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修分享救人後的那份喜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我今年七十七歲,沒有寫過稿,對法理也悟不上去,只能寫過程,如果對咱們整體救人能有好處的,我就很知足了。看《明慧週刊》上同修說「真相要講清 才能救了人」一文後,深有感觸,現在時間對我們太緊迫了,我們每天都在爭分奪秒的做著我們應該做的事。如果只因真相沒講到位,人沒救成,是不是得不償失?

講清真相並不難,只要看看明慧上同修怎麼講的,我們手中真相上怎麼說的,就可以講到位的。

我和同修在講清真相救人過程中,最大的特點就是,與世人見面後,總能找到適當的機會讚揚他幾句,或給她家人一個祝福。比如知道他兒子要考大學時,馬上祝他榜上有名,並且將來功成名就。如果家裏有小孩,就祝她們有個美好未來,如誰身體不好,就祝他健康長壽,如遇年輕女士,就讚揚她:「你的皮膚這麼好,白裏透紅,衣服也時尚、漂亮、真是如花似玉,祝你青春長駐,永遠年輕。」她會非常高興。如遇中年以上女性,問過年齡後告訴她,讚揚她天生的美,自然的美,端莊又大方,穩重又善良,給人誠實可信的感覺,她會很欣慰。如果遇到上班族或國家幹部,可祝他們事業有成,名利雙收,他們都會很開心。到這一步時,就可進入講真相三退。

講完真相分手時,我們更要給得救的生命祝福,一般都是祝你好運,祝你全家幸福等。對方一定是「謝謝」。每當這時,我們都在心裏感謝師父,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辛苦了。有一次用台曆救人時,兩個世人接過台曆後剛講幾句,後面又來一個年輕人,於是我說:「小伙子,來一本吧。」他笑著接過去,我剛要給他講,他說:「你別說了,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多好的眾生啊!順利的給他做了三退。還有一次一位退休的局長聽完真相後,用手拍著我的胳膊說:「法輪功是在用真、善、忍救世呢。」多確切的評價呀,不愧是高層下來的生命,我真為他及他身後的群體生命得救而高興。

還有一次,遇到一位父親和女兒在路邊等車,我先和女孩講了真相之後,又朝她父親走去,剛講兩句,那女孩大聲的喊:「老奶奶你跟他說啥呀,你知道他是幹啥的嗎?你快走吧。」我的心一沉,但還是笑著說;「孩子別怕,不管他是做甚麼工作的,他也是個人,是人就得要平安,而且我覺得他還是個好人,好人就應該一生平安嘛。」於是我又轉身對她父說:「聽孩子的意思您一定是在公、檢、法工作的吧?」他笑而不答,我接著說:「看來您一定是個高學歷,有素養的人,一身正氣,一表人才,無論你在哪工作我都敢說,我面對是一個有良知、有善念的人,所以我希望您也能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做個真真正正的好人,真─說真話,辦真事,講誠實,您說好不好?」他點頭。「善對任何人,做任何事,都要有一顆善心,哪怕曾經傷害過你的人,你都要對他善,你說好不好?」他點頭。「忍─忍的境界更高,兩個人有矛盾,打起來了你是退下來忍一忍,讓一讓,不和人家一般見識,能原諒別人,寬容別人,你說你是不是一個好人,我說你是個最好的人。」他照樣點頭,「能做到真的是好人,能做到善的是好人,能做到忍的更是好人。那麼真、善、忍都做到,是不是更好的人呢?」他還是點頭,於是我加重語氣斬釘截鐵的說,「他就是法輪功。」他笑了,「請你記住吧;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得福報。」他還是點頭做答,我便輕身離去,走幾步我又返回到他的面前,笑著對他說,「如果您在公、檢、法工作,如果您有權處理法輪功的問題,請您一定綠燈放行,給自己和家人留一條通向美好未來的路。」他還是點頭。現在想起來很後悔,還是有怕心在,沒能對他提出三退。

前幾天,我向路邊遛狗女人遞過一本台曆,她馬上眉開眼笑的說:「咱們真有緣份,又見面了,上次你叫我念『法輪大法好』,我的病真好了,我老公還是黨員呢,他看我病好了他也念,每天早上一睜眼就喊,老伴啊,法輪大法好。」

還有一次和以前結伴的同修一起出去,當經過市委大院時,發現在大院的鐵柵欄裏面有個工人正在綠地裏拔雜草,於是我倆隔著柵欄與他搭話,談話中他表示這些當官的,你看穿的倒挺像樣的沒一個好人。於是給他講了真相,順利的三退了。還有一天兒子家有事,沒出去講真相,晚上我帶上台曆出去了,當救下七個人後往家走時,發現路邊停著一輛出租車,司機正在吸煙,黑暗裏煙火一亮一亮的,於是走上前去,說:「師傅,一天辛苦了,送你一本台曆吧。」他接過後打開車裏的燈,我便介紹說;「這是大法弟子自己掏腰包親手做的,他們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他表示法輪功哪點都好,就是總動員人家退黨團隊的事他不理解,我正要給他解釋,他說:「大娘,你進車裏坐下,咱們好好嘮嘮,」於是我高興的上了車,坐在副駕位上,開始講《九評》,從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無辜死人八千萬,並提醒他,咱老百姓害死一個都得去償命,共產黨整死這八千萬人,誰去償命?老天有眼,人不治天治,於是講出了貴州藏字石,這時已是晚上七點多鐘了。他說:「你看我的車就偏偏壞到這了,咱們真有緣份。」然後表示以後有機會他也要煉法輪功。

回家的路上心裏好痛快,真像喝了蜜似的,走在修煉的路上太幸福了。謝謝師父。還有一次,路遇一位女士,看起來人很好,不刻意修飾打扮,卻端莊大方,衣著典雅,給人很正派,很善良那種感覺,當我把對她的印象告訴她時,她笑著說:「我有那麼好嗎,你太過獎了吧。」於是在友好的氣氛中,給她講了真相,用真名退出團隊,分手時她說「聽到你這些話,我心裏真痛快,特舒服」。是呀,在這迷魔繁榮的亂世間,除了大法弟子有誰能說出真相呢。

還有一次,借同修給患血栓的老公買饅頭(本來外邊也賣)進屋後,先祝他們買賣越做越好,接著買了十個饅頭,老闆、老闆娘、還有工人,有說有笑,大家都很高興,接著我們就講了真相,全都退了。後來進來買饅頭的一個人也退了,謝謝師父的加持。

有一天經過蛋糕店時和賣蛋糕的女孩搭了幾句,原來她不是服務員而是這裏老闆。我馬上表示非常驚訝的讚揚她說,「喲,小小的年紀就能自己創業當老闆,太了不起了,祝你買賣興隆生意好,也祝你越來越漂亮。」她特別高興,當即把我讓到屋裏,又給我搬來凳子。於是做蛋糕師傅、學徒、服務員、小胖子大家認識了,氣氛很好,於是講了按照真、善、忍做人有福報,退出貪污腐敗組織中的黨呀、團呀、隊呀,清白做人保平安的道理,他們都用真名做了三退。臨走時都祝他們有個美好未來,並祝家人平安健康。他們非常高興。

有時還能遇到成群結隊的農民工,扛著行李的,拉著箱子的,提著大包小包的離離拉拉的走在大街上,每到這時我都大聲喊;「你們是打工走啊,還是掙錢往家回呀?」如果是打工的,我就喊:「高高興興打工去,平平安安掙錢回。」緊接著把手高高一舉「法輪大法好」,他們都會瞅著我樂。有時遇到他們停下休息時,也能救三個五個、十個八個的。有時遇到人而根本沒有時間講真相的情況下也不放過,至少還能送她一句「法輪大法好」。比如有汽車停下問路,當告訴他怎麼走後,司機都會說「謝謝」,這時馬上回他一句「法輪大法好」。如三輪車、摩托車等紅燈時也送上一句「法輪大法好,祝你幸福平安」之類的祝福。總之,就是讓他們多聽到大法的聲音吧,也證明到處都有法輪功。

平時買東西買菜時,往往一角二角人家就不要了,可是我會想著兜裏多裝點零錢,方便時還給人家,每當這時業主都會受感動。有一次送還一角錢時,那個女業主說;「啊,現在還有這麼好的人。」於是我告訴她,法輪功學員都這樣,不佔人家便宜。有時藉此就把人救了。

我寫的已太多了,不想再佔用大家寶貴時間。我寫出來的目地是與同修交流,共同分享救人後那份喜悅和幸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