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做的更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五日】經常看到明慧網上有同修投稿說,看到很多沒有任何包裝的真相小冊子被常人扔掉或撕毀,很是痛心。同修提出此問題時每次都特別說明「沒有指責的意思」。我想說的是,指出問題當然不等於指責,但不能因為不是指責就不當回事,不在意。因為看到問題一直存在,所以我就再次提出這個問題,希望引起有關同修的重視。

據我的觀察,這種狀況的出現,主要在發資料的同修用心不夠造成的。這些同修或許是剛得法不久就熱心參與做救人的事,卻不清楚該怎麼做;或許是老學員,但剛剛走出來做證實法的事,對該如何做也不清楚;或許儘管是老學員,但還有很重的怕心,只想趕快完成任務了事;或許還有個別的同修怕麻煩,沒有按照多年來同修在發資料中積累的經驗去做而造成的,等等。這樣,就將發資料救人這件嚴肅、神聖的事,客觀上變成了只為完成任務似的濫發。

我們自己沒有將發資料救人看得那麼神聖、嚴肅,世人拿到資料時會重視和珍惜嗎?

我想,沒有認真對待所發真相資料的同修,一定是不參與製作真相資料的同修,也是沒有認真、用心學法的同修。師父已經告訴我們:「大法弟子資源是有限的,如果你們要做就一定要把它做好,否則你就別做。」[1]

資料從準備材料(包括耗材和資料內容)著手,到成功製作出來,要投入同修們多少心血,甚至還要擔風險,過程中一環扣一環,只有在關鍵的最後一環、接力的最後一棒上即真正送到世人手上,世人接受了,才算大功告成。如果在最後一環、最後一棒上同修不用心、不當回事,豈不等於人為的把這一棒輸掉了?這不是你自己一個人不努力、不重視的問題,你是在毀掉前邊參與的同修的所有付出和心血,你間接的毀掉了真相資料,卻直接毀掉了世人得救的機會!是不是這麼回事?是否應該引起重視?

浪費大法資源,這是小問題嗎?現在已經不是迫害當初我們沒經驗,不知怎麼做,靠摸索,十幾年下來了,同修經驗交流也很豐富很完備了,怎麼還有藉口混事呢?

為了使真相資料發揮最大的效力,我想,負責製作資料和傳遞資料的同修也應多了解一下資料發放的情況,即發資料的同修是怎樣發的,對不珍惜資料的同修要給他們提出來如何做的更好;只管製作資料,對資料是否被珍惜、是否起到了救人的作用不聞不問,也是不負責任的態度。

因為我自己既做資料也給周圍同修傳遞資料,同時自己也抽空發一部份資料,這其中哪樣費心、費時等,都清楚。做資料真是費心費時的,傳遞資料要注意安全的,發資料時更要安全問題,故而需要同修正念不停。正念強,帶上百份細心包裝好的資料,不算來回路上時間,一、兩個小時就能發完了。可要製做好上百份資料那可得幾倍的這個時間呢,還不算上購買耗材等的時間。這裏不是說哪個工作好做哪個工作難做,或者哪個工作重要,哪個相對不重要,不是這個意思,我這裏說的是時間、精力的耗費,那也是大法資源啊。

我對資料很珍惜,每份都用透明袋包裝好,發放時決不隨便亂放,儘量站在世人角度上想他們怎麼樣才愛接受。事後自己去觀察,看到我所發的資料的確很少有被世人毀掉的。

救人,可不是自己圖方便馬大哈式的就能做得了的,是要用心的,我們做的用心,也是對世人的尊重。你尊重對方,對方自然就尊重你,那才會有好效果。這是最普通的道理。否則,費那麼多事做這件事幹甚麼呢?

前一兩年,我們小組發資料的同修用甚麼包資料的都有:有用禮品袋包裝的,有用廣告紙包裝的,還有用各種報紙包裝的。當我問同修發出的資料包沒包裝時,才知道以上這種情況。我認識到不能用廣告紙、廢報紙包裝,告訴了同修,但有的同修仍不改,仍舊把小冊子摺疊後包在廣告紙裏,或把小冊子捲成筒包在廣告紙裏。後來我把關於資料包裝的認識寫成交流文章發給明慧網,明慧網登出後,我把它打印出來隨製作好的資料帶給同修,又把相關文章在網上搜索後下載,編成冊子分給發資料的同修看。之後,大家就都改用透明袋作包裝了,也不再摺疊和卷冊子了。

我想說的是,製作資料的同修也要問問資料發放的情況,對做的不符合要求的要及時指出和更正,不能各幹各的,要讓整體中的每一個環節一環扣一環都做好,中間不脫扣才算做的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