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觀念 信師信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師父在《轉法輪》卷二〈佛性〉中說:「但破除後天的意識觀念很難,因為這就是修煉。」我們在現實的生活中,在各種不同的工作環境中形成了不同的各種各樣的觀念,有人對觀念認識的早,有人認識的晚,能認識到很關鍵。下面舉兩個我在修煉中遇到的事。

破除常人醫學觀念

我再次被綁架到勞教所時已經絕食十六天了,那時我就是想堅決不承認邪惡的安排與迫害,在被強行送進勞教所體檢時我的血壓是160/100mmHg,我以前有心臟病,醫生拒收。辦案單位強行把我關押,我在繼續絕食的情況下,身體狀況表現的越來越差,勞教所就要安排給我去醫院檢查身體,當我得知這一消息時,同被關押的同修們都說否定迫害,就要成功了。

可我的大腦裏卻出現了絕食水已一月餘,進來時身體還行,現在行走都吃力了,心跳的也厲害。按醫學常識這種情況下血壓只能低不能高,到醫院查的結果就是絕食造成的,肯定不會放我出來了。這種思想成了否定迫害的障礙,我要出黑窩的一念定了,可是如何否定這個血壓低,我就迷茫了,我清楚如果體檢血壓低必定出不去,我就在思想中對師父說:師父啊,給我時間吧,先別去。真的就沒去醫院。師父最開始一直點化我的一句話「觀念轉」[1],但當時沒有悟到。也琢磨是甚麼觀念呢?我真是苦苦的思索怎麼辦呢?大腦中又出現了師父講法時的聲音,我好像突然猛醒,要相信師父啊,師父無所不能啊(就是同修常講的信師信法),有一種豁然開朗和說不出的喜樂。

在去醫院體檢的前幾天裏,每次出現這情況肯定是低血壓,出不去了的念頭我就能否定它了,我有師父,師父說了算(當時還沒有清醒的認清這念頭是哪來的,只是在信師上有了一次明明白白的認識),就這一念師父就不斷的幫我消除觀念與外來干擾。表現就是思想裏出現的不好的念頭間隔的時間越來越長,停留的時間越來越短。到了第三天去體檢大夫放下聽診器說:這才是真正的高血壓。我極力的抑制不讓眼淚流下來,破除了醫學觀念,師父無所不能。我見證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破除後天形成的觀念

在我十三歲時,由於天熱到河裏洗澡,結果水涼就落下了毛病,隨著年齡的增長越來越難過,不光渾身骨頭疼,有時肉皮也痛;兩條腿腫脹的老粗,沉沉的,睡覺得趴著睡,床的熱度能減輕腿的酸痛;三伏天也不敢沾涼水,沾涼水的手骨節痛的受不了,一直痛到脊椎骨;也不敢喝涼水,不敢吃鹹菜,菜也不能咸了,怕尿不出尿,加重了腿的腫脹。

95年的5月29日,我有幸參加了我市第一次的師父講法錄像班,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我真正的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可是在後來我的腿又出現了腿腫、沉重,我知道我是修煉人,沒有病,可是這一現象是甚麼導致的,我沒有找到原因。直到08年同修到我家,她說她幾天前出現了不正確狀態,當確定了是糖尿病的表現後,而且挺重,她就去了超市專買帶糖的食品和水果吃,結果沒幾天好了。我聽了還說你否定了糖尿病。她還反覆的說這件事,我想,你怎麼沒完了,還說啊,甚麼意思啊?啊,我突然明白了是師父借她的事來點醒我,當時是吃飯的時候,我還維護著可別吃咸了啊,渴了喝水就得腫腿,這一觀念形成都沒意識到。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明白了是觀念,那就破除,於是,我就第一次吃了許多的鹹菜,且喝了好多的涼水,一覺醒來不但腿沒腫,原來的腫也全消了。

這件事使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不破除觀念就脫不了人的殼,就無法昇華。

當然,破除觀念不一定要按照上面的做法去做,更不能在常人中表現失常或走極端,而是在法理上清楚,理智的去做。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