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撫順市新賓縣新賓鎮派出所所長王海偉犯罪記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現任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新賓鎮派出所所長的王海偉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非法罰款、拘留、勞教和判刑。其在永陵派出所當民警、所長,在木奇派出所當所長和在新賓鎮派出所當所長期間,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如下:

一、佟金福被迫害流離失所,後離開人世

永陵派出所警察王海偉、曹思信等人多次把佟金福綁架到永陵派出所,兩次送新賓縣看守所拘留。二零零三年五月三日晚十點,永陵派出所惡警曹思信等人,又非法到佟金福家綁架,並將佟金福送入新賓縣看守所關押。

在看守所裏,佟金福絕食十一天,抗議非法關押,人已經奄奄一息時,看守所怕出人命,通知家人將佟金福接回家。並告訴佟的妻子把佟金福的病養好後,再送回看守所。

就這樣佟金福撇下患多種疾病的妻子、沒有成年兒子(十六歲)、還有七十四歲的老母親,於二零零三年六月六日,拖著病弱的身體離開了家。當時永陵派出所所長郭華偉,威脅佟金福的妻子說:等我找到佟金福我饒不了他。

佟金福在外流離失所將近七年,一人每天靠打工掙點微薄的工資來維持自己的生活。由於多年的精神壓力,工作中的勞累,積勞成疾,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離開人世。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遭江澤民迫害後,由於當地惡人構陷,永陵派出所警察王海偉、曹思信等人多次到佟金福家騷擾、抄家,並多次把佟金福綁架到永陵派出所,兩次送新賓縣看守所拘留。四年間佟金福被非法罰款一萬多元。

二、鄉村醫生王紅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下午將近四點,新賓鎮派出所所長王海偉、副所長張雲、國保大隊長趙連科為首的十幾名惡警到王紅的診所裏,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搜查證把王紅的診所翻個底朝天,甚麼也沒翻著。惡警們抓住王紅的頭髮強行拖到車裏,把王紅帶到派出所之後,惡警們在王紅的家裏非法抄家。趙連科接了一個電話說:他們釣了一條大魚,然後將王紅和丈夫帶到了派出所。後將王紅送到撫順看守所,王紅被新賓縣法院判刑三年。

三、張富春被非法判刑三年

撫順市新賓縣榆樹鄉法輪功學員張富春、郭慶鳳夫婦,於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早晨七點左右在新賓鎮,突然被新賓鎮派出所和撫順國保支隊的七、八個惡警圍上,把張富春打倒在地,鼻子都打出血了。妻子郭慶鳳上前阻止,兩人被警察一起綁架。張富春於二零零八年三月,被榆樹鄉派出所的高振遠等抄家,流離失所。張富春被綁架後非法關押在新賓看守所,新賓縣國保的趙連科又對張富春刑事拘留,將張富春非法起訴,經新賓縣檢察院到法院,後經新賓縣法院被非法判刑三年。

四、劉俊波被新賓鎮派出所綁架四次

1、二零零九年五月八日晚上,劉俊波在新賓縣縣政府前面的公園發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資料時,遇到放學的小學生,被不明真相的小學生構陷,劉俊波被綁架到新賓鎮派出所。後由派出所的警察宋軻將劉俊波劫持到新賓縣的看守所。在絕食六、七天後被釋放。劉俊波在看守所裏,沒有吃飯,看守所還要每天收取劉俊波的五十元錢,後單位從劉俊波的工資中扣出。

2、在二零零九年五月末的一天,劉俊波在新賓鎮的西側的衍水橋的南側在給學生講真相時,有三個中學生,都是十五、六歲的年齡,用磚頭打劉俊波,並構陷到新賓鎮派出所。當時姜宏和尹立國非法審訊劉俊波。後來,劉俊波的姐姐擔保,還有劉俊波所在的單位擔保,將劉俊波保了出來。惡警強迫劉俊波交了二千元錢的「保證金」。

3、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劉俊波在新賓鎮商場南側的市場上,給一個人講法輪功受迫害之事,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綁架到新賓鎮派出所,並劫持到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在洗腦班裏,劉俊波拒絕「轉化」(中共人員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並用絕食的方式反迫害,六、七天後被無條件釋放。

4、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法輪功學員劉俊波被綁架抄家,被非法關押在撫順市羅台山莊洗腦班。據知情人士透露,這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是執行上面的命令,指標一十三人,派出所拿著身份證複印件抓人。

五、曲桂英客車上講法輪功迫害真相遭綁架,後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曲桂英在客車上講真相,當時新賓縣木奇鎮派出所惡警劉洪生也在車上,下車後被劉洪生跟蹤,後被劉洪生和木奇鎮派出所所長王海偉綁架。非法關押在新賓縣看守所十天,之後被新賓縣政法委、派出所惡警劫持到瀋陽馬三家子教養院勞教兩年,零八年六月份回到家中。

六、張春富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下午,新賓縣公安局政保科的於佔江及永陵派出所的所長郭華偉,還有王海偉等人,到張春富家非法抄家,並將張春富綁架到新賓縣看守所,後張春富被勞動教養,關押到撫順教養院,在撫順教養院被非法關押一個月,期間撫順教養院的警察王立新讓張春富換房間,那時看管法輪功學員的普通勞教犯邵慶就踹張春富好幾腳。家中找關係花了近三萬元,將張春富保外就醫

七、徐春華被綁架正念闖出派出所,陳景萍等三人被綁架到洗腦班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早晨七、八點鐘左右,遼寧撫順市新賓縣法輪功學員徐春華穿著幹活的衣服準備上地裏幹活,新賓鎮派出所所長王海偉帶領三名警察及司機開車來到她家,進屋不容分說開始翻箱倒櫃非法抄家,把疊得整齊的被褥推倒查看,抽屜、櫃門全都打開了,甚至洗衣機都打開蓋瞅瞅,三間屋子都翻個底朝天,只抄到師父法像、電子書,還把貼在牆上的真相掛曆及福字揭下來要搜走。徐春華被綁架到派出所,後正念闖出。

不長時間,所長王海偉等人將法輪功學員陳景萍綁架到派出所,之後將法輪功學員汪桂華、姜永佑、陳景萍劫持到撫順市洗腦班迫害。

八、三位法輪功學員散發真相資料被綁架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法輪功學員潘立英與劉麗新、劉豔一起去木奇鎮福來溝村發真相資料,被福來溝林場人構陷,由木奇鎮派出所所長王海偉、還有四、五個警察綁架。警察們叫來她們的村長王增財、書記張學清讓他們寫保證書,拿錢,潘立英他們不配合,下午惡警把三位學員送到新賓縣看守所。在看守所裏三名法輪功學員絕食抵制迫害七天,潘立英家屬拿五千元保證金放回。後來返回二千元。劉麗新、劉豔都被勒索五千元,才被釋放回家。

九、張忠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綁架到看守所奴役

一九九九年九月間的一天,那時永陵鎮的老城村在搞旅遊,張忠誠有一個兒子,是一個傻子,在老城那玩時,一個新賓縣公安局的警察要抓他,說他煉法輪功。他不上車,還說他爸爸是煉法輪功的。在當天的晚上,永陵派出所的警察王海偉等人到張忠誠家,將張忠誠綁架,並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呆了二十多天,又強迫寫不煉功的保證才釋放。

二零零三年五月間的一天晚上,張忠誠當時在驛馬村的桿場當警衛。永陵派出所的警察王海偉、曹思信到桿場將張忠誠綁架到永陵派出所,後來又將張忠誠送到新賓縣看守所。在看守所裏,張忠誠、劉喜財、佟金福等人被關在一個號裏,那時的號裏關了七八個法輪功學員。惡警強迫法輪功學員背監規,警察還給法輪功學員開會,並強迫法輪功學員幹活。號裏的刑事犯還體罰法輪功學員,並讓法輪功學員抹地板,收拾廁所。

後來張忠誠等人絕食,看守所給他們灌食,並在他們的鼻子上抹上辣椒麵。張忠誠絕食幾天後被釋放。釋放後,永陵派出所又勒索張忠誠一千八百元,那時的所長是郭華偉。張忠誠等被迫上交老城村二百元。

十、多次綁架陳長萍,進行罰款、拘留迫害

在二零零零年九月,新賓縣永陵鎮派出所警察王海偉等人將陳長萍和另一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永陵派出所。當時派出所已經劫持了很多法輪功學員。晚上惡警下班了,陳長萍和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被關在辦公室內,不能睡覺。第二天惡警王海偉威脅他們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都表示不放棄。惡警郭華偉將他們都送到新賓縣拘留所繼續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陳長萍去一同修家,被本村不明真相的村民誣陷,被永陵鎮派出所惡警王海偉、曹恩信將陳長萍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派出所,並把陳長萍等人的手腕銬在一起,晚上不讓睡覺。永陵鎮派出所勒索二百元錢讓陳長萍回家。

二零零四年三月,陳長萍和一同修去貼真相標語,被人構陷,永陵鎮派出所惡警王海偉、郭華偉將陳長萍等人劫持到派出所,又送到新賓縣拘留所。陳長萍就絕食、絕水反迫害。後來,因身體不好,被保外就醫。

十一、因說煉法輪功,被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十月間,撫順市新賓縣永陵鎮法輪功學員劉喜財,被找到永陵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王海偉問劉喜財是否還煉法輪功?劉喜財說:「煉」。後來,劉喜財被永陵派出所的警察送到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半個月之久。

十二、常殿芝被綁架到派出所,後被拘留

新賓縣永陵鎮法輪功學員常殿芝,是九六年開始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修煉前全身都是病,風濕、類風濕、關節炎、心臟病等多種疾病。學法後,沒多久一身病全好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和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常殿芝向世人講述著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間,常殿芝被嘉禾村的村民構陷,被永陵派出所的所長郭華偉、王海偉綁架到永陵派出所。當天又被送到新賓縣看守所,被拘留十八天之後,勒索了一千五百元,被釋放。

十三、綁架到看守所,勒索錢財

二零零二年的五月間,當時董文彥在永陵鎮車站對面的理髮店時,被永陵派出所的惡警曹思信、王海偉等五人綁架,惡警並欺騙董文彥,說到其家看看,當時董文彥在永陵購買了一房屋。惡警把董文彥帶著到其家,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去非法抄家,在董文彥的家中翻到一些法輪功的傳單和大法書籍,遂將董文彥帶到永陵派出所,戴上手銬,追問法輪功資料的由來。下午,永陵派出所的所長郭華偉看到董文彥說,你這是大案,得送走判刑,後來就將董文彥送到新賓縣看守所非法拘留。

董文彥被送到新賓縣看守所之後,當時看守所裏還非法關押著李明延(下夾河人)等幾個法輪功學員。董文彥在看守所被迫害三十多天後,被釋放。又被永陵政府、派出所及新賓縣的政法委勒索一萬多元。

十四、傳經文被非法罰款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趙光宇、王雲娟、陳桂鳳(永陵鎮嘉禾村人)到北京去上訪。後來,新賓縣公安局的警察和政府的人員到北京去將趙光宇他們接回來。後劫持到永陵派出所,當時派出所的所長郭華偉還指使曹思信給他們寫材料,之後郭華偉給他們定的「擾亂社會治安」,將趙光宇、王雲娟、陳桂鳳劫持到新賓縣看守所。

到看守所之後,不幾天永陵派出所的曹思信就去提審趙光宇,問趙光宇有一篇法輪功經文的來源,趙光宇不說,惡警就打趙光宇的嘴巴子,給趙光宇打的滿臉是血。那時吳光遠被趙亞忠提審。

又回到看守所之後,在二零零零年八月間,惡警就給吳光遠、趙光宇、王雲娟、陳桂鳳劫持到撫順教養院了。到了教養院之後,趙光宇他們被劫持到教養院被放到新收班。到新收班裏,經文和法輪功的文章都被警察搜走了。在那裏有一個叫做「酒壺」的人,讓趙光宇「飛著」,當時的七八月份的天氣,汗流了一地,飛了二十多分鐘。吳光遠被兩普通勞教犯把著胳膊,一個普通勞教犯就打肚子。在吃完飯之後,教養院的警察任福明因趙光宇等人不「轉化」還得「飛著」,又飛了五六分鐘。

在二零零零年九月間,新賓縣永陵派出所的曹思信和王海偉又到教養院問趙光宇經文的事,趙光宇說了,是溫連舉送他的。後來溫連舉被非法罰了一千元錢。

從教養院回到家中之後,趙光宇、王雲娟、陳桂鳳三人被新賓縣永陵派出所勒索三千元;政府罰了二千元。

而在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之後,當時永陵中共人員修鐵民、王永庫、派出所的王海偉等人還不斷到趙光宇家騷擾騷擾。當時派出所的所長張榮慶還逼趙光宇寫和法輪功的「決裂書」交到派出所。

十五、欺騙周仕芬勒索錢財,還要綁架到洗腦班

二零零四年黃曆一月份,差十二天就要過大年了,那天晚上八點來鐘,周仕芬回家沒多久,木奇鎮派出所王海偉、佔立平、劉洪生、杜金德、張春陽翻牆跳進周仕芬家,非法抄家,抄走現金九百多元,還有一把做活用的剪子也搶走了。惡警將李長海、周仕芬夫婦劫持到木奇鎮派出所,非法拘留十四個小時。並又向其家人勒索三千元(每人各一千五百元)。李長海的孩子把錢交到佔立平手裏(沒開收據),才將父母領回家。

春天,木奇鎮派出所的佔立平等人又來到周仕芬家,欺騙她說:「你上派出所去一趟,縣政法委來人,說幾句話就可以回來。」周仕芬剛走出大門口,警察就把她塞進停在門外的警車裏。到派出所,所長王海偉說要送她去撫順市羅台山莊洗腦班洗腦。周仕芬與其據理力爭,說著說著就暈倒了。見狀其他警察都躲開了,王海偉找來醫生給周仕芬打了一針,把李長海叫去,將周仕芬領回家。

十六、敲詐錢財

二零零四年一月份,木奇派出所王海偉、佔立平等上尹國娟家騷擾,非法抄家,抄走《轉法輪》、大法經文若干本,還有真相資料。不法之徒預謀要將其勞教兩年,家屬害怕尹國娟被迫害,托關係交了五千元(沒開收據),惡人又藉機敲詐尹國娟的丈夫一千五百元(沒開收據),才以「保外就醫」的形式將其放回家中。敲詐勒索的錢至今未還。

善惡有報的天理,對於每個人都是公平的。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不法之徒,不去了解法輪功的真相,還在一再的迫害,那等待你們的是正義法律對你們的審判和天理的報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