好,嘴唇發紫我給你檢查檢查吧」,當時測血壓低壓110,高壓190.丈夫十一日摔倒時,左眉骨上磕破一個小口,左眼周圍整個青紫都是瘀血,腫起來老高,眼睛成了一條縫。他平時血壓就很高,那樣重的一摔如果沒有師父保護那是很危險的。事後丈夫還對我說:「你如果那天把我送醫院,後果不堪設想,我可就遭罪了」。

這件事促使丈夫下決心要戒酒,不能再喝了,否則真的對不起替自己承受了無量罪業的慈悲偉大的師父。就這一念,師父幫他去掉了酒癮。他很容易的就戒掉了自己認為一輩子都不可能不喝的酒。他現在一點兒也不想酒了。這是何等的奇蹟!

丈夫雖然現在還沒有走進正式實修的狀態,但已經看過多遍大法書,支持大法,也幫助做一些證實大法的事。一次次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偉大,我們全家人無比感激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救命之恩。

兒子、兒媳也受益

兒子看過《轉法輪》和師父在各地的講法書,相信大法好,並且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學畢業後很容易找到了一份滿意的工作。

去年兒媳懷孕,沒有妊娠反應,一切正常,孩子發育也很好。醫生檢查說孩子個大,每次都囑咐要控制飲食,否則不好生。離預產期還有二十六天時,七月二十八日晚上十二點多,睡著覺羊水就破了,兒子趕快叫來120救護車,把兒媳送到了定點醫院。醫生檢查後說先採取措施保胎,最起碼也要堅持到八月一日才能生,但是羊水一直在流,止不住。住院兩天時,產科主任來查房說:七月底天氣太熱大人下身容易感染,孩子正常,不要再等了,打催產素爭取正常生孩子,再不行就剖腹產。當時孩子還沒有入骨盆,但是我堅信一切都會順利。

住院三天時,三十一日下午七點多,兒媳順產生下一個六斤六兩的男孩,雖然早產三週,母子一切都正常,兩天後醫生就讓出院了。現在孫子已經八個月了,很少哭鬧非常可愛聽話,母乳充足,養的白白胖胖,已經二十斤了,身高有七十五公分,像一週歲孩子的個子,十分健壯。

我們深深的知道,這些年來,師父時刻都在保護著弟子和弟子心存正念的家人,為我們操盡了心,有些事是我們知道的,有很多是我們不知道的。從心底深處想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佛法!大法師父是來救度所有的人的!被中共邪黨無神論和鬥爭哲學迷惑太深仍未清醒的人們啊,希望你們能靜下心來認真聽一聽法輪功修煉者親身經歷的神奇事,不要再被中共惡黨欺騙,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趕快三退保平安!你也會擁有一個美好的明天。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弟子及家人叩拜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