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之際,綿陽十多警察、黨幹監視一農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法輪功學員孫厚澤,是四川綿陽涪城區新皂鎮梅家溝村十四組的村民,多年來屢遭當地中共人員迫害。今年四月二十五日是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十五週年,新皂鎮的中共人員、警察興師動眾,派出十幾個人,從四月二十四日晚上起,就開始騷擾、監控孫厚澤的家。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七點三十點左右,天空烏雲密布,突然下起大雨,涪城區新皂鎮派出所所長龍正偉和一名警察,驅車來到新皂鎮梅家溝村孫厚澤家,問孫厚澤的父母孫厚澤有沒有在家,得到肯定的回答後離開。

約過了半小時,梅家溝村書記譚德貴跑到孫家,孫家人不開門,譚德貴罵著髒話,指揮他帶來的十多個本村各組的隊長等人布控到周圍,揚言要撬門搜查。譚德貴還現場打電話說:「人也沒看到,門也不讓開,你們來呀!來呀!」後在七組隊長李登明、婦女主任梁清華的哀求下,孫厚澤的父親開了門,孫厚澤不在家。

接著,新皂鎮鎮長王超、書記詹某、派出所所長龍正偉都來了。孫厚澤的父親說:「人原本在家裏,就因為譚德貴帶來了這麼多人,才離開了的。」後來據說那些人都回到鎮政府,譚德貴被罵得狗血淋頭。

當晚近十二點時,李登明、梁清華、肖世貴、謝代光見到孫厚澤後,於是肖世貴給詹某和龍正偉打電話報告見到孫厚澤。

四月二十五日,婦女主任梁清華先到孫厚澤家守著,派出所換班(二十四日晚上守著路口),有一名警察叫梁勇,還有肖世貴和王某。

接著新皂鎮副鎮長、綜治辦的衛永全來了,說是來調查。

再後來,涪城區政法委人員向謝代光查問孫厚澤的情況。

四月二十五日中午,倆警察及梁清華、肖世貴、謝代光共五人被留下監視孫厚澤。

下午五點左右,倆警察離開,孫仁虎被譚德貴強行叫來監視。

晚上八點左右,譚德貴、向地偉開著牌照為「川BMY168」轎車、梅某開著牌照為「川BHS770」轎車,停在孫厚澤家門口公路上監視。

孫厚澤是何方神聖,驚動這麼多警察、黨幹疲於奔命?

其實,孫厚澤就是一個修煉法輪功的普通農民,他曾被迫長期流離失所,被非法勞教、關洗腦班,還被禁止去外地打工……

綜治辦主任:不許外出打工 再抓到就是判刑

二零零八年,孫厚澤和哥哥孫毅同時被涪城區國安警察非法抄家,於是兩人被迫離家三年多,孫厚澤靠做水電掙點生活費,涪城區「六一零」、國安大隊和新皂派出所互相勾結,一直想綁架他們兄弟倆。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當時三十九歲的孫毅回家幫父母插秧,被惡警鳴槍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當時三十四歲的孫厚澤在普明農科大隊地段給一家庭安裝水電時,被綿陽涪城區國安大隊的趙一江、龐濤、鄧祥國、周澤、楊鳳及新皂派出所所長劉聃、青義派出所所長高平等人綁架。他後來被劫持到綿陽市新華勞教所非法勞教,期間遭獄警電擊、毆打,兩次被送醫治療。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下午三點三十分,孫厚澤騎摩托車去學校接孩子,半道被綿陽新皂鎮綜合治理辦、派出所、梅家溝的一夥人攔住,將他作為 「訪民」劫持到洗腦班,還要他寫不去上訪的保證。孫厚澤認為這些人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犯罪,一定要曝光這些惡人。直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日,孫厚澤才被釋放。

孫厚澤回家後,當地「六一零」人員、村幹就沒停過對他的騷擾: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日上午九點多,梅家溝村村長肖世貴、譚德貴以查看公路邊坡為由,打聽孫厚澤是否回家。下午四點多,梅家溝村的向地偉、肖世貴等分別開車闖到孫厚澤家查看。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侯紀昌一行四人和譚德貴找孫厚澤「回訪」,未見到人,就找孫厚澤的母親,並照像。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上午,新皂鎮綜治辦主任侯紀昌、衛永全、王某以及梅家溝村書記譚德貴、治保主任向地偉,闖到孫厚澤家,威脅孫厚澤不能到外地去打工,不能再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威脅下次再抓他就是判刑,並聲明這是替政府來帶話。

參與監控的梅家溝村人員:
村委會:邪黨書記譚德貴、村長肖世貴、婦女主任梁清華、文書謝代光、村治保向地偉;
七組隊長李登明、六組隊長的父親梅枝玉、三組村民王某及其兒子王永貴、四組隊長孫仁虎、孫仁斤、賴世貴。

新皂鎮:鎮長王超、書記詹某、副鎮長衛永全
新皂鎮派出所:所長龍正偉、警察梁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