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花的相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目前隻身一個人在外地求學,想把我最近經歷的一件事情講出來,希望能對同修們有所提示和幫助。

我大約是在讀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得法的,那時候其實並不懂「修煉」到底是甚麼,因為家裏的環境比較好,父母都是同修,所以一直在父母的督促下學法、煉功。但我一直沒有從根本上認識法,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上高中時候,體檢曾經測出過貧血,大學時候曾有一次突然暈倒,醒來嘴唇都不知道是甚麼色了,臉色煞白,有種瀕臨死亡的感覺。這些都通過及時的學法,向內找,身體狀況又恢復如正常人一樣。可惜的是我那時候並沒有重視起來。

後來我獨自在異地求學,心裏想著這回出去了一定能好好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然而當真正一個人的時候,才意識到和自己曾經預想的相差太遠。脫離了集體學法環境,加之自己本身沒有從根本上認識法,漸漸想的、做的都是常人的東西,自己都感覺自己在往下滑。恰巧那時候,我買了一盆綠色植物放在家中。有一天,我忽然想著萬物皆有靈性,對這盆花說:「花兒啊,我知道你能聽見我說話,如果今後你看到我狀態不好的時候,一定要及時點醒我。」

之後的一段時間,我一直忙於應付考試。就在考完試之後的一天,我忽然發現那盆原本茂盛的植物,以一種令人詫異的速度全部凋零──原本枝繁葉茂的綠色植物,一夜之間全部枯萎,只剩下變黑、倒下的葉片,葉子尖端大片變黑,像被燒過的一樣。我從沒在任何一種植物上看到過這種現象。當時只是覺得特別奇怪,怎麼前一天還好好的,只一天時間會變成這樣?

晚上坐車回家,我手扶著車裏的把手,突然發現自己的手背上,布滿了針尖狀的出血點,整個手都是!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壞了,用另一個手使勁的搓這個手的手背,結果怎麼也擦不掉,出血點依然清晰可見。我當時心裏涼了半截,聯想起以前出現的種種「貧血」症狀……但隨後我馬上返出一念:這些都是舊勢力的安排,我不承認!同時向內找,意識到了自己很多人心,比如長期不去的怕心、色心、安逸心、不堅信師父堅信法,三件事做的不好,或有時乾脆沒做,而導致邪惡鑽了空子來迫害,如果還不引起重視,將可能出現生命危險。

這時,我忽然想起早上凋零的花兒,我一下子明白它為甚麼會這樣了。善良的小花,看著我的修煉狀態著急,知道再這樣下去,我可能存在生命危險,它是那麼想要告訴我真相,卻苦於不能開口說話,最後只能選擇用結束自己生命的方式來達到點醒我的目地。因為我曾經對它說:「如果今後你看到我狀態不好的時候一定要及時點醒我。」

我哭了,為師父用這種方式來點醒我無限感激,也為了自己修的不好而導致花兒凋零感到羞愧難當。我認識到自己存在的問題,找出了執著所在,歸正自己。不久,這盆凋零的花奇蹟般的恢復了,長出一片又一片嫩綠的葉子。現在它又枝繁葉茂了。

讓我們珍惜寶貴的人體,珍惜集體學法環境,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實修!切莫等到生命逝去才覺遺憾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