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五馬坪監獄搬遷更名 仍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五馬坪監獄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搬遷至樂山市全福鎮,和川南監獄合併為嘉州監獄。嘉州監獄由中共投資二億多元修建,非法關押著在四川省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輪功學員,目前至少還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在這裏。

抵制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一日三餐吃飯只有一兩來米的飯團,僅夠吊命不死,而且吃飯時間只有二十秒。在五馬坪監獄時,規定將飯碗放在地上,不能將碗端起來,只准法輪功學員盤腿坐地上,使勁低下頭象動物吃食一般吞咽,由看管的人從一數到二十,大約二十秒,吃多少算多少,數完數就立即停止,然後繼續坐軍姿。也就是二十秒時間裏最多吃完一兩來米的飯團,吃得慢了,一兩米的飯團也沒有,更別奢望吃上一點下飯菜或鹹菜。一日三餐都這樣。這種從人格尊嚴到肉體上的聞所未聞的迫害方式真是中共邪黨的一大創舉。

九監區是入監隊,首當其衝迫害法輪功學員,也是監獄最黑暗的一隅。據悉,此監區目前還劫持著十名法輪功學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主要有副監區長邱雲南、惡警劉恆亮、龔勁夫以及服刑的惡人袁友平等。其中邱雲南作指揮,惡警劉恆亮、龔勁夫具體實施迫害。劉恆亮尤為邪惡,對法輪功學員及其他服刑人員電擊。惡人袁友平任班組長,一直積極參與迫害。

入監隊有八名服刑人員分兩班倒二十四小時輪流監控法輪功學員,他們針對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採取的迫害手段是長年累月地罰站,每天只准在晚上零點至兩點睡兩個小時,其餘時間全部罰站、面壁,白天在太陽下曬,晚上在監舍罰站,服刑人員稱之「向日葵」。再不轉化,就實施電擊迫害,由幾個惡警或惡人按住法輪功學員,惡警用一根甚至多根電警棍反覆電擊,直到法輪功學員「轉化 」(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寫悔過書、揭批書、保證書「三書」)。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轉化」由教育科科長駱江濤、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副科長邵林、科員張譯丹、楊希林、王建全等「驗收」。惡警們採用強制的殘酷手段「轉化」法輪功學員後,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教育科驗收時法輪功學員還必須說是「自願轉化」的,否則就不合格,遭到更為殘酷的迫害。華鎣市法輪功學員鄧啟興就因為對教育科「驗收」的惡警照實說不是自願的,結果遭到反覆的殘酷迫害。這就是中共電視、報紙上宣傳的春風化雨般的「幫教」。

湖北法輪功學員楊小平在入監隊被迫害三個多月,成都法輪功學員王正義被天天罰站後仍不「轉化」,遭到惡警電擊……

入監隊強制要背《規範》(一本服刑人員的規定),背不了的晚上十二點睡,早上四點起來繼續背。冬天盤腿坐在冰冷的地上背,所有服刑人員都這樣。

其它監區主要以超強勞動方式迫害法輪功學員,監獄專門成立了一個成馬公司,負責承攬生產業務,監獄的收入主要由此而來。現在監獄與中江湧德電子廠合作,生產電子線圈。每天法輪功學員必須超強度勞動九小時(以前是十小時),規定的任務比外面最強的熟手還要高,完不成任務的要「反省」,再不行就弄到嚴管監區進行「集訓」折磨,在那裏比入監隊還要淒慘,屁股都要坐爛,冬天只准穿兩件薄衣,坐在青石板上就冷的不停地發抖,他們取名叫「篩糠」。

監獄在山上,這裏冬天天寒地凍、冰天雪地,穿上羽絨服、厚棉鞋也感到寒冷,集訓的人卻只准穿兩件很薄的衣服。現在嘉州監獄的嚴管監區冬天再冷也只准穿二、三件薄衣,監區長是肖成東,以前任五馬坪監獄二監區副監區長,也參與了迫害法輪功學員。集訓監區由特警負責巡監,服刑人員到集訓監區由特警押送,特警隊長高虎以前任入監隊教導員,分管迫害法輪功學員,此人十分邪惡,迫害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人:
監獄長:祝偉
政委:黃德明
副監獄長:袁定興、虞遠東
獄政科科長:王建強
教育科科長:駱江濤 副科長:邵林、廖先(女) 科員:張譯丹、楊希林、王建全
入監隊副監區長:邱雲南 惡警:劉恆亮、龔勁夫
特警隊隊長:高虎
嚴管監區監區長:肖成東
監獄通訊地址:四川省樂山市市中區全福鎮1號信箱(一個監區為一個分箱,比如9監區就是1號信箱9分箱)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