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國內互聯網講真相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三日】九九年後二零零零年起,我就有在網絡講真相的想法,我嘗試過標語、光盤、手機短信等項目,直到大約二零零五年和二零零六年網絡講真相就成了我主要的講真相的方式,一直持續到二零一三年,已經八年了。大約隔天一次,每週三、四次。每次幾個小時,每次還需要花費一個多小時的善後時間。

網絡講真相

開始時,網絡講真相特別容易,國內各大網站各大論壇發不過來。用代理軟件一隱身,就埋頭發帖就行了,當時主要是貼《九評》和真相文章的截圖圖片,都可以發的出,如明慧網可以下載到的圖片版《九評》就是我最常用的真相內容。直到二零零八年奧運後,這種時機就過去了,這種安全的發帖方式就不容易顯示了。接下來移動互聯網興起,近些年主要是針對手機用戶的短語式的帖子。

我沒有選擇email的方式,因為有很多同修做這個項目很成功。網絡發帖在網絡空間裏有點像現實世界裏貼海報、貼橫幅,比較耗費時間精力,不容易實現群發。在網絡上的真相帖能夠打破民眾對邪黨的恐懼,帶動網民一起揭開邪黨「皇帝新裝」的謊言。

網絡講真相最難的是把握好講真相的內容

現在電腦普及到社會的各個角落階層,一個普通電腦熟練程度的常人,教幾個小時,我利用的網絡方法就可以掌握了,我認為網絡講真相的難度不是技術的問題。電腦技術是常人層面的東西,而講真相是修煉人的修煉事情。常人中電腦技術好的人多了去了。

開始我主要發放帖圖,退黨和《九評》為主,《九評》的圖片版,真相的帖子一打開,就可以看到《九評》的某一評,因為是圖片,邪黨的網絡過濾手段無能為力。也會發當時明慧網上的文章,也發大紀元的關於真相的文章,明慧真相期刊出過圖片版的也很適合網絡上發。

如果時間從新開始,我會專注於發《九評》退黨和明慧期刊的內容。但是一個人編輯真相的內容確實是能體現出修煉中的認識甚至是執著。

當時長時間的重複一件事情的時候,我也生出單調寂寞的感覺,在網絡上,我是匿名的,不註冊網絡身份,只是以一個變化的ip的樣子出現,單調重複的在寂寞中也偶爾發了一些預言類的圖片,雖然內容出處基本是明慧網,但是現在想來應該是少一些這方面的帖子會更好。

因為面對的是常人層次的人甚至是宗教愛好者,大法弟子的認識高出他們十萬八千里都不止,天壤之別,於是我顯示心的問題就表現出來了,表現上就是這種單調中偶爾發出的預言類和功能類的帖子。

雖然我現在認為輕微,但是這是我這個修煉階段的教訓!顯示心真的是自心生魔的前奏!

在當時我也認識到了網絡講真相內容的問題,向明慧投了一篇稿子提醒網絡上講真相的學員把握內容的問題,因為當時我修煉境界的認識,還有堅持自我的因素,那篇稿子我還是隱約認為預言類的內容是可以的。現在我認為在有限的精力時間和資源前提下,這是沒有抓住重點。

後來的事情大家看到了,網絡上搞得很不好,近幾年亂法的事情大多和網絡有關係,有一個原因是網絡普及了,網絡是載體,但是網絡上發帖的學員,一定要警惕,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

網絡講真相不能太看重內容的種類花樣。我認為基本真相,《九評》退黨的內容就是最適合網絡的。

在網絡講真相中修心

在大陸講真相面臨的安全問題是實實在在的。講真相,天大的事情,常人不理解,修煉人知道這個道理,所以我一切都為這讓路,甚麼是天大的事情?價值連城的和氏璧都不是天大的事情,如果有一塊和氏璧會怎麼對待?我肯定不會隨便放在不安全的地方。為了保障講真相的項目穩定持續,我用了幾乎我力所能及的安全措施。

我講真相的電腦是乾乾淨淨專用的,幾乎不用來做別的,除了講真相不讓它上網,甚至很少接插存儲設備。

互聯網的社交娛樂功能有目共睹,雖然使用多年,工作學習生活中八年來我幾乎很少用到國內的軟件,為的是不泄漏個人隱私和個人的上網習慣,使用也是了解和測試一下。

手機上網,智能手機我是早期的用戶,為了避開設備混用,一直沒有用在個人的工作和生活中。控制離開我所在的城市時間,因為離開我居住的城市可能會影響到我網絡講真相。修口,不是推薦給同修網絡講真相的項目很少對他人提及。

修掉寂寞,單調重複,在互動便捷的網絡上,有時候一個真相短句要發好幾個月,很多次帖子存在時間只能是用秒計算的。放下名,即使是網名。

誘惑,現在的網絡真是亂的不得了,現在的門戶網站都幾乎是互聯網初期成人網站的尺度了,除了圖片上的,文字上更是,互聯網上何止是「燈紅酒綠」,簡直是沒有底線的下走著。

捨,捨棄不適合的習慣,捨棄不適合的喜好。忍,忍耐,捨棄。

珍惜當前的時間和資源

我記得看過一個電影,叫《辛德勒的名單》,內容是辛德勒二戰時期用金錢和關係救下很多猶太人免於屠殺的故事,在戰爭結束時候,辛德勒後悔說沒有把更多的錢財用來救猶太人,用他的一個首飾來比喻,那個首飾就能救下多少個猶太人,而他浪費了許多錢財用於個人享樂。

這個時期很多講真相的時間和資源被浪費了,在安逸的消費的時候有時候就想,這會損失掉多少人聽到真相,懶惰的時候沒有例行網絡講真相的時候,會生出愧疚的感覺。有時候大魔頭的新聞出現,勞教制度新聞的出現,器官移植的新聞出現,攻擊大法的新聞出現,我沒有及時出來圍剿邪惡的謊言的時候,真好似打仗貽誤戰機的部隊。同樣每日發正念的時間的問題,《西遊記》裏被魏徵斬掉的違反天條的涇河龍王就是時間和所司職責的失職。

證實法

這不是一篇證實技術的文章,明慧網和天地行論壇的技術已經很多了,同修注入心血的安全軟件已經很好用了,我不是技術高手,計算機技術基本自己摸索學習,多年來使用的技術基本是二零零六年、二零零七年討論的技術。我想證實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是師父偉大,大法偉大,我才能由一個業力滿身的亂世常人成長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幸能夠助師正法,我希望我能修好,更好的證實法。

大陸有一個「小馬過河」的故事,河水的危險對小松鼠、小馬和大黃牛的感覺是不一樣的,河是同一條河,大陸講真相的項目也很少有表面看起來絕對安全的項目。網絡的影響力現在有目共睹,別錯過了機緣。別受早期被迫害的觀念的影響,談網色變,彩信的項目普及好幾年了,彩信手機必須上網,本質上也是網絡的一種。有些寫技術類文章的同修寫的文章沒有提出完善的網絡講真相的技術方法,但是卻潛在否定了可能的網絡講真相的方法,實質上起到了一些消極的作用,讓很多有想用網絡講真相的同修卻步。網絡這麼大,依賴海外同修不太現實,海外同修時間精力有限。

再次感謝師尊給了我這麼好的講真相方法,其他同修風吹日曬的時候我可以在室內沒有勞頓之苦,更感謝師尊的悉心看護,弟子能夠跟隨師父順利的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

這是我在網絡這個問題的一點認識,有堅持自我的因素,請同修參考,敬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