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民覺醒退惡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

獄警明真相 辭職換單位

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勞教期間,一專講政治課的中隊長,是一個大學生,在一次和我談話時說:「你們師父說我們是地獄的小鬼轉世,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我沉思片刻說:師父是講過這句話,但師父多次講法時說,他是來救人的,是為眾生而來!你現在是警察,這是你的生存環境,但你是一個人,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中國人,只要沒幹壞事,沒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就是被救度的對像之一。有些獄警,失去理智,追隨江鬼,助惡為虐,盡幹壞事,當然是地獄小鬼。如不悔改,以後遭報應可慘呢。」

以後他講課內容變了,不講政治、法律等問題,不久就申請辭職辦報紙去了。

「不知把你們這些好人弄這兒來幹甚麼?」

一位五十多歲的中隊長,一次在操場集合時叫嚷:「我是共產黨員,我就是擁護共產黨的。勞教所是專政機器,就是暴力機關,就是執行暴力的……」次日晩上,他到我們監舍來了,因為我們監舍的同修宣布在強制下寫的三書全部作廢。惡人很惱火,瘋狂迫害,其中一位學員已近二十天不讓睡覺。他坐在床邊對我說:「你也說幾句吧。」我說:隊長讓說,我就說幾句。被關在這裏的功友,由於堅持信仰,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並沒有觸犯國家任何法律,有甚麼罪?作為法輪功學員,對任何人都是善良的,真誠的。對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你們監獄,是怎麼教育人的?暴力!對所謂違規違紀人員,寫檢討、站軍姿、操場跑圈圈、烈日下暴曬,大法學員喊一句「祝李老師生日快樂」,你們唆使四個犯人對一人,連拖帶抓,並以電棍行兇。你們這裏關押的人,有的被關十多次,為甚麼不能使他們變好?因為你們沒有以理服人、善心對人,所以不能使人變好。你們是知法犯法,執法犯法,若不悔改是要遭報應的。

這位中隊長聽後沉思片刻,自言自語說:「政府確實有誤。」另一警察說:「不知把你們這些好人弄到這兒來幹甚麼?」

小偷:再不迫害大法弟子

與我們同監室的一個小偷,被獄警利用迫害大法弟子。我心想:如果就讓他這樣繼續下去,不但毀了他自己的青春,同時還毀了一個家庭,對社會和國家會造成危害。在他出獄前我勸導他:你今年二十一歲,正是出林的筍子。可你已兩次進監。自己父母是誠實農民,忠厚老實,以農為生,家庭貧困。作為兒子,可不能怨他們。俗話說,兒不嫌母醜,狗不嫌家窮,可是,你想過嗎?你身陷牢獄,受盡煎熬,他們心裏多難受啊!也許流了多少眼淚,你知道嗎!你可要理解父母的心。父母把你從一尺五養大,多辛苦啊!你回家後,別再流浪,回到家,找個女朋友,靠自己的雙手過日子,就是生活清淡一些,也一定比監獄好。父母多麼希望你能回到他們身邊,成家立業,讓爹媽早日抱乖孫子,後繼有人。作為兒子,應當讓父母放心,千萬不能讓他們失望!更不能怨他們!在監獄裏不要被人利用迫害好人,迫害大法弟子是要遭報的。回去後要告訴家中的親人,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

這個小伙子聽後說:「我見過很多法輪功弟子,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警察逼我整你們,我們不整你們要整我呀!以後我決不幹這些損德的事了。回到社會,再不會動刀動拳打人殺人和偷盜了。

政法委幹部:「共產黨就是壞」

2011年秋,我在工地幹活,被非法劫持到洗腦班,剛到黑窩,我對眾多各級在場人員質問:你們多次到我家或勞動工地,我都在勞動,沒幹甚麼壞事,沒犯甚麼法,你們把我抓這兒來幹甚麼!在場的人都不吱聲。下午,他們輪番找我談話。一位國安隊長問:「你的頭髮焗油啦?為啥這麼黑。我說:我從來不用化妝品,更沒有焗油。是煉法輪功受益,所以我們才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他接著摸著頭說:「我這頭髮又粗糙,還痛得很。……」我看他焦慮的樣子,就說:不明法輪功真相,對法輪功犯罪,讓人擔心,以後別幹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我願所有的有緣人及你們的家人平安。……這個隊長笑了。

又來幾個政法委人員和一年輕警察,我又對他們說:你們國安隊原來有一位很帥的青年,2001年在看守所,非法提審我時,我當面告訴他:千萬別幹壞事,要行善積德,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他回答說:「我就是專搞法輪功的,我還沒報應呢!」第二年此人失蹤,至今無音信。你們一定知道,只是不願說出來。上一任公安局長,講真相他不聽,當年兩個兒子喪命,原本一個完好的家庭,現在變成孤老頭,後繼無人,真可憐!還有幾個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的,你們很清楚。法輪功是佛法!誰迫害法輪功,就是對佛法犯罪,要遭天殺!一位年輕警察聽後抬頭大笑說:「我們沒有把你的腦洗了,你反而把我們的腦洗了,連天法都講出來了!以後我們不會來抓你們了。」

一位司法所所長聽真相後笑著點頭。後來在街頭相遇,很熱情,我問她:你們司法為啥不能獨立,行政干預司法?「這是體制問題,我們只是普通工作人員,有啥辦法,沒辦法!」我叫她以後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她點頭笑了。

一位政法委幹部要與我交朋友。後來對我說:「工作幾十年,在機關內部,處處勾心鬥角。互相整人,共產黨真壞,如果有人打共產黨,我也參加」。我說:我們是修煉人,一心為眾生走出劫難講真相,不會搞暴力。共產黨是天要滅它。他叫我們以後「注意安全,萬一出事,我職權小難得幫甚麼忙……」我說:只要不參與迫害大法學員,就對了。他還說:「上級要求洗腦班一直辦下去,我們以後不搞了。」後來洗腦班真的垮了,去年這座黑樓也被拆除。

凡我講過真相的人都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為自己選擇了一條幸福之路。願天下人都明白真相,幸福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