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法學家:這些警察嚴重觸犯了刑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最近中國唐吉田等四位律師在為法輪功學員維權的過程中,遭到中共綁架並被酷刑折磨,引起國內外關注,其中張俊傑律師被警察毆打,脊柱橫突被打斷三根。德國法學家托馬斯﹒魏勞赫博士一直關注中國人權,他說:「這些警察的迫害行為嚴重觸犯了刑法。」

中共警察又開打 王法何在

三月二十日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與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共三十人,前往黑龍江青龍山洗腦班黑監獄(對外謊稱「黑龍江省建三江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要求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石孟昌、韓淑娟、蔣欣波等人。二十一日四位律師與七名法輪功學員共十一人被建三江警察綁架。

21日被綁架的四位律師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唐吉田
21日被綁架的四位律師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唐吉田

四位律師和七位公民被綁架後,民間自發組建了「失蹤公民營救團」。很多中國律師與公民親赴建三江救人。從三月二十五日起營救律師團在寒冷的七星拘留所前靜坐守夜並連續絕食抗爭,要求合法會見被綁架律師。二十九日一早公民營救團發出「緊急關注!」的呼籲,二十三人,其中包括三名律師全部又被警察綁架。

二十七日張俊傑律師被釋放,他親述了被綁架的恐怖經歷,當他要求審問他的警察出示證件時,被警察於文波扇了七、八個耳光,隨後於文波隨手拿起大半瓶礦泉水瓶猛砸張律師頭部,接著於文波和另一名警察把張律師踹倒,拳打腳踢暴打三分鐘後,張律師腰部疼痛難忍,無法坐起。張俊傑律師釋放後去醫院檢查,經醫院診斷,脊柱橫突被打斷三根。

誰是中國的黑社會

其實中共警察毆打為法輪功學員維權的律師已經不是第一次。中共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酷刑逼供早已是長期、大範圍的存在,如今他們把這些暴力延伸到了為法輪功學員維權的律師身上。

二零一二年七月,大連政法委綁架了近八十名法輪功學員,藉口是法輪功學員安裝衛星電視接收器(俗稱「安鍋」),該案件被稱為「大連安鍋案」。二零一三年四月,六十多歲的程海律師和其他四位律師去大連為「大連安鍋案」的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援助,在程海去法院領取不開庭通知時,遭到警察毆打。事後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程海律師描述:「一個中年警察,他指揮三個小伙子搶我的手機,我不給。這時他們就掐我的脖子,控制我的手,終於搶走了手機。看我反抗,就打我。警號202297的警察拼命擰我的左手臂,另外一個一米八的小伙子,照著我的右臉頰就給我兩拳。這樣打了有二十分鐘。」程海律師後去醫院驗傷,診斷是肩膀軟組織挫傷。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大連安鍋案」再次非法開庭,當天有七位律師出庭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其中程海律師因被剝奪辯護權要求控告,遭到警察再次毆打,導致所有參加庭審的律師集體退庭抗議,庭審中止。這次毆打律師的地點是在法院內,法院這個所謂的執法機構,成了警察公然毆打律師的犯罪場所。此事被BBC和德國之聲等海外媒體報導。

德國法學家:我絕對反對對法輪功的迫害

法輪功教導「真、善、忍」,這對德國法學家托馬斯﹒魏勞赫博士來說並不陌生:「法輪功是源自中國人的精神傳統。這個功法讓人向善,修煉自己,法輪功在中國非常流行,導致了共產黨產生妒嫉,並迫害其修煉者。我有很多中國朋友,其中很多修煉法輪功。他們很親切、平和。他們不是瘋狂的人,也不是頭腦發熱。他們靜靜的,有分析能力和會思考。這樣的人我很願意接觸。」

德國法學家托馬斯魏勞赫博士
德國法學家托馬斯﹒魏勞赫博士

托馬斯﹒魏勞赫博士一直在關注中國人權,他表示絕對反對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沒有法律可循,違反了國際法,也違反了中國的憲法以及刑法,還有刑事訴訟法。」魏勞赫博士:「這些被迫害的人只是做了他們認為好的事。他們不想幹壞事,他們通過他們的行動和思想使這個世界變得更好。這怎麼能違反了法律呢?在中國刑法中也沒有這樣規定。六一零辦公室在一九九九年六月成立,只是為了迫害一群不傷害別人、用自己的信念去生活的民眾,中國(中共)政府到現在也沒有為此感到抱歉。」

這些警察嚴重觸犯了法律

對中國律師在殘酷的法律體制下仍然為無辜者辯護所表現出的勇氣,魏勞赫博士表示尊敬:「我希望能帶去我的敬意。我擔心這些律師會受傷,他們的生命受到威脅。我也擔心他們的家庭會有麻煩。我認為,他們的勇氣是對這個世上的人們有著寶貴的價值的東西,因為有勇氣的人才能帶動社會進步,當然中國也是。」

警察打律師,到底誰觸犯了法律?警察的職責到底應該是甚麼?魏勞赫博士說:「如果警察打律師,這首先是不允許的。律師做了甚麼,導致警察打他呢?如果律師有暴力行為,警察可以動手。但是律師只是在做他的本職工作,那警察必須保護律師。中國警察打律師嚴重違反了法律。我說這樣的事不只一次,而是多次發生。」

熟知西方民主國家法律的魏勞赫博士還說:「這些法官(非法審判大連安鍋案的法官)、警察、六一零辦公室的人員的迫害行為嚴重觸犯了刑法。如果他們到德國來並因觸犯刑法被起訴的話,他們現在就能得到懲罰。」魏勞赫博士說:「我們不能指望中國(中共)政府像一個法制國家一樣嚴肅對待法律。我們面對的是徹底的法庭暴力。法官不是獨立的。政府毫不理會法律,而是遵照非法的原則做事,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六一零辦公室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