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好」條幅掛到了洗腦班樓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六日】二零零二年,我被綁架到吉林市樺皮廠洗腦班。那一次遭綁架迫害的都是吉林市和永吉縣的大法弟子,先後有五十多同修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市「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國保的頭目直接盤踞在洗腦班,目地就是以軟硬兼施洗腦、恐嚇的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我是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晚被當地派出所、六一零綁架到洗腦班,一路上我只是發正念,五十多里的路程,汽車由於故障竟走了八個多小時。當時在場的那些警察與幹部都心神不安,不知所措。

第二天陸續又劫持來了幾十人。由於有的女同修頭一次遭到這樣的恐嚇,有的哭,有的大聲喊:「放我出去!」

面對著複雜的環境,我心裏十分冷靜,被綁架到這裏來的同修不論有甚麼執著,甚麼樣的修煉狀態,他們是因為修大法而遭受邪惡迫害的。他們都是師父的弟子,是我的同修。無論怎樣我得鼓勵同修堅定修煉的正念,提醒大家背法、發正念,絕不配合邪惡的要求。

被綁架的同修,經過幾天交流後,大家都穩住了心,也都正念對待自己的被迫害,堅決不配合邪惡的陰謀和企圖。那些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同修,都能面對邪惡的提審、毒打、威脅,義正辭嚴的揭露邪惡,不配合邪惡。

當時「六一零」的頭子、公安、國保的頭子,都亂了陣腳,都覺得頭痛,不知如何是好。三天後,「六一零」頭子找到了藉口,在吃飯時氣急敗壞的講,「從今天下午開始,你們誰也不許各屋亂竄,都在自己屋裏呆著,太不像話了!洗腦班都成了你們大法弟子開交流會的場所了!」

十月十四日晚上,又劫持來一個女同修,她是某單位的一位幹部,是從辦公室被非法抓來的。她的兜子裏有一個「法輪大法好」條幅和一些真相不乾膠。同屋的女同修不知怎麼辦好,我告訴同修把條幅掛出去,震懾邪惡,證實大法。

住在樓上的同修爬到樓頂把條幅掛了出來。不乾膠,每人一張貼到了走廊的牆上。

十五日早,不法人員把大法弟子集合到院子裏,讓給邪黨血旗行注目禮。大家發正念,升起的血旗突然掉了下來。再一看,「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在樓頂上邊隨風飄舞著。那個警察頭目當時嚇得臉都變紫了,大聲喊著:「反了,反了!」宣布立即各回各屋。

十五日上午九點,吉林市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到洗腦班開會,當他講到黨和政府及各級領導如何關心你們……我當即站起來打斷了他的鬼話,我告訴他:我們都不是被請來的,是被戴上手銬綁架到這裏來的。你所說的「四菜一湯」不是免費的,是當地官員在綁架同時就下了命令:農民,強制賣糧食交伙食費,沒糧的賣房、家具、農機、牲畜交伙食費。工人從工資中扣,就連你們這些頭目、警察、幫教都在吃我們,你作為市領導,總不該在眾人面前光天化日撒謊吧。要是真關心我們,就立即打開大門放我們回家。你是政法委書記搞法律的,我問你這個洗腦班合法嗎?是法律規定的嗎?他答不上來。如果不是法律規定的,你們把這麼多的無辜百姓因為信仰真、善、忍 而綁架 強制關押在這裏,你及所有參與綁架的人就是在犯法。如果把你的親人綁架到這黑監獄裏,你是否還能講出這些似是而非的話呢?那位書記聽完後,宣布散會, 匆匆走了。

也就是這天下午,惡警把我綁架到了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說我頂撞了市領導,干擾了領導的「工作安排」。後來在師父的幫助下,我四十天後正念走出了看守所。

二十來天,洗腦班就解體,沒有一個大法學員簽所謂的「保證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