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若不該死,總有一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

一、人若不該死,總有一救

八九年「六四」時,我正在北京腫瘤醫院做手術,切除了左側卵巢和子宮。住院期間我知道這種病是多發性的,當時我看到和我一起住院的病友們,有做兩次手術的,有做三次手術的,還有做四次手術的。那時我就擔心手術後還會再長瘤子,於是我多次向醫生請求,把附件全部切除。可是醫院有規定四十歲以上的可以,而我當時才三十四歲不符合醫院規定不給做。

真是怕啥來啥,手術回來後,不到兩年的時間,做B超看到右側卵巢又長了一個直徑五釐米的腫瘤。可想而知,當時對我的打擊。上次做手術的外債還沒有還清,這又要去做手術,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呢,為了少花錢,我無奈採用中藥保守治療,吃了有一年多的時間,後來一說喝藥都愁的不行,真是苦不堪言,即使這樣瘤子也還是在增長。

當時我兒子上小學三年級,身體素質特別不好,慘白的臉,一點血色都沒有,經常感冒生病,到北京經專家確認,是嚴重的貧血,而且是過敏性體質,很多東西不能吃,怎麼形容他呢?他一遇傷風感冒就能夭折的感覺。丈夫背著我們母子倆經常偷偷的一個人流眼淚,就感覺著這一家人不知哪一天面臨著分離……

人不該死,總有一救。在我們一家人喜得大法的前一天,丈夫做了個夢,夢見藍藍的大海清澈透底,我們一家三口人,站在大海的礁石上,正在看日出。當時的心情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他醒來後還激動不已,他跟我說:「咱家有出頭之日了;有大恩人來救我們來了。」丈夫說的一點不錯,是師尊傳的這部高德大法救了我們一家人的性命。

第二天,我去醫院買了一兜子藥,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同住一棟樓的楊姐,她說:「我已煉了七個月法輪功了,挺好的,還不用吃藥。」我一聽說不用吃藥,立刻把一兜子藥扔到垃圾箱裏,說:「那你就到我家去教教我。」

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九日,那是永生難忘的日子,我們一家人喜得大法!

一遍《轉法輪》讀下來,我就發現孩子不挑食了,吃飯也香了,他白白的耳朵上有了清楚的血筋了,眼看著他一天比一天結實了,從此一顆懸著的心落下來了。

我自己從前在婆家受了很多氣,曾挨過婆婆打,自己總覺得委屈,常常把氣撒到丈夫身上。平日上班沒時間,星期天休息,家裏就經常發生戰爭,有時把碗、筷摔一地,真是沒有三天好日子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讀完一遍《轉法輪》之後明白了,這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這是自己前生前世造的業,不是人家不好,是我自己不好。

就這一念,師父看到了,幫我淨化了身體,原來嚴重的胃病、扁桃體炎、類風濕全都不不翼而飛了,三個月後,我去醫院做B超,卵巢上拳頭那麼大的瘤子也不見了。我們一家人沐浴在大法的恩澤中,喜極而泣。從此我走路一身輕,心情也從原來愛生氣變得像吃了蜜似的,成天樂呵呵的。

二、師父給予的福份

法理悟對了,路才能走正。

因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又被公司分廠開除公職,後又被轉到再就業中心。二零零六年公司將一批下崗工人和幾十名煉法輪功的人,要給買斷工齡,公司的公安處要求法輪功修煉者必須寫一份今後不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再給辦買斷手續,否則不給買斷工齡錢。當時我悟到,他們這麼做完全是違法的,這就是舊勢力利用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要否定它,心裏說它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這個保證書我不能寫。於是我就在辦公室,給那些工作人員講真相,我說:「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教人重德向善的好功法,『天安門自焚』是中共一手導演的,目地是挑起不明真相的民眾仇恨法輪功。這個保證書我不寫,我這工齡錢誰扣下誰就是違法的行為,為了這點錢,我決不能違心的出賣自己的良心」。回家後丈夫說:你做的對,讓辦公室的人明白迫害真相,這是我們的責任,其它都不重要。

一年過去了,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公司勞資處給我打電話,讓我去辦退休手續,放下電話,我已淚流滿面。

師父啊,大法是超常的,用人的理是永遠也解釋不了的。我一沒送禮,二沒求人,根本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公司好幾百人下崗買斷工齡,唯獨就我一個人辦退休了?不可能的事,誰都不敢想的事,今天真實的在我面前發生了,我知道這份福德是師父給予的鼓勵。只要我們按照大法在每一層次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並做到時,神奇就會展現在我們面前。

我們家發生這樣巨大的變化,我的親朋好友和單位的工友都看到了,有很多人做了三退,有的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了。

三、明真相的包工隊:從來沒有碰到過對我們這麼好的人家

二零零五年我家蓋房子,包給了一個小工程隊。在這過程中,我們時時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在生活等各個方面都關心照顧他們,他們都很感激。休息時我抓緊給他們講真相,從「天安門自焚」講到「六四」屠殺大學生,再講到中共邪黨搞的「三反」、「五反」和文化大革命,造成八千多萬國人非正常死亡,今天成立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六一零」辦公室和文革時的「文革小組」一樣,都是凌駕於國家憲法之上的邪惡組織。整個包工隊的人都明白了真相,入過邪惡組織(黨、團、隊)的人都做了「三退」,其中一位五十多歲的瓦工師傅說:「我在這個工程隊幹了十多年了,蓋過千家萬戶的房子,從來沒有碰到過對我們這麼好的人家。」一位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說:「你們法輪功好有一比,就像一條被污染的河,中間流出了一條清泉一樣。」臨走那天他們二十幾個工友在一起高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那聲音真是驚天動地啊!

房子蓋好後,他們用的建築工具放在了我們家,準備來年春天再用。二零零六年春天他們來了,見面問候之後,他們說:來時工友一再囑咐我們別忘了,要些「真相護身符」帶回去,還說我們建築工人帶上這真相護身符幹活,上高心裏就踏實了。望著他們這些明真相、得福救的生命,我的心裏充滿了欣慰。

四、徹底放下私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兩個小姑子都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了。迫害發生後,大妹不修了,小妹帶修不修的,做起事來跟常人一樣。二零零八年我家的房子被當地邪黨政府串通開發商強拆了,一分錢沒給,無奈我就搬回八十多歲的公公家。一來照顧老人,二來解決無錢租房、又無錢買房這種燃眉之急。這時大妹經常回家找茬、找氣,我看她把大法忘了很可惜,就說:「你沒事時看看《轉法輪》書多好啊。」這一下可把她惹火了,她破口大罵:你給我滾出去,這家有我一份,邊罵邊說「氣死你,氣死你」。我心裏清楚這是舊勢力黑手和另外空間共黨邪靈操縱她幹的,我沒有和她爭,心不動,就立掌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邪惡生命,大妹就擦她的電動車去了,我發完正念,告訴她鍋爐上有熱水你用吧。她低下了頭,覺得很不好意思說:「不用了。」

婆婆活著的時候,無緣無故把我們攆出去了,大妹搬回了娘家。婆婆去世了,公公沒有工作,沒有生活來源,沒有人給公公生活費,我和丈夫不攀、不靠,每月開支準時把公公生活費送去,給他拉煤,吃的、穿的、燒的,從來沒讓老人家操過心。公公逢人便說:「兒子、媳婦對我都好,這都是他們學大法了,給我帶來的福份。」

公公家有三十多平方米的平房,如今要動遷了,大妹和公公說要一棟樓我們一起住吧。公公不答應說:「我已八十多歲,決不能幹這種沒良心的事。」大妹一看說不通,這火全都朝我來了,鼓動大哥、二哥和小妹,二哥說:「不用著急,到時我殺他們家幾口子。」我聽後不動心,明知是好事,思想一時也是轉不過彎來,總是把這個事用人的理去衡量對和錯,如今我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被中共政府強拆了,一分錢沒給,搬回公公家裏又這樣 ,真是苦,雖然表面上放下了,可心裏還總是覺得不平衡,總感覺我們的空間場有很多很濃的黑色物質包圍著,使人透不過氣來。

一次鄰居一位阿姨突然來我家說她把孫女帶大了,她兒子和媳婦對她不好,心裏不平衡。我就給她講我在大法中知道的法理,還給她退了「少先隊」,告訴她不要把這事放在心上。她很高興。第二天她又來了,我耐心的給她講,我學大法後,遇事為別人著想的事。她說以後有時間我也想學大法。第三天她又來了,我還和前兩天一樣,告訴她誠心敬念 「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時我突然感覺頭頂刺眼,又白又亮,就好像這天一下開了,一股熱流通透全身、身心無比舒暢,多年的陰影不見了,我知道師父把我空間場一切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除了。

頓時我明白了,雙手合十,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淚如雨下,師父啊,師父,弟子的悟性太差了,師父是用那位阿姨的嘴點悟我,一次、兩次、三次,我才醒悟,我才知道向內找,通過阿姨的怨恨,我才看到自己心靈深處也存在著怨恨心,還有不平衡的心,同時也找到了自己對利益的執著心。在這裏真誠的感謝二哥、妹妹幫我去掉了隱藏很深的自私心理。是這些不好的心,造成了兩個妹妹遲遲回不到法中,是我做的不好,讓師父操心了。

如今真正實修的大法弟子,都在千方百計的助師正法講真相多救人,而我還執著這些……我還配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嗎?悟到後,我立即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干擾我學法、煉功、發正念、救眾生的所有邪惡生命與因素,求師尊加持弟子,正念正行,完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讓兩位小姑子儘快回到大法中來,學法,講真相,救眾生,助師正法,完成歷史使命,走師父安排的路。不長時間,她們倆人就回到大法中來了,而且她們也都很精進,特別是在講真相方面做的很好。

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尊把路都給我們鋪好了,就看弟子走不走,悟不悟了,師父把一切都給弟子安排好了,把樹立威德的機會留給了弟子,又給弟子留下了上天的梯子。正法到了最後了,弟子們會珍惜今後的每一天,修好自己,抓緊救人,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