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二炮幹部被迫害致殘 丈夫、母親均遭苦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綿陽市法輪功學員李淑琴、蘇南母女,2011年4月24日遭中共警察綁架,蘇南因從二樓窗台跳下而致殘。如今71歲的老母親望著腰腿傷殘的女兒,常以淚洗面。

蘇南原是二炮文職幹部。她在2000年被中共非法判刑三年,期間遭酷刑折磨。出獄後還沒有康復,2008年又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在馬三家勞教所身心受到巨大傷害。

2011年4月24日上午,四川綿陽涪城區城郊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李淑琴,中午李淑琴正念闖了出來,城郊派出所警察、科學城警察劉斌、杜世軍等四人,和科學城基教中心保衛幹事對李淑琴家進行非法抄家。當時蘇南正在家中,為避免再次被綁架,她從二樓窗台跳下來,不幸造成左大腿左腳骨折。住院期間「610」警察到醫院監控她,在她出院後,又闖到家裏騷擾,並強迫李淑琴在筆錄上簽字。

目前蘇南左腿變形,小腿傷口不停流出組織液,腰椎變形不能直立,只能彎腰站立,身體瘦弱,迫害前體重110斤,現在只有84斤,全身骨骼變形,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她常做惡夢,精神也非常痛苦。

蘇南的丈夫鄭旭軍,原中國電力科學院博士研究生,國家電力部科技進步三等獎獲得者,一九九九年一月公派赴英國利物浦大學從事合作研究。鄭旭軍堅持修煉法輪功,於2000年被電科院非法開除,並被註銷戶口,十多年以來,鄭旭軍兩次被勞教迫害,多次被強制關洗腦班,多次被非法關押拘留所、看守所。鄭旭軍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

蘇南現在只能由71歲的老母和74歲的老父照顧生活。看到昔日善良、美麗、純淨的女兒,如今落到如此悲慘的境地,年邁的父母常常以淚洗面。而作惡的科學城警察為了掩蓋迫害事實,竟然在群眾中散布謠言:說蘇南煉法輪功得精神病,跳樓自殺,欺騙民眾。這也使蘇南及其家人遭受巨大的精神痛苦。

下面是李淑琴、蘇南母女遭迫害經歷:

一、李淑琴遭迫害事實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四川綿陽科學城惡人綁架法輪功學員李振榮、張金菊、董戈、王愛軍、楊合勇、李淑琴、劉挺軍、高士勇、吳萬蕊,到綿陽市看守所迫害。

一個月後,李淑琴、劉挺軍被轉到邪惡洗腦班,同時又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張長連、袁洋、閆清敏、張德秀、張玉珍、周水清等到洗腦班。洗腦班由綿陽科學城辦事處政法委書記周振峰主管,科學城公安局局長楊雪、六一零主任劉愛民、六一零成員鄭麒,公安局警察沈某參與。

在洗腦班上,科學城部份負責人誣蔑法輪功,政法委書記周振峰拿著邪黨出版的書天天「揭批」,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洗腦迫害。迫害三個月後,每人罰款二百元,才放回家。

法輪功學員李振榮、張金菊、董戈、王愛軍、楊合勇被綁架到綿陽市看守所迫害了六個月後,轉到洗腦班,迫害了三個月,被四川綿陽科學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緩期四年執行。法輪功學員高士勇在綿陽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七年。

這次對綿陽科學城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在中物院黨委副書記譚志昕的主使下,由科學城公安局局長楊雪(負責具體實施,由科學城國保大隊隊長劉愛民、副隊長鄭麒主要參與。當時參與迫害的警察還有劉斌(國保大隊成員,現為國保大隊隊長)、費躍平(綿陽科學城公安局指導員)、肖偉剛(綿陽科學城公安局法制科)等。

二零零九年七月,因惡人舉報,綿陽市交警綁架法輪功學員李淑琴到綿陽市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半夜二點,四川綿陽科學城六一零辦公室和公安局警察劉愛民、劉斌、張亮、肖偉剛、綿陽市六一零辦公室警察周哲等闖入李淑琴家中,非法抄家,沒收電腦、打印機、切紙刀、刻錄機、大法書等,並綁架法輪功學員李淑琴到派出所,由涪城區二個警察非法審問。二十八日下午關押到綿陽市看守所,李淑琴絕食抗議迫害。看守所將其銬在鐵床上強行輸液,第八天轉到綿陽人民醫院由警察看守,銬在鐵床上輸液。二十三天後,近七十歲的李淑琴全身出現衰竭症狀,並咳血,因懼怕鬧出人命,以取保候審一年,綿陽六一零辦公室將李淑琴放出。

二零一零年十月,綿陽「610」及國保警察周哲與一個人一起來到李淑琴家中,宣布取保候審結束,強迫李淑琴簽字。警察周哲說:「取保候審結束,但案子沒結束」,以此威脅李淑琴。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四川綿陽科學城六一零及公安局警察劉斌、董××、費躍平闖入李淑琴家中,將李淑琴綁架到綿陽科學城和綿陽市合辦的洗腦班(在朝陽機械廠招待所),兩個月後才放回家中,並罰李淑琴退休前所在單位科學城教委六萬元人民幣,交洗腦班和六一零辦公室,想以此引起科學城教委工作人員對法輪功的不理解和仇恨。

四川綿陽科學城對轄區所有法輪功學員住宅電話進行監控,和手機竊聽,科學城教委派退休人員對李淑琴監控,如果李淑琴煉法輪功,就扣除教委所有職工每年三百元精神文明獎,以此挑動群眾鬥群眾。

二、蘇南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

蘇南,1999年在北京二炮計量站工作,因為法輪功上訪被部隊軟禁在宣化一部隊倉庫招待所半年,被強制洗腦,2000年又強制辦幹部復原回原籍。

2000年9月蘇南、趙鐵芬、顧喜芳、張愛梅4名法輪功學員因在北京清河地區發法輪功傳單,向世人講明法輪功教人向善的真相,被惡人王印華(清河街道綜治辦幹部)、岳長林(馬坊村治保主任)、李安娜(馬坊村村民組長)舉報,被清河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清河看守所關押,期間又轉到七處,企圖判五年以上刑期沒得逞,又轉回清河看守所。蘇南為抗議非法關押並要求無罪釋放,絕食27天,期間被送北京溫泉胸科醫院強行注射點滴藥物,在看守所中為了強迫蘇南吃飯,警察讓一號長在冬天脫光蘇南的衣服,用冷水不停的潑蘇南。

2001年蘇南被海澱區法院審判長楊曉明非法判刑3年,關進四川省女監。在四川省女監,因為蘇南拒絕認罪,被罰站,而且警察還將蘇南同監舍的犯人一起罰站,以挑起犯人對蘇南及法輪功的仇恨。

2002年蘇南及其他共14名法輪功學員,由四川省女監轉到四川雅安的川西女子監獄(後此監獄搬到四川龍泉驛)。在川西女子監獄,因拒絕認罪,蘇南及其他法輪功學員被關小號,遭受捆繩子等酷刑。蘇南被關在一禁閉室,雙手銬在鐵窗欄杆上不能蹲下和坐著,只能站著,晝夜不開銬(一天上廁所白天三次,夜間一次,每次2、3分鐘,灌食一次,蘇南一直絕食抗議迫害)。捆繩子就是將麻繩浸濕後從手腕一直纏到肩膀,反到後背一直上提到脖子綁緊,受刑人兩臂不通血液,血液直攻心臟,半小時至一小時後昏迷,兩小時以上的可能死亡。

11天之後,蘇南被警察雙手背銬在窗戶上,前身向前彎曲,頭向下無法抬起,十分痛苦。第15天,蘇南身體只有60多斤,嚴重衰竭、生命垂危,但是警察仍不放過,強迫蘇南放棄修煉,蘇南被迫吞下一些金屬工具以死抗議警察的暴行。因懼怕出事,川西女監獄警將蘇南轉到雅安地區醫院搶救,手術9個小時。9天後將蘇南轉到禁閉室,並再次強逼蘇南認罪和轉化,但遭拒絕。

為了逼迫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轉化,川西女子監獄還將蘇南在內的20多名法輪功學員集合到操場中,由4、5個犯人推著、拖著一個法輪功學員快跑,一圈換4、5犯人接著推同一個法輪功學員快跑,每次3、4個小時不停,直到這個學員氣竭。法輪功學員高紅香被折磨的生命垂危送醫院搶救。

2003年9月臨釋放時,川西女監獄警還不死心,又威脅蘇南釋放後不讓回家,要送洗腦班接著迫害。當時蘇南已被迫害的嚴重失憶,全身骨骼變形,停經,牙齒脫落好幾顆,右手手指彎曲,雙手不能握緊和正常伸直,遇冷時手及腳蒼白、劇痛、沒有血液,身體十分虛弱。回家後,由於身體被摧殘的太厲害,一直沒有恢復健康,胳膊都不能正常抬起,只能幹一些非體力的輕活。

2008年2月北京昌平國保大隊警察張帥、片警等人開著一輛車子將蘇南及丈夫鄭旭軍非法抓捕到昌平一洗腦班(原因是一名叫英子的人給人裝衛星天線被抓,據說她認識鄭旭軍,又恰逢北京要開奧運,又有抓人指標,雖然沒有搜到衛星天線,但為了湊人數,還是將鄭旭軍、蘇南夫妻抓走)。

洗腦班的強制轉化沒有改變鄭旭軍、蘇南的信仰,2008年3月昌平國保惡人將鄭旭軍、蘇南夫妻送到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勞教2年半,又經北京勞教所調遣處賣到馬三家勞動教養院。

2008年6月在馬三家勞教所的一個會上,一大隊、二大隊非法關押的堅定法輪功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剛轉到馬三家女所三大隊的蘇南也站起大喊「法輪大法好」,由此三大隊大隊長不久將蘇南轉到一大隊強迫做奴工迫害。

2008年10月7日、8日兩天,一大隊對一分隊,二分隊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殘酷的迫害,她們雇來了男警打手彭濤、張良等對不簽「考核」的王春英等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電棍電,同時上大掛(酷刑)平均二十多個小時;對「考核」上不簽字的蘇南等法輪功學員進行電棍電。

2008年11、12月,蘇南在骯髒的彈棉車間做奴工期間,被車間生產組長、吸毒犯唐巍毆打,蘇南被她用腳猛踹胃部,拳頭猛擊鼻樑。

2008年11月,警察趙國榮、李秀榮將蘇南叫到彈棉車間辦公室,關起門來,強迫她在月考核本上簽字,遭拒絕後,將蘇南推倒,用拇指粗的膠木棒猛抽,打得蘇南口中出血,蘇南喊:「法輪大法好,不准打人」,趙國榮還說:你大喊想叫別人知道。

2010年7月,綿陽科學城兩警察來勞教所審問蘇南,問她解除後是否在北京工作,要求勞教所警察隨時監控蘇南的情況,然後這兩名科學城警察又到蘇南公婆家大肆騷擾。

2008年~2010年,蘇南被強制幹高強度的體力活,每天經常嘔吐,骨骼變形劇痛,雙手雙腳經常不通血液蒼白劇痛,身體非常虛弱,在非法關押兩年半後又被馬三家警察加期10天才放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