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法會 真修實修慈悲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三日,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多倫多大學的「Convocation Hall」召開,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參加了此次盛會。二十四位中西方學員交流了他們在修煉中如何學好法、向內找、真修實修、慈悲救人的修煉體會。

圖1: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三日,加拿大法會在多倫多成功召開
圖1: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三日,加拿大法會在多倫多召開

法會會場莊嚴、殊勝又祥和,會場前方懸掛著師父的法像和八面大法輪旗幟,兩側掛著「佛法無邊,法輪常轉」的橫幅。

圖2-3:二零一四年加拿大法會上,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1)景點講真相 慈悲救世人

修煉了十八年的張玉環女士講述了當自己意識到景點講真相的重要性後,修去了求安逸心,到多倫多的景點給中國遊客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她交流到:「多倫多的景點是眾生聚焦的景點。在電視塔,同修們擺下了解體邪惡的正念之場。每天電視塔的正門掛著一排『法輪大法好、解體中共』的橫幅,金光耀眼,四面八方的遊客都會一眼看到,震撼壯觀,字字句句都向眾生展示著慈悲與救度。記得我給一男遊客勸退後,告訴他記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馬上說:「來到這第一眼就看到了,上面都寫著呢!」

張女士還交流說:「現在的電視塔可不是從前了,神安排眾生來聽真相,無論是西人、華人,每天大車小車排著長龍,連塔下的水族館、老火車都火起來了,簡直擠爆了。大法弟子都知道:因為是師父的旨意,神的安排。」

當勸退過程中遇到被辱罵時,張女士的體會是:「是啊,我們來這裏是幹甚麼的?是救人的,如果講一個退一個,恐怕也就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了,為甚麼自己感到羞辱、憤怒,因為自己動的是人念,是被人心帶動。是被邪黨的花招帶動了,沒了正念,救人難,再難也要兌現誓約。想清楚了,跳出為私的我,放下要面子的心,再遇到這種邪的,也能坦然面對,不急不躁。一次一個台灣明真相女導遊上車前說,明天我給你們送一車幹部,你們好好教育教育他們。第二天,果然來一車深圳教師,雖然也有罵的,也有狂的,但我不放棄,一直講,最終有十三人同意三退,有的上車前還說謝謝,你要保重。」

二零一一年得法修煉的年輕弟子Rita交流了如何一點一點突破自己,到景點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她說,在走向景點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發現阻礙自己的很多障礙都被清除了,而且我和同修都有相同的感受,就是越講越相信,對大法的正信增強了很多。而且越講越覺得救人急。

她悟到:能不能退的了可能有很多因素,但開不開口講就真的是自己有沒有心去做了。只要有心去做,師父就會給我們安排機會。

張夢華女士交流了多倫多同修在市政府景點前堅持面對面講真相九個多月的歷程,她說:「在那嚴冬的日子裏,天氣特別寒冷時,大家都是穿著兩件大衣,甚至是三件大衣,戴兩雙手套,同修們相互鼓勵著。在一個大雪紛飛的上午,雪大的都看不見對面的人,突然就出現了二十多位大陸新出來的大學生到市政府滑冰場滑冰,無論多麼寒冷都會有有緣人來聽真相。」

來自溫尼泊的張女士把自己工作的校園當成「景點」,給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勸三退。她說:「學了師父的二零一三美國西部的講法,強調必須在旅遊景點向中國人講真相,我問自己我們的旅遊景點在哪裏呢,因為我們的城市不是中國人的旅遊點,這幾年,我們堅持在我市最有名的旅遊點搞活動,也看不到很多中國人來。但在我的校園裏,我看到一群一群的中國學生。這不是一個『旅遊景點』嗎?因為每年都有很多中國學生到我們大學讀書,那他們就是師父所說的來聽真相的了。」

張女士說:「從那以後,我覺得不管我多忙,我要向中國人講真相、勸三退。我在包裏除了放著英文傳單,也帶著三退的資料。有時候我的正念很強,我可以走到一個中國人面前,問他有沒有聽過三退,然後我就跟他講,幾句話對方便答應了起個化名退出。這種正面的經驗給我很大鼓舞,然後,我就從更有經驗的中國同修那裏學怎麼跟中國人講三退。」

2)平台真相電話 正念救度有緣人

多倫多的裴女士交流了自己在平台電話講真相中添正念去人心的體會。她說:「打營救電話就是另外空間的直接的正邪大戰。在堅持中,有各種人心的考驗,這其中有過歡喜心、沮喪的心、爭鬥心和顯示心等等。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有時對方十遍二十遍地不接,有的做出各種設定不接,有時講很長時間還是不接受,各種謾罵等等,我心裏真的很沮喪。能夠正念戰勝沮喪的心理,能夠日復一日的堅持下來,完全是師父的加持和法的威力。」最後,在一次次的磨練中修去自己的執著心,她現在對各種不聽真相人員和謾罵的話語,基本做到了不動心。

渥太華的劉女士講述了自己上平台打電話是如何用純淨心態和擴大心的容量勸退的歷程。她體悟到:表面上在人間我只是手拿著電話,實際上在另外空間是神聖無比的正邪大戰,師尊的法身在加持,護法神在護法。我對著接電話的眾生發出強大的一念:徹底鏟除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讓眾生明白的一面起主導作用,接受三退。在打電話過程中一直立掌發正念,我堅信電話鈴一響,功就打過去了,這樣接聽率明顯高了,眾生也願意聽真相了,三退人數也增加了。

3)在做神韻項目中實修

二零零六年,剛大學畢業的徐女士來到了多倫多,參與了當年年底籌辦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找到了第一個商業樓的售票點。找到了第一個票點,就開始找第二個,第三個……就此,她也開始了後續幾年為神韻申請票點的修煉路,直到現在。她交流了自己在這過程中如何在協調和配合中向內找,找到怨恨心的根源。她說:「向內找時,發現自己長期不去的忿忿不平之心,深挖還是骨子裏帶的妒嫉心的另一種形式的反映。我還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總是把自己的認識當作是絕對的對。我把自己當成『勞模』,就要求所有人都要『早來晚走』,不認真負責的,我就氣的不行,和《轉法輪》裏講的妒嫉心是一樣的。」

後來她利用上班的休息時間找商業樓的售票點。她說,我悟到:既然師父把我安排到多倫多市中心這個地方上班,就一定有我的使命。我也堅信,師父一定也為我鋪墊好了一切。就看你怎麼擺正、平衡好這些關係,你的心是怎麼動的。心正了,一切都是由師父說了算。幾年來,我幾乎走遍了多倫多市中心的每一棟商業樓,磨破了好幾雙平底鞋……每年都能聯繫到二十多個票點。

除了聯繫商業樓的票點,她還和五家主流電視台洽談神韻廣告。她在結語中說,從兩年前帶著憤憤不平的心態參與推廣,找到自己怨恨的根本執著心其實來源於妒嫉心。到去年,我告訴自己,一定不能再陷入做事中,事情做好了,項目做好了,卻不等於自己修好了。正法總有結束的一天,我個人理解,我們在海外參與神韻的推廣也總有最後一次。只要我還能有幸參與其中,我每年都會問自己:你用盡生命的最大努力來圓容師父要的了嗎?

4)在媒體工作中真修

在某個媒體項目做排版工作的李女士,在來多倫多前在韓國就是做著這個媒體的排版工作。她體悟到這都是師父的安排,所以在之後碰到的很多困難,都沒能動搖她。

她交流到:我參與的這個項目還處在比較睏難的時期,不管人力、物力和財力還都比較緊缺,後來也有一些同修因為各種原因離開了。

當她波動要離開這個項目時,她悟到:這個項目是師父要的,別人走掉了,你就可以走掉嗎?你只有要求自己做好的權力,哪有要求別人做好的權力呢?況且每個人都有自己很多不得已的情況,修煉怎麼能看別人呢?至少你的努力,可以使這個項目更好一點吧?我發現了自己深處的私心,求功德。是師父把我領進了這個媒體,所以做好他是我的責任,我要放下自己的一切人心,守在這裏。她堅持在這個項目做到現在。

年輕弟子Judith 在媒體做市場開發工作。她交流了在做項目中如何修去各種執著心。她體會到:當我繼續學法,去掉我的各種慾望與執著時,我發現更多真正的自己和真我本性 ──也就是同化了真善忍的那一部份。當我揭開更多的真我時,珍惜自己以及珍惜他人也變得更加容易起來。當我接受了我自己,不再拿自己和其他同修比,期望自己和別人水平一樣高,和別人一樣的純淨,或期望自己和別人一樣有能力時,我的思想開始擴大和變得平靜,我的度量增加了,妒嫉心也減弱了。這使我更能珍惜他人,珍惜自己。和其他同修一起工作使我學會了如何從別人的角度考慮問題,並使我接受了其他人未必與我想法相同的事實。我知道很多人不同意或不理解我的想法,但最終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要以善心和互相理解對待彼此。師父只看我們的心,而不是我們做的表面工作。

一直在媒體堅持做銷售的謝雪瑩女士交流了如何在做銷售中配合管理,去掉執著心,講述了自己如何去掉固執的心、依賴心和妒嫉心。她說:「經過這幾年的魔煉,我終於擺脫了妒嫉心的操控,因為它真的不是我,心中曾經晦暗的一面如今被正念取替,積極向上的心態連周圍同事都能感染到了我的平和樂觀。」

5)西人學員深挖執著 返本歸真

來自渥太華的西人學員Chrisy 是一名護士,她交流了自己在修煉和做證實法項目中如何正視執著心,去掉虛榮心、色慾與對名的執著。

她說:「我集中清除自己最嚴重的執著心──虛榮心及其連帶的色慾與求名的心。這樣我的目標很集中,也好控制。我大量的發正念清除這些執著背後敗壞的物質。曾經有一段時間,我發正念的力度很弱,也經常被分心,但現在我的注意力很集中,我能感到身體周圍有很強的能量場。」

「我常人中的工作是護士,這已經佔據了我很多時間和精力。又因為我需要同時學習攝影和記者工作,我常常感到壓力很大,事情有衝突。當修煉人下決心做一件甚麼事的時候,情況就都變了。當我們正念純正強大的時候,真的可以搬動大山,那我們為甚麼不能清除這些微不足道的執著呢?為甚麼我會認為學習當記者和攝影師那麼難呢?關鍵是要保持冷靜,專注,並勇往直前。這並不代表一次只能清除一個執著,這只是我個人的經驗,每當我專注並加大力度對某一根本執著發正念時,我的狀態就會變得更精進。」

來自加拿大埃爾伯塔省一個小鎮上的Justina交流了自己如何挖出怨恨心和對名的執著。「我發現我怨恨別人是因為我總是想要使事情變得對自己容易,而當別人達不到我的期望時就會對他們很尖刻。我總是以我的標準在做事,而不是以法的標準來衡量。並且我太注重自己的利益和感受了,總是考慮別人的行為會對我產生哪些影響,而不是真心的去幫助別人,把別人放在我前面。」「現在我明白了,之前由於我向內找不夠徹底,很長時間這個怨恨心一直抓住我不放。現在儘管我有時還會有對別人負面的想法,我依然需要努力清除自己的執著,但當這執著出現時,我已經可以清醒的看到它,並且要一出現就徹底消滅掉。」

下午六點二十五分,二零一四年加拿大法會圓滿結束,與會大法弟子們感觸很深,很多弟子都在思考如何更加精進實修,紮紮實實的學法修心,放下一切人心,在真修實修的路上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