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的眼淚在眼眶中打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六日】去年五月份,我剛開始打語音真相電話時,怕心很重,干擾也很大,做不到心不動,但慢慢的,幾乎天天出去打,次數多了,心也就慢慢平靜下來了,現在雖然沒有百分之百的做到心不動,但動怕心的次數越來越少了。

記得剛開始打電話時,有的人接聽一會兒就掛斷了,我總怪語音電話有問題,一會覺的這句話不應該這麼說,一會又覺的那句話語調高了。後來知道從修煉上看問題,是我自己有急切、急於求成的心,對方能不能聽完真相,與自己的修煉狀態有關,與接聽者善惡的選擇有關。

有一次,我打電話,當問到接聽者同意不同意三退時,對方說不同意。當時我心裏就想:你等著遭殃吧!第二天,我突然想到,如果他沒有下一次機會了,那麼他說的話,就代表他已經選擇過了,「一念定下終生」[1],他所代表的層層天體眾生也就毀了,如果我當時把電話打過去,再清楚的說一次,或許會有不同的結果。

下一次,我聽清楚了對方的講話,是一個年紀很大的長者,我對他說三退保平安的事,他告訴我沒入過其它的,就入過國民黨,還和我說,他現在躺在床上,活不了太長時間了。我就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重複的問了一次:「我要念甚麼啊?」我又說了一次。我想這次他會記住了。這是我第一次面對面的打電話。

有時候,電話打通了,但電話鈴響了好幾聲對方都不接,我就發出一念:接吧,「你為此言等千年」[2]。我發現,我只要是發出這一念,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最後都接起來。

有時候,電話打通了,但對方聽幾句掛了,還有的人會罵,開始遇到這樣的人我也會埋怨:怎麼就這麼執迷不悟呢!轉念又一想:自己在師父或同修眼中又何嘗不是這樣。多給一次機會吧,也許下一次他就會聽明真相呢。

一天,我出去打了近兩個小時電話,最後一個電話我問對方:退出邪黨組織嗎?我聽到他鄭重的、像發誓一般的說:「我叫某某,我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那一刻,我完全感受到對方說話時那個神聖而莊嚴的狀態;那一刻,我感覺到我的世界發生了強烈的震動,那一刻,我的眼淚在眼眶中打圈……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退者生〉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話有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