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莊重的按上紅手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九日】這是發生在二零一二年的事。在離我村四、五里地的一個小村莊裏,有這麼一對年近七十歲的老夫婦,男主人姓劉,老實厚道,只知道幹活兒,寧可自己吃虧,也不佔別人的便宜;他老伴劉大媽脾氣直爽,敢說話,愛講理。

由於工作的關係,我經常到劉大伯家去串門。那天,在他家幹完工作後,天也黑了,臨走時,我給了劉大媽一本《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的小冊子,想讓她了解一下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再做徵簽。劉大媽爽快的接過了小冊子說:「好,我看看。」

第二天一大早,電話響了,我一看是劉大伯家打來的,心裏一驚,心想是不是昨天的活沒做好,出錯了?不然,為甚麼這麼早打來電話?我急忙接了電話,聽到的是對方的哽咽聲,是劉大媽。我說:「大媽,您怎麼了?」稍頓了會兒,她還在哽咽抽泣說:「都怪你。」我更摸不著頭腦了,咋回事?真的是給她家經濟帶來了損失嗎?這麼傷心,是我沒做好工作的原因嗎?我安慰她說:「大媽,您慢慢說,是怎麼了?」「都怪你,我一宿沒睡好,就因為那本小冊子,你給我,也不說一聲,寫的太好了,太感人了!好了,先別說了,待會你早點過來,咱娘兒倆再好好說說。」

吃過早飯,我就直接去了劉大伯家。正好老倆口都在家,劉大伯在院子裏忙活兒,劉大媽在屋裏。見我來了,忙熱情的讓我坐下。她說:「寫的太感人了,昨天因為忙著做晚飯,沒來得及看你留下的小冊子,吃過飯後,我看了,讓我一宿沒睡好覺。」說著說著,眼淚又流下來了。

「小冊子內容寫的真好,這世上哪還有這麼好的人?可憐天下父母心啊!哪家沒有兒女啊!再有,人家不就煉法輪功嗎?!鍛煉身體又不犯法,按真善忍做個好人,一個個人的信仰,你共產黨管啥?人家咋的了?就這麼害人家?氣的我呀,又要開罵了,共產黨真惡呀!我媽家就在文化大革命時被共產黨害過,我經歷過,他們整人,知道他們是咋回事。都從苦難中過過,真難哪!人在危難中得幫他一把呀!你們可不能不管他這事啊!監獄那不是好人呆的地方,你看那裏邊多苦啊!好人呆在那裏遭罪哪!咱們得想個辦法把他(周向陽)救出來呀!我能幫著做點啥?」老人焦急的問。

我說:「我們現在在簽名營救他。」 「那好,我也簽名,拿來。」說著,劉大媽從我手中拿過徵簽表,工整的寫上了自己的名字。「咱別光簽名,咱要摁上紅手印更好,更莊重。」她又摁上了紅手印。在我們談話的時候,劉大伯也在旁邊認真的聽著。「讓你大伯也簽上,人簽的越多越好!」我說:「大伯,你看過小冊子?」「看了,真感人,來,我簽上。我不怕,就是找我來,我也不怕,我敢說是這回事,人都害這樣了,還不放?」

我的心被震撼了,我說,我代表其家人謝謝你們了。老兩口欣慰的笑了,「謝啥?這麼做,我心裏好受了,應該做的,救出來,給我們個信,省了我們惦著。」

中午的時候,我從他們家門口路過,碰上劉大媽在倒垃圾,她忙攔住我說:「你還沒吃晌午飯吧?今天就在我家吃吧,有好飯吃。」我不願給人家添麻煩,就推托想要走,劉大媽拽住我說:「今天你必須吃完了再走,吃飯事小,救人是大事。碰巧今天我姑爺們幫我幹活兒來了,你們在一起吃飯時,也給他們講講,讓他們也明白,也簽上名,多好啊!」於是我留了下來。

在午飯後,我給她兒子、姑爺講了大法弟子遭迫害及簽名營救,他們聽明白後,立刻簽上了名,摁上了紅手印。

後來,當得知大法弟子被營救出來時,劉大媽開心的說「太好了」,認為自己的付出沒有白做,為自己救好人出了把力感到欣慰。

老人們常說,做善事,積大德,會得福報的。這話在劉大伯家應驗了。

二零一二年秋,我們這遇上了十多年未有的水澇。因為前幾年乾旱,劉大伯村裏的人就把水稻田改種了旱田,大多數田地都種上了玉米。因為水稻田地勢相比窪些,種玉米時,就要起台子,比原地勢高一尺多。劉大伯家未打台子,是平種的,而且玉米種子不夠,是別人家湊上的。由於水多,別人家的地水都泡過了台面,因泡的時間長,玉米秸稈全蔫了。從遠處看,大片玉米地一片黃,唯有劉大伯家那兩畝玉米地蔥綠,非常顯眼,玉米棒子大,個個尺許長,粒粒飽滿,玉米秸稈粗壯、挺直,沒有倒的,用劉大伯的話說:「真怪異了。」(方言,意思是不合常理)不只是這兩畝地長的好,他家的九塊地,塊塊如此。這在村裏引起了大夥的羨慕。

下茬種的大白菜還有新奇事。因為地多,劉大伯老倆口忙不過來,又是季節活,別人家的白菜早已栽種完,劉大伯家還有四根壟五十米長的一塊地還未栽上小白菜。劉大伯說:全村裏我們是最後一份栽完的,按時日,現在即使栽上,也晚了,白菜長成熟是不大可能了,愛長啥樣長啥樣,別荒廢地。

老倆口一上午就把菜栽完了,沒等用水澆,下午就下雨了。等過幾天再看時,兩邊鄰居家的白菜都被淹死了,唯有劉大伯家的白菜一顆也沒被淹死,並且長勢喜人。菜長到包心時,別人家的菜還沒有長好,再看劉大伯家的菜,個個包上了心,結實的已經按不動了。因為長得太好了,原本描兩遍肥的大白菜,也只描了一遍,往年能裝下白菜的冬貯窖,今年裝不下了。

有人問劉大伯、劉大媽:莊稼收成咋這麼好?劉大媽大聲說:「我簽名救人了,我救了煉法輪功的人了,做好事,積德,得福報了。別人家遭災了歉收,我家沒事,還增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