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我真幸運──我妻是大法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題記:大嫂曾經找人給我算命,說我姻緣淺,若過了四十歲還娶不到老婆,這輩子都不會再娶到老婆了。

宿命

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打工族,跟二哥在A市闖盪了近十五年,做過製衣廠工人,做過陶瓷工藝加工,做過報社臨時記者,做過服裝私營老闆,由於各種原因,都無法讓我擺脫辛勞奔波的生活局面。我家兄弟姐妹八個,我排最小,連姪子、姪女的孩子都上學了,可三十五歲的我,婚姻仍沒著落。八十高齡的老母親日夜憂心,村裏的人都指指點點,說母親還去撿垃圾,都是為了那個不爭氣的小兒子。這種壓力讓我喘不過氣。

我在稍年輕時談過幾次戀愛,但都無果而終,哥哥們都取笑我為人太老實,說那些女孩無非就是找個幫買買早餐宵夜,使喚著跑跑腿甚麼的,你經濟條件又不好,一本正經的又不會討女孩子歡心,誰會願意跟著你?後來我想想,也許是那樣的吧。我也曾是個自信驕傲有抱負的人,可一次次的戀愛失敗和事業上的不濟,讓我感到心灰意冷。大嫂曾找人給我算命,說我姻緣淺,若過了四十歲還娶不到老婆,這輩子都不會再娶得到老婆了。

曾幾何時,我有過出家的念頭,可是似乎上天對我另有安排。

相遇

二零一一年初,我認識了我現在的妻子,她比我小幾歲,是個南方姑娘,長的清秀水靈,還是個音樂領域的碩士生。關鍵是她非常的善解人意,性格活潑,我們在一起有聊不完的話題。她知道我喜歡國學和傳統文化,我們就經常在一起探討交流。直到有一天她告訴我,她是學法輪功的,問我是否驚訝?接著跟我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她給我分析了當年的自焚錄像中的種種疑點,如王進東都燒成那樣了,頭髮和身上的汽油瓶還完好無損?為何自焚開始不到一分鐘就有警察跑來滅火?還有記者完美角度、有條不紊的拍攝,到底是拍攝重要還是救人重要?到底符不符合突發事件的處理邏輯?小女孩劉思影被「燒傷」後氣管切開了還能接受記者採訪?記者採訪重度燒傷患者為何不經過隔離消毒?是醫院不懂得這樣基本的常識,還是這根本就是在演戲?她還講到了共產黨在歷史上對中國人的殘害與對傳統文化的破壞等等。

我靜靜的聽著,覺得這個女孩子是那麼的特別,想想現在的女孩子哪個不是塗脂抹粉,美髮美甲,把大量的時間花在吃喝玩樂上,沒有幾個女孩子像她那樣超凡脫俗,還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我發自內心的對她說:我不驚訝,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你就是最好的真相。而且對於共產黨我早就看透了,共產黨還有甚麼不敢做?還有甚麼做不出來?這個社會的所有的不公、腐敗、戾氣,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不信任、相互算計,全是共產黨造的。

美好姻緣

我們相處了兩年後結婚,當時我的岳母並不同意,覺得我配不上她的女兒,在提親禮金上百般刁難,最後在妻子的堅持下,岳父岳母終於鬆口了,認為女兒的幸福由她自己把握,並祝福我們夫妻同心,家庭幸福。

後來我問妻子喜歡我甚麼?她笑著說我吃苦耐勞,心地善良,有自己的獨立思想。還說我不畏強權,有強烈的正義感,也是她喜歡我的地方。因為在這之前曾有「610」的人員騷擾過她,最終被我以家屬的身份抵制和制止了。

她還調皮的說,根本上看中我的是,在我們單獨相處時能保持一個男人應有的克制與對她的尊重。她告訴我,這一點在她看來是擇偶的第一標準。她說,作為大法弟子,這是法理對他們的最起碼要求,對常人來說也是做人的最起碼的標準。現在的多數人,不論職位高低、富貴貧賤都把男女之事當作家常便飯了,這是神所不能容許的,也是一個人從美好走向損德折福衰敗墜落的最大原因。

於此,我對法輪功的好感和敬佩油然而生。

天賜健康寶寶

結婚後,我對來之不易的小家庭十分的珍惜,對妻子我更是呵護備至,甚麼家務活都不讓她做,因為我知道她除了要每天學法、煉功外,還要做很多的真相資料。對於大法弟子講真相、救度眾生,我是能夠理解的,並且生活中我也作出了支持。妻子說,你能這樣支持大法,你會有好報的。

不久妻子懷孕了。這其實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我都三十好幾了,整個家族裏,連我的小姪子姪女的孩子都上學了,我連個孩子都還沒有,我就成了他們經常調侃的對像,這下好啦,我也能在他們面前抬頭挺胸啦。

妻子懷孕期間,按照我老家的風俗,為了腹中的胎兒健康發育,我要求妻子不能在屋子裏釘釘子,不能動主人床,不能在床上動剪刀等。可妻子無所顧忌,每一樣都觸犯了,這真讓我感到不安,因為我家鄉裏就有幾個被傳說的例子,凡是犯了這些規矩的孕婦,生下來的孩子都是有缺陷的。妻子安慰我說:「那些東西都是嚇唬人的,就算是有這些禁例,對我也是不會起作用的,大法弟子是有師父管的,不受常人的理和低層的因素制約,大法弟子的孩子都是有來頭的,你就放心吧。」聽著妻子的話,我似懂非懂,但心裏還是有點擔心。

在一次孕檢中,妻子被檢查出了「地中海貧血」。我急忙上網查看「地中海貧血」的相關資料,發現患地中海貧血的孕婦中,有部份是會生出同樣病患的孩子,而在網上看到的地中海貧血重症的兒童中,個個都是發育異常,並且需要依靠輸血來維持生命。看到這裏,我和妻子四目相視,我問妻子怎麼辦,難道打掉?

妻子沉默幾秒鐘後,用堅定的眼神看著我說,不管這個孩子是怎麼樣的,都是跟我們有緣份的,世上沒有偶然的事情,如果這個孩子有這種疾病,那我們也不能剝奪他生存的權利,他在肚子裏已經是一個生命了,難道我們要為了自己所謂的面子和利益而扼殺一個生命嗎?這不符合大法對修煉人的要求。況且我可以自信的告訴你,我們的孩子一定不會得這種疾病。

後來在我的再三要求下,我們做了具體的基因檢測,結果顯示,我沒有地貧基因,因此我們的孩子不會得重症地貧。在拿到結果的時候,妻子淡然一笑說,這是對她的一次考驗。

由於我太重視這個寶寶,在妻子懷孕期間,我多次拉著她到醫院去做產檢,真是怕甚麼來甚麼,血常規又檢查顯示,妻子血紅蛋白很低,是明顯的貧血。醫生用專業且頗具權威的語氣告訴我們說,母親貧血生下來的寶寶一定會貧血,貧血的寶寶會影響智力的發育。醫生給開了很多的補血藥,妻子婉拒了,把我拉出了醫院大門。其實在此之前,我親證了妻子幾次近40度高燒,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不藥而癒的神奇,所以對於這次她不肯拿藥的行為我沒有過多的抱怨或制止。用她的話說,大法修煉人不是一般人,修煉人通過修煉後,身心得到淨化了,自然就做到了不吃藥也能達到祛病健身的效果。

事實證明,大法是超常的。妻子沒有被醫生的話嚇倒,沒有服用任何藥品,在臨產的一次檢查中,妻子的血紅蛋白升到了正常值。不久,妻子生下了一個健康可愛的寶寶,多項體檢指標正常。我對寶寶是否有缺陷的擔心終於煙消雲散了。

承蒙大法恩澤

都說大法弟子的家人是有福氣的。自從娶了妻子,我的老母親多年的頑疾突然像從沒有發生過似的,八十多歲高齡還能每天下地裏勞作,身體一點疼痛都沒有,身體比以前健朗的多,他們都說是我妻子給帶來的福氣。幾個明白真相的哥嫂、姐姐和姐夫生活的更如意了,個個都在城裏安置了房產,家庭也更和睦幸福了。

而我,在妻子的建議和協助下,經營起一家美術培訓機構。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對待每一個孩子、家長和來訪的朋友,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稱讚和認可。家長們都說,把孩子放在你們這裏我最放心。兩年多的時間機構經營的紅紅火火,每天生源不斷,妻子也利用這個平台去證實法和講大法真相,並結識了很多新朋友。妻子說,這一切都是大法師父給予的,讓我感恩珍惜這一切,並要一如既往的支持大法。

承蒙妻子賞識,我成為了她的丈夫;承蒙李洪志師父恩澤,我與大法結緣。日子過的飛快,轉眼我將四十歲了,回想當初那個懷揣夢想、魯莽、自負又自卑的少年,我感懷不已。人生如白駒過隙,喜也罷,憂也罷,貧也罷,富也罷,無非只是曇花一現。我知道我餘下的人生也將是修煉的一生,與大法同行的一生。無盡感恩大法,讓我在迷茫中從新認識了自己與這個世界,讓我在將失去生活信心時重獲新生的希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