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清除誹謗展板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集體學法時,協調同修說:「現在每個社區、居委會、街道上都掛了污衊大法的邪惡展板。每位同修都要到自己所在範圍內的居委會,街道去看一看,找一找,看見了就要弄掉,不能讓它們去毒害眾生,誹謗大法。」

當時我想:我們那裏應該沒有吧,前不久拆掉了一個,應該不會有吧。所以就沒有重視。下班回家後就準備學法,讀了大概半個小時,突然腦子裏閃過一念:「去清理邪惡展板」。我趕忙放下書,準備去看一看,這時是八點過十分。我隨手拿了一把家用剪刀放在口袋裏就出門了,一邊走一邊想:我去居委會附近看一看,如果有我一定要弄掉它。到了那一看,還真有一塊。

這時天已黑了,路上有了路燈,也有行人。我站在那邪展板後面(因後面沒有燈),看那展版:那邪惡的畫面粘在塑鋼玻璃裏。外面是不鏽鋼框架,再看後面用三夾板把框架釘得很嚴實,而且三夾板後面一個鐵欄柵緊挨著,幾乎沒有空隙,只能伸進去幾個手指。

我也沒想那麼多,隨手拿著剪刀就撬,用手摸索著,摸到釘子就撬,弄了一身汗,釘子是撬掉了,可三夾板被鐵欄柵護著,而且鐵欄柵和三夾板一樣大,根本就拿不出來。怎麼辦?我心裏一邊喊:「師父幫我。」腦子在想怎麼辦。鐵欄柵中間有一個方塊形洞,但兩側沒有,兩根鐵棍之間有空隙,我就把邪展板從右往左推,推到空隙處,再用力把板子從空隙拉出來,慢慢用力拉,在右邊推一下,再到左邊拉一下,一點一點往出挪。拉出大約一尺多寬時不能動了,我就慢慢用力把拉出的部份拆斷,借鐵棍的力終於把它拆斷了,劈里啪啦,震得好響,周圍有行人,可好像都聽不見。

到這時我已出幾身汗了,也不知甚麼時候了,感到兩隻手沒有力氣了,就站在後面休息。這時腦子裏想:假若警察來了,不拿個正著,回去吧。此念一出,馬上否定:「我是師父的弟子,今晚我就一定拿掉,不讓它再毒害眾生。我自己的生死我不管,有師父管,我是來救眾生的。」再看路上行人,偶爾也有一個,兩個,或一群。我在展板後面往前看,有人我就停下不動,人一走我就動手。

說實話,那時我的手和腳都沒有力氣了,有點發軟。我就喊師父:師父啊!弟子已沒有勁了,請師父幫幫我吧。我又跑到展板旁去拉邪畫,可怎麼也拉不動。好像釘了釘子。我就用剪刀剪。因三夾板和鐵欄柵之間沒有空隙,手伸不進去,剪刀只能剪到邊緣上,中間根本沒辦法碰到。拉又拉不動,剪又剪不著,怎麼辦?我跟師父說:「師父啊!我沒有辦法,也沒有力氣了,怎麼辦啊?回家吧!」

可剛往家走有兩步,我就不甘心的停住了:「今天我一定要把邪畫弄掉!」我跑到展板邊,把手慢慢伸到三夾板裏,用手指夾著邪畫往外拉,邪畫拉動了!我再扯住邪畫的邊緣,只用了一點點力,邪畫「嘩」一下就抽出來了。當時我激動的眼淚出來了,趕快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回到家已十點多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