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大家族修煉法輪大法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的洪傳就是人傳人、心傳心。在一九九五年和一九九六年之間,我們的親屬們都是一家一家的開始煉了,九九年前大約四十人得法,都有神奇的經歷。

親人們都沒有想到奶奶竟然活到快九十歲了。奶奶在她的娘家已經是活老祖宗了,娘家人都知道這要歸功於法輪大法,因此,只要奶奶過生日,大家都異口同聲的「為大法乾杯」!奶奶以前胃下垂在肚子上都能摸到,修煉後好了,心臟病也好了,魔她一輩子的附體沒了。奶奶一字不識,連自己名字都不認識,看錢看模樣,可是修煉法輪功兩年後能夠看書了。

我們夫妻倆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的病不翼而飛,而且開智開慧,工作業績突出,丈夫受到辦公廳的唯一的特殊獎勵。我的財務管理的報表、三級管理的工作程序及流程、經營管理方案,至今還在運行,我被迫已經離開工作崗位十四年了。當時我就向老總講:我們的財務管理運行模式及流程、報表,同行業十年也趕不上。

孩子身體以前比較弱,修煉後馬上就改變狀態了,身心、學業、世界觀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我的姥姥家過去是大地主,姥爺讀了很多書。一天姥爺家幾個哥們打獵,姥爺捧著書看熱鬧,這時眼看一隻狐狸要從姥爺這條路口逃脫,打獵的那些人大喊:截住!姥爺就截住了。馬上,我母親得了一百天的精神病,從此母親的精神病的帽子就戴上了。文化大革命武鬥時期,父親挨鬥,這時才知道母親有一種病,一到半夜就犯病,總是哭著說「把我的孩子打死了」等等的話。修煉大法後,母親清楚的做個夢,來個白狐老頭告訴她,他們要回山裏了,不在這裏了。從此,母親非常安靜,變個人似的。由此,我的大舅就非常的相信法輪功,大舅全家開始修煉了。

大舅修煉不長時間,有一天睡覺時,清楚的看見師父來了,給他調理心臟,從此大舅的心臟病好了。後來一次鄰居家失火了,火著的很大,財產損失很大。他們房挨房,可是,火就像有眼睛一樣,就是不過來,人人都覺得奇怪。

大姐是大學教師,原來一身的病,甚麼風濕啊、腎炎啊、婦科病啊等,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的病都好了。大姐夫是廳級幹部,幾年前心血管堵塞百分之七十,醫生建議支三個架。經過反覆思考,他選擇了煉功,現在三年過去了,一次沒有犯病。他很感慨的說:我要告訴我的兄弟姐妹:退出共產黨,煉法輪功吧!

二姐原來乳房長個雞蛋黃大的瘤子,壓迫半個身子涼、麻,還有附體,專門愛喝酒,喝上酒就不是她了;修煉後所有的病不翼而飛,神清氣爽,又變了個人。

二姐夫的姪子腰上長個鴨蛋大的瘤子,手術後傷口長時間不封口,出院後學法煉功,一個月傷口癒合了。

二姐姑娘的老公公二零一三年末做直腸癌手術,已經轉移到肝上,一次手術就消費八萬元,親家母哭著說:準備放棄了。二姐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同時,送給他們一個點播機,裏邊裝上《李洪志師父廣州講法》、《九評共產黨》等,告訴他:珍惜這個禮物就是珍惜生命。一個月後過大年時,親家公紅光滿面的,見面就說:「太好了,我離不開他了。」他天天聽師父講法,直到現在也沒有化療。

弟弟岳母是農村老太太,得了腦腔出血,修煉大法後不但病好了,還認字了。看《轉法輪》第一頁時,是孩子們教的,以後經常是師父在夢裏教她學法。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從未出過遠門的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也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是正法。現在八十多歲了,把他們屯子的所有人都「三退」了,孩子們看見她就喊:法輪功來了。

奶奶的侄媳婦宮外孕,身體很衰弱,不能幹活,一個屯子都是一個大家族,人人都知道她的病,很為她犯愁。可是現在外人只要提起法輪功,家族中人人都有發言權,其態度:法輪功好!老五家的病都好了(指奶奶的侄媳婦),換個人似的!

到農村堂兄家去參加姪女婚禮,堂嫂的父母、姑姑都來了,三位年近八十歲的老人,非常與眾不同,其氣質、穿戴、精神狀態,簡直就是紳士風度。身為大學教師的大姐主動坐在幾位老人的宴桌上,準備給老人講真相。大姐話一出口,其中一位老人不動聲色的低聲誦了一首詩:「常人不知我 我在玄中坐 利慾中無我 百年後獨我」[1],雙方不約而同的笑了,原來是同修。

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我們這個大家族會有更多的人修煉。值得慶幸的是所有人幾乎都「三退」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覺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