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修煉大法中的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十日】我今年七十五歲,退休工人,一九九四年有幸走進大法修煉。

修煉前我有多種病:神經不好,晚上睡不好覺,白天打不起精神來;最痛苦的是胸膜炎這個病,舉手投足都感覺到疼的難受;還有多種婦女病。病痛的折磨,幹家務活很吃力,我家的孩子們小時候吃不到麵條和餃子,因為剁餃子餡、擀餃子皮和擀麵條我做不動。我常年吃藥,用各種偏方也不見好,甚至找人畫符燒紙,反正各種法都用了也不見效,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越來越不好。

當時聽說氣功能治病,我也選了其中的一種功練,同時也在注意觀察到底哪個功效果好,注意聽街坊鄰居們這方面的評價。練了一段時間也沒見有甚麼效果。後來就聽到越來越多的人談論法輪功的神奇事,而且有很多人轉去學煉法輪功,我就是這樣走入法輪大法的,可能這就是我與法輪大法的緣份吧,那時還沒有感到這是一件改變我命運的大事。

最幸福的是,當年我參加了師父在錦州和延吉兩地的講法學習班,特別是延吉班,有四千多人參加,因為師父講的太好了,同時師父的講法場上有很強的能量,也就是師父打出來的功,使學員們感覺到特別的舒服,有病的人在場中也感覺不到病痛,因此,有很多學員是師父走一地跟一地的跟著班聽師父講法。我親眼看到了師父,親耳聽到了師父講法,師父的講法親切入耳,講出的法理通俗易懂,我聽著覺的好像在和我們在嘮家常,但講出的法理卻完全和別的氣功不一樣,是比祛病健身氣功更高的理。通過師父的講法,我明白了人活著為了甚麼;人為甚麼得病;只有重心性才能長功等很多聽著又新鮮又願意聽的理。我一邊聽一邊想,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我得好好學!在講法學習班上我有幸跟師父合影留念,這張珍貴的照片至今我還在珍藏著。

師父在班上講法時,用功能給學員們調病清理身體,並告訴我們,這兩天大部份人會出現病態,如感冒、拉肚子、頭疼等等各種病態反映,這不是病,是師父在給清理身體,使身體裏不好的東西往出返。我當時有些懷疑,這麼多人能管得過來嗎?但神奇的是,我們住在一個旅店裏的學員幾乎都出現了師父所說的狀態,不是感冒就是拉肚子,一打聽,其他學員也是這樣。病態過後,每個人都感覺身體比以前有精神了,特別好受,走路都輕飄飄的。我信服了,知道師父不是一般的人,我要和師父好好的學。

在延吉學習班上,師父讓我們聽他的口令跺左腳,在跺腳的同時想著自己的一種病,我當時想著胸膜炎,按師父的口令跺腳,從延吉回來後,胸膜炎不知不覺的好了。無病一身輕,幹活有勁了,臉色也好看了。得法不到一年時間,我的病全都好了。這是法輪大法給我的,我慶幸自己得到了最好的大法,從此我更加堅信修煉法輪大法,並用親身感受把大法的美好講給我的子女、女婿等,也讓他們得到了大法。

當時大法洪傳,學大法的人都從身體、精神很快向好的方面轉變的現象中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一傳十,十傳百,學大法的人越來越多,各地陸續辦起了煉功點,大家利用業餘時間學法煉功。我們地區也辦起了煉功點,我們每天的晚飯後和星期天都到這裏來學法煉功。

一天晚上九點多鐘,當時天下著雪,我們幾個同修從煉功點學完法回家,路上橫過馬路,差一步就上馬路牙子的時候,筆直的馬路上一輛吉普車突然間從路的中間拐向我們,衝過來了。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車就撞上我了,當時我摔在地上,甚麼都不知道了,車拐個彎就跑遠了。就聽有人喊我:摔壞沒,有事沒事?當時我也沒害怕,心裏想,我是學大法的,有師父,沒事!當時我前額被撞出兩個雞蛋大的包,像兩個犄角一樣嚇人。同修們嚇壞了,趕緊扶我坐起來,我緩了一小會兒,說來也奇怪,「有師父,沒事」這一念一出,就覺得不那麼太疼了,四肢也能慢慢的活動了,就這樣在大家的攙扶下回到家。

家人要送我去醫院,我堅持不去。幾天的工夫,頭上的包消了,身體正常了,而且我感覺到身體比以前更好,更輕快了。親眼看到這件事的常人都覺的驚奇,不相信被車撞的這麼嚴重不上醫院幾天就完全好了,但事實在這兒擺著,也就只剩下奇怪了,但不只是奇怪,因為他們知道我修煉法輪大法,他們從中也知道了法輪大法不是一般的功法,他們也佩服法輪大法的神奇。

法輪大法是神奇的,你只要真心修煉大法,師父就會管你,給你淨化身體,保護你修煉,不收你一分錢,所以大法是大慈大悲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