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法輪大法日 眾弟子訴心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九日】(明慧記者舒慧紐約採訪報導)二零一四年五月的紐約,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法輪功修煉者,聚集一堂舉行各種慶祝活動。慶祝法輪大法弘傳二十二週年,祝師父生日快樂。在聯合廣場、聯合公園和時代廣場,到處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每一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經歷和故事。

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一位樂呵呵的老太太清晨在聯合廣場煉完功後前去參加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看到她輕盈的步履,有誰會相信她已是年近八十的人,有誰會想到她以前是患多種疾病的人。大夥都叫她林太,九六年修煉前林太患血小板減少症十多年,挨不得碰不得,一碰就皮下出血,瘀斑塊塊,皮膚晦暗。患美尼爾氏病,頭暈,不能轉頭,肝腫瘤,腎結石,眼睛視力也不好。修煉不長時間各種疾病不翼而飛,皮膚白白的。她心裏那個高興勁就甭提了,笑臉常開。

林太開始煉功的第二天就能雙盤,現在仍每天到煉功點去煉功,很喜歡學法輪功修煉的書,《轉法輪》書裏講的做人的道理,做好人,真善忍多好。她不僅身體健康了,道德情操也在昇華。她說:「我覺得《轉法輪》是一本寶書。不論甚麼人叫我不要修,都動搖不了我,因為我已經身心受益了。修煉後感覺特別高興,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修煉後她頭腦清晰,精力充沛,記憶力也變好,還學英文。經常騎單車去派發報紙和真相資料,希望能幫助那些還沒有了解真相的華人有機會了解。每天從家出發一直到煉功點的路上都背《論語》或念新經文。平時有甚麼證實法的事,只要她能做,二話不說就去做了。

林太參加法會特別高興,雖然參加過很多次,也見過很多次師父,但每次都像第一次 。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佛恩浩蕩 再續修煉之緣

在聯合公園的集會上,有一位年輕的姑娘,臉上洋溢著幸福和快樂。她是來自北歐的小菲。她九六得法,那時才十歲,跟著媽媽修煉。九九年「七﹒二零」後,失去了正常的修煉環境,媽媽又被抓到洗腦班迫害,就放鬆了修煉,離開大法一段時間,到國外後環境寬鬆,零六年重新接觸大法,特別是到姐姐那裏一段時間,來到這個大法弟子的群體中,那種氛圍特別好,每個人都互相幫助,特別善良,修煉人的真誠,善良和忍讓與社會上的情況形成鮮明對照,一般人,大都是小心翼翼的相處,互相防範。就這樣「法輪大法好」的美好記憶又回來了,這樣又重新回到大法中來。成為大法弟子,非常的榮幸。

她激動地說:「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大法弘傳二十二週年,我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謝謝師父慈悲苦度。恭賀師父生日快樂。」「修煉後身心受益,時時提醒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人,善待他人,寬容別人,不追求物質利益方面的東西感覺很放鬆,做事隨其自然,儘量做好就行了。這種狀態,對一般年輕人來說很難。要學習工作,為了將來的生活,可能追求更多,而且越來越多,人的慾望 是沒有止境的。修煉人就不一樣,要善待他人,寬容他人,遇事想自己哪沒做好,與世無爭,只要做好該做的,該有的都會有。」

尋覓幾多載 得法修煉謝師恩

在遊行隊伍中來自法國的陳女士說:「我從小就思考一個問題:人活著是為了甚麼?修煉後明白了,人活著的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

陳女士九六年得法開始修煉,修煉前經常頭痛很多年,身體較弱。修煉一段時間後,發現這就是我要找的。隨著思想的昇華,心性的提高,頭痛消失了,身體也強壯了。後來明白了「不二法門」的道理,把以前學的其它氣功的東西都扔了。面對從大陸來的旅遊團,陳女士常用自己的親身體會和他們交流,她說:「中國有句古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法輪功在國內被迫害,我本人受益了,難道不應該說句公道話嗎?」

陳女士和其他同修一起想辦法給這些可貴的中國人講法輪大法弘傳世界的真實情況和在國內被迫害的真相。「我們向不了解事實的民眾講甚麼是法輪功,使他以後不再誤解法輪功而得福報。多講明白一個人,使師父少一份操勞,多一份欣慰,以報答師父。」

來自美國北卡的陳先生是公司經理,曾學其它氣功,也去過教會,但一直沒有真正走進去,一直在徘徊。他說:「我在尋找人生的真諦,看了《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明白了很多人生中想要明白而又不明白的道理。為甚麼當人,人來世上的目地是幹麼,很多深奧的問題,在師父的開示啟發下明白了。感覺找到了我要找的。」

陳先生從小患風濕病,天氣變化就能感覺。畢業留在美國工作,風濕病經常發作。「當我煉完第一套功法,一疊扣小腹就非常有感覺,感覺很不一樣,和其它功法很不同。」

「每年我們都參加法輪大法日的活動,聆聽師父講法,在全世界幾十億人中,我們有這個機會,想想真是難得,十分感謝師父。」

得法入道 喜極而泣

來自溫哥華的王小姐文文靜靜,她九六年開始修煉,來紐約參加這麼大型的活動,看到這麼多大法弟子聚在一起,並聆聽師父講法,心中的震撼難以言表。王小姐和爸爸,媽媽都是修煉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她的父親曾被抓進洗腦班迫害,然而迫害改變不了人心。王小姐說。「這次來紐約參加法會,他們委託我,一定要代他們向師父問好。大陸的弟子想念師父。」

現在來到海外沒有中共迫害的形勢了,寬鬆情況就比較容易放鬆,就很容易懈怠。王小姐表示:「聽了師父的講法,對『修煉如初』印象深刻,如果在這種寬鬆的形勢下鬆懈了,其實和那種國內的迫害情況是一樣的,都會使修煉人毀於一旦。

同是來自溫哥華的陳女士七十歲了:經過多次中共整人的政治運動,知道共產黨不好,但在國內很難了解到法輪功真相。陳女士說:「來到海外後,在民主國家裏,新聞和言論自由,有很多資訊可以看到。就每天都找大紀元看,看了一年以後萌發了要修煉法輪功的念頭。就這樣她找到煉功點學法煉功。

開始修煉不久,在她身上發生了一些神奇事,真真切切地發生了,她說:「我已經七十歲了,修煉後身體很輕,兩條腿很輕,像小孩一樣上樓都想跳著上。」然而修煉的路上也不是一帆風順的,有曲折也有考驗。一次她身體疼痛難忍,醫生說是「帶狀皰疹」而且來晚了,已經過了最佳治療期。疼痛不可能很快消失。後來和學員一起學法交流,知道是清理身體,「開始我還有點怕心,如果真的不好,我這罪也遭不了,那種疼痛一蹦一蹦的,非常難受,真的很難形容。但第二天我還是把藥扔了,不管好不好,我不吃了。當晚就好了,真是奇蹟。」這些在《轉法輪》中提到的現象她體驗到了。

陳女士以前在機關工作,隨著年歲增長變得有些悲觀,修煉後開朗和樂觀:「我得法後心情非常愉悅。這次在法會上看到師父,真是感到太高興了,太幸福了,太親切了,就想一直為師父鼓掌。我真想哭一哭,喜極而泣,感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