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同修過病業關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喜得大法的,得法不長時間,我就明白了人得病、治病及修煉人消業的表面關係問題了,所以在自己過病業關時就沒有治病的念頭,(修煉前也曾是一個藥罐子)關也就很快都過去了。下面我談談幫助同修過病業關的一些經歷。

我家小同修過病業關的經歷

我有今年十歲的外孫子和八歲外孫女,從生下來就是我看著長大的,因為我們家都是學大法的,孩子們也是為得法才到我們家來的。大外孫剛生下來一、兩個月時,哭鬧不停,哭得我們連飯都吃不安穩。沒法子,我就給他放《普度》、《濟世》音樂,神奇的是他聽到這兩首音樂就不哭了。在他七個月時,有一天,他扶著我的兩腿站著正玩,我不自覺的唱起大法弟子的歌曲。我發現孩子怎麼又一動不動一聲不響的面向我站著,只見他兩眼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的往下落。我知道孩子是來得大法的。從那以後,我就特意每天最少讓他聽一講師父的講法(因為在這之前我聽法他也能聽到,我也抱著他背《洪吟》)當他長到會說話了,就經常會告訴我們他看到的另外空間的一些景象。到現在他自己獨立讀《轉法輪》已有五十多遍了。

我的小外孫女,在剛會說話時,就會背《洪吟》中的《覺者》這首詩,每天在家走哪兒背哪兒。我以為是她媽教她背的,她媽說:「我沒教她,我還以為是你教她的呢。」她現在讀《轉法輪》的語氣快慢像大人似的。

通過上述孩子的表現,我深深的知道,孩子們生在我家,是在上面早就安排好的,我有責任在修煉的路上把他們帶好,成為真正的大法小弟子。

我家這兩個小弟子,從小到現在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針。這在我住的範圍內也有一定的影響。來病業時,我就給他讀《轉法輪》、背《論語》或對著他耳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記得小外孫女三歲那年初春,她突然發起了高燒,當燒到第三天時,她爺爺奶奶知道了消息,二人不放心,前來看望,並對我們說,持續高燒,會燒起肺炎。那時我地區已有不少因發燒得肺炎到醫院去治的小孩,到醫院也很難治,有的都進三次醫院,一直到夏天才治好。我們就和他倆耐心的說:「親家,你們放心,這大法是超常的,我們都煉十多年了,我們是有親身體會的。何況在古時候治病也不光醫院這一條路,像推拿、按摩、點穴、氣功、草藥等都能治病。我們這就是氣功治病中的一種。(為了讓他們能理解,當時也只能這樣說)你們不要擔心,孩子很快就會好起來的。」這樣他們也就放心了,因為在這之前,他們也親眼見過兩次,孩子發燒和肚子疼,通過讀大法書和背《論語》都好了。

話是這樣說,可是這次孩子發燒和過去不同,每天上午九時,就見本來玩得很好的孩子,突然就出現呼吸急促,接著就四肢冰涼,呼吸中還帶有一種類似發支氣管炎時發出的那種聲音,而且呼氣困難。我就趕快把她抱在懷裏,給她讀《轉法輪》。我心裏很平靜,就是信師信法。我心裏當時沒有孩子有病的念頭。我就認準是在另外的空間裏那個生命體起的作用。就這樣一連持續了六天。我悟著不對勁,就和家人同修切磋這件事情,是不是我們白天給她讀法,把另外空間那個病魔銷毀的奄奄一息,晚上我們沒給她讀書,那個邪惡又緩過來了,或是又有其它邪惡給它補充了力量,使得這邊在孩子身上表現出來又有發燒的症狀?我們從今天晚上開始,一宿到亮的不停的給孩子讀書。使邪惡沒有喘息的機會,從而徹底消滅!這一舉動還真好用,從第二天開始孩子再也沒發燒,總共七天,這一關在師父的加持下過去了。我對孩子說,是師父救了你,師父在這幾天吃了很多苦,你去謝謝師父吧,孩子到師父的法像前,小手雙手合十說:「謝謝師父!」

以上類似情況,在倆個孩子身上出現過多次,特別是大外孫子,在發燒的初期,他會主動的要求大人給他念大法書,或者給他對著他耳朵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一段時間之後,在高燒將要退還沒退的時候,他就不讓念了,或往外推人或兩手捂起耳朵不聽。嘴裏還說一些「別念了!我受不了啊!我上不來氣了!我要憋死了……」等話。我知道這不是他說的,是另外空間的那個病魔,將要被銷毀了而發出的聲音,就繼續念,他跑哪兒我跟哪兒念,同時我說:「你往哪遁?」我這一說它會嚇一跳。過不長時間,他不折騰了,一摸,他不燒了,好了。

幫大姐同修過病業關

我的大姐今年七十一歲,九九年以前就得大法了,那時她學的還算精進,每天早晚去小組學法煉功。師父為了點悟她,煉功時偶爾也讓她看見另外空間的景象。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後,她失去了以前集體學法的那種修煉環境。再加上家裏人被邪黨的歷次運動嚇壞了,也起來干擾。這樣就使她帶修不修。於是她身體開始出現各種疾病,像腎衰竭、糖尿病、心臟病、高血壓、眩暈、胃病等各種疑難病。因為她不是真修,所以她身體一不舒服就吃藥,或到醫院採取各種醫治。因為她是大姐,在姐妹中威望很大,大家也都尊重她。我也經常過去看她,看到她的一些做法沒在法上,由於我礙於面子之心沒有給她指出來。回家後心裏很不是滋味,覺得應該給她指出來,在法上提高上來。可是一次一次的看到她的不足,一次一次的沒給她指出來,或有時給她指出來也不是那麼嚴肅,她也沒往心裏去,或不嚴格要求自己。

然而修煉是嚴肅的,時間不等人,在這正法的最後時期,我們再不提高上來就來不及了。在這期間,大姐的身體越來越不好了,到醫院也檢查不出來具體是甚麼病,就是遭罪、難受、心煩,而且總有一個信息叫她離世,這個信息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一開始這個信息比較弱,後來越來越強。以至於就在今年三月十七日,她的肉身被這種信息主宰,往自己的肉身上注射了兩支胰島素。按理說兩支胰島素足以造成生命危險,然而師父慈悲,還沒有放下她,也沒有出現任何生命危險。但是這時她的身體已經離不開人照顧了,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也不願吃任何東西了。她的這種狀態,醫院治不了,兒女也沒辦法,姐妹兄弟也束手無策。

在這種情況下,我和他們商量,既然她人已經這樣了,大家也沒有好的主意了,那就讓我把她接回家,和我一起學大法吧!他們也都認可了。只是她兒媳婦說:「讓她住一天就回來,住的日子多了怕她上火。」因為她前年在我二姐家住了幾天,不行了,被人抬上車送醫院了,搞得所有人都被嚇得夠嗆,各自都在做後事的準備。

來到我家後,我就和她學法、發正念、煉功,同時和她切磋修煉是嚴肅的。師父說煉功人沒有病,她不吃藥也不打針了。我又引導她向內找,她找到了自己很多心,隨著學法,心性的提高,干擾也出現了,首先出現了《轉法輪》都讀不成句子了,以前讀法不入心,讀得很熟,現在一句話能掉或添三、四個字。開始是我倆你一段我一段的學,這樣我就讓她自己念,我給她看著,讀錯一個字就回來從新讀這一句,直到她讀對才能讀下一句。這樣一天才能學一講(在這期間我去掉了急心、怨恨心)剩下的時間就讓她背《洪吟》,這樣她一天到晚總在法裏。用她的話講,睡覺醒來發現自己腦子裏在背《洪吟》呢!還出現了這樣一種狀態:一煉功就左邊一半身子冷,凍的很厲害,在凍的同時還伴隨著出冷汗,豆粒大的汗珠從頭上流下來,左邊的襯衣都濕透了,讀書也是這樣,一拿起書來,讀了兩句,身體就出現了這個狀態,她說是師父在給她淨化身體呢!

在上述情況的同時煉功也出現很大的干擾,全身無力、兩腿發抖,抖的很厲害,好像站不住了,身體一點沒有勁,她嘴裏有時說:「鏟除邪惡」,有時喊:「師父救我」。這時我的情、怕心、擔心都出來了。有時煉功前就擔心她。畢竟是修煉這麼多年了,馬上認識到這是擔心、怕心、顧慮心,不能要、解體它。一下子我的心平穩了,抱輪時,從來沒有出現的那種靜,全身都被能量包住,感覺頭也沒了、身體也沒了,可還能聽見我姐在喊師父救她,但是感覺聲音很遠。

大姐在我家出現過四次大的病業關,第一次外來信息干擾她讓她走(離世),她躺在床上渾身難受,頭暈目眩,也不睜眼,嘴裏說一些不好的話,或交代一些後事。清醒時也對邪惡說:「我不死,你死吧。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找來鄰居同修和我一起發正念。我心裏不穩,怕出現意外,對法起破壞作用,因為以前她在醫院裏,因腎衰竭出現過病危現象,就和她商量送她回家,我就打電話找出租車,電話沒打通,她說:「沒打通就是不用回去。」因我有怕心,又打第二遍電話,結果打通了,但車在很遠的地方,需要等一段的時間。這時我姐就說,我不願回家呀!我怕那個地方,因為我在那地方遭的罪太大了,(我姐自從到我家後確實身體漸好)我不敢去呀!聽到這裏,我想應該把怕破壞法的心也去掉,一切由師父來安排。我就又打電話辭掉了出租,和同修一起給我姐發正念。

十幾分鐘後,她爬起來了,說好了。可是就在第二天的同一時間,也是我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她又出現了上述情況,另外空間的信息又來叫她走,我沒有去叫鄰居同修,我一個人坐下來幫她發正念,腦子裏剛冒出我一個人能行嗎?馬上正念出來了,我不是一個人,還有師父,我能行。師父就在我身邊,一下怕心去了,心穩住了,不到二十分鐘就好了。

在我家,還出現過兩次兩腿無力、發抖、站不起來的現象,(類似在我二姐家住出現的狀態)我都和她在法上切磋,提高認識,在師父的看護和加持下都順利過關了。

大姐到我家後沒吃一粒藥,沒打一支針,四十多天後,身體完全恢復正常。在大姐夫離世三週年的日子,大姐回家了,家裏親朋好友,街坊鄰居,來了四、五十人,大家看到大姐都說像換了個人,人也胖了,也精神了,以前的愁面變成了笑臉,走路也有勁了,她用自己的身體證實了「法輪大法好」。大家也都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就連我哥從來都抵觸大法的人,看到大姐的變化當時就在眾多的人面前說:「大姐,我支持你學大法,你愛上哪學上哪學,哪兒學的人多你上哪學,我都支持你。」她在外地工作的二兒子,以前對大法不了解,回家看到媽媽的變化,對大法佩服的五體投地,也支持媽媽做三件事。

現在我姐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七十多歲的人,還能到地裏幫大兒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

小結

通過幫助同修過病業關,我有以下體會,同修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幫助同修的同時也是在修自己,一定要信師信法,師父在看著一切,一切也都是師父在做,我們的心到位了,師父就把難拿掉了。同修的關過去了,我們也昇華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